stucky007

接驳 13


13、

巴基、娜塔莎和山姆一起在警局对面的长椅上等待。

他们喝完第二杯可乐时,佩姬的身姿在门口出现。

律师总算把史蒂夫从警察手里捞出来了。

在史蒂姆身亡的消息传来后,史蒂夫征求了佩姬的意见,来到警局把那天会见死者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个清楚。

然后他就被传讯了,直到佩姬过去解救他。

“不能离开纽约,24小时随时听候召唤,”佩姬通报着最新进展,“他们还是怀疑史蒂夫,但是证据不足,只能先行放人。”

巴基愤恨地嘀咕一长串,娜塔莎听见他似乎在说“荒谬”、“史蒂夫看起来就不会杀人”、“去眼科医院治治眼吧”之类的。

“公平地说,史蒂夫看起来的确有成为凶手的条件,”佩姬虽然没听见巴基说什么,但察觉到了他的意思,“他到过现场,然后死者就死了,有作案时间。他强壮、擅长格斗,有作案优势。作案动机——为了争夺男人的裸体照片而战,我相信这一点给了警方非常不好的观感……”

“慢着,”巴基皱起眉头,“为什么会演变成他们争夺我的照片?他们根本不会争夺起来,我对罗切斯了解不多,但他绝对不是有勇气跟人争夺裸体照片的人……”

“我也想知道,”佩姬面无表情地瞅着史蒂夫,“为什么警方会认为你们因争夺裸体照片发生了激烈的搏斗?你对他们说了什么?”

“只说了事实,”史蒂夫在被点名的情况下终于打破了沉默状态,“我告诉他们我要拿回巴基的照片,中途罗切斯回来,跟我交谈了几句,然后我离开。”

他舔了下嘴唇:“只是后来他们叫我交出照片……”

山姆和佩姬一起有了不好的预感:“你当然不会答应。”

“……更糟糕。我骂他们用假正经的说辞来掩饰无聊的好奇心,探听一切香艳的典故,其实只是想把别人的隐私做为谈资,来掩饰他们内在的贫乏无味,以便在酒吧里有勾搭女性的话题……”

如果我是警察,也要扣留他。其余4个人一致这么想。

“从好的一面来看,”佩姬皮笑肉不笑地说,“他们倒未必是真的觉得你可疑,纯粹因为你是个不识时务的固执鬼才故意为难你。”

他们要看巴基的裸体——史蒂夫知道就算把这个理由抬出来也依然是自己理亏。

“对不起。”他采取了道歉的态度。

佩姬开始手痒,如果不是这家伙的态度坦率得让人下不了手,她或许真的会用公文包砸他的脑袋。

山姆猜测:“所以他们认为你对裸体照片非常看重……”

“是吗?”娜塔莎大惊小怪地说,“他们会这么认为?为什么?”

山姆继续说:“便以此为理由将你留下讯问,直到律师来接你?这真是……”

巴基打断他:“真不错,你把别人的话重新复述一遍的本事真是一点都没退步,做为老朋友,我感到非常安慰。”

他又转向史蒂夫:“对于你的无妄之灾,我深表遗憾,但是你为什么要管我的烂事?为什么要纠缠到这些乌烟瘴气中来?罗切斯既然可疑,就别去招惹他。”

人们把目光投向史蒂夫,都有种“他不会突然大哭吧”的猜想。

“如果这让你不舒服,”史蒂夫低声道,“我以后会注意,不让你察觉。”

也就是说他还是要继续管巴基的事,只不过会让自己的手段更要隐蔽。

3个人又都看向巴基,等着巴基用 “操你”作为开头进行一场暴烈的发飙。

巴基定定看着史蒂夫,后者没有躲闪巴基的视线,就这么对视过去。

“娜塔莎和我可能要离开纽约,”巴基缓慢地宣布,“也可能离开这个国家,很快我会彻底退出你的生活,你管不到我了。”

人们的关注点又到了史蒂夫身上。

这回该哭了,他们这么想。

“你不能这么做,”史蒂夫的声音沉淀下来,甚至有几分理性的色彩,“你现在明显遇到了麻烦,而且我也需要你待在我知道的地方,我得掌握你的动向——至少在确定你脱险前。”

“这是真的。”山姆忍不住插嘴。

不,巴基心想,史蒂夫是真诚的,但是他不会永远这么坚持下去,这些独占欲也好,掌控欲也好,一旦他认为巴基死去了就会放弃。

世界上没有比爱情更脆弱、更不靠谱的事物。如果史蒂夫和他依然只是铁得不得了的哥们,他们现在一定早就拥抱在一起,喝着啤酒絮絮叨叨,史蒂夫安静地听他的话,蓝眼睛是明澈的晨星,然后用玩笑来安慰巴基。而不是现在这样,史蒂夫一看到巴基就手足无措。

他们的友谊、亲情永远不会变质,哪怕其中一人死去。

只因掺杂了性、恋爱,他们的关系就被一场变故全毁了,现在落到了见面都觉得难堪的地步。

以上这些想法根深蒂固地深植于巴基的脑海中。

在他放弃信仰史蒂夫的感情,转而信仰史蒂夫的人格时起,这些想法就牢不可破,他对史蒂夫的人格多么坚信,对爱情这档事就有多么嗤之以鼻。

“你该去约会,”巴基答非所问地说,“有点追求和心灵寄托,很快就会从这些情绪中解脱出来。”

巴基向四周张望,似乎想找点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话,最后只能就地取材:“就像我这样。”



巴基去约会了。

说干就干。

他当场就钻进轿车,火速离开去赶赴据说有位迷人女孩的约会。

在场的人们几乎被他这教科书水准的行动力惊得目瞪口呆。

没等他们发表感想,另一位主角也行动起来,从佩姬手里拿过车钥匙,上了律师那辆红色的跑车,跟着巴基的方向奔去。

在追踪的途中,史蒂夫一度失去过巴基的痕迹,他在一个红绿灯路口遇到拥堵,等绿灯亮起时,巴基已经不见踪影。

这时候就要看到网络时代的好处,他迅速用手机查找附近的餐厅和酒吧,往距离比较近的方向追过去。

他放慢车速,边开车边在路两旁打量,终于在一个酒吧门前看到巴基的车。

进入酒吧,被嘈杂的音乐和铺面而来的暖气弄得头晕,史蒂夫挤开人群,在长长的吧台边巡视中,很快找到了巴基。

他百无聊赖地喝着啤酒,正在跟一个女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两人看起来都兴致不高。

史蒂夫远远地看着巴基,打定主意在他的约会结束前不去打扰他。

不过那个女孩的妆是不是太浓了?跟身上的套装一点都不搭。

没等他找到女孩的第10个缺点,一只手伸过来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史蒂夫?”

这个声音给史蒂夫一些触动,他把像聚光灯一样的目光转移到身边。

他的前任未婚妻手拿两杯啤酒出现在他面前。

“你一个人吗?”莎仑看看他身边,“你的小天使呢?”

史蒂夫有点奇怪莎仑会主动提起巴基,不过她的态度比上一次见面已经平静了许多,他也能以稍微放松的态度来答话:“我们现在的关系不好,我想他不会跟我一起在酒吧喝啤酒。”

“他对你那么忠诚,”莎仑奇怪地眨眨眼睛,“为什么会关系不好?”

是的,巴基对我一直很好,他非常爱我,就算对我失望也依然爱我。史蒂夫的心脏因这个想法起了轻微的颤抖,像振翅的蜜蜂一样发出几不可闻的鸣声。

“是我的错,”他的语调尚算平静,但透着深深的疲倦,“就像伤害你一样,我也伤害了他。”

莎仑迷茫地看着他。

“你是在说谁?罗杰斯先生?”

史蒂夫立刻发觉不对:“你是在说谁?”

“当然是山姆!除了他还有谁像你的守护天使一样围着你忙前忙后?如果有<为罗杰斯奉献>奖,我想他至少可以得个勋章,由总统亲自表彰。”

史蒂夫不引人注意地停顿了一下,带了些许对山姆和莎仑的歉意飞快地说:“我也是在说山姆,很显然我伤害了他……总是让他担心,还嘲笑他追逐鸟类和球星的爱好。”

“好吧,”莎仑缓慢地说,看起来并没太多怀疑,“那么我要回我朋友那里……”

她说着转身。

然后她僵住了,手中的啤酒几乎泼洒出来。

有了一段近乎压抑的真空后,莎仑深呼吸着吐出一口气。

“我只是离开5分钟买杯啤酒,”她咬牙切齿地说,“为什么你的巴基就勾搭上我的朋友!”

她的声音太有爆发力,终于引起了不远处正在交谈的男女的注意力。



巴基先是自我辩护,他并没瞄准莎仑的周边来搭讪,只不过她的朋友瑟琳娜刚好跟他交换过电话,在酒吧中无意中遇到,就一起喝一杯。

“我不是会跟前任的前任纠缠不清、借机生事的人。”

莎仑知道,然而她依然非常不快。

这不快是针对那操蛋的命运的。

她已经在从那段未能完成的婚约中振作,失恋的伤感正在逐渐抛弃她。

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摆脱阴霾,振奋地跟朋友出来喝一杯时,就在酒吧看到前任未婚夫。

若无其事地寒暄两句作别,转眼又看到前任的前任跟好朋友聊上了。

简直是有只无形的命运之手在拨弄她并嘲笑她:你永远摆脱不了这事,看,我轻易地在你最不设防时扇了你一耳光。

“我只是好奇你们在玩什么盯梢游戏。”莎仑冷淡地说。

“史蒂夫担心会有个不知名的敌人跳出来杀死我,”巴基解释,“可能在我没注意的时候跟了进来。”

“听起来像跟踪狂。”

这句话再次激起巴基的反感:“你不用这么刻薄,女士,他就算对你有所亏欠也竭力补偿了,他只是没办法,他不是神……”

“巴基,”史蒂夫用一种很安静的语气说道,“别再维护我。”

“哦,”巴基眯起眼睛,“你觉得不快吗?我也这么觉得。看,我们达成共识了,以后都别在蠢兮兮地去当对方的骑士。”

史蒂夫的呼吸有点不畅,眼前的一切似乎虚化了。

他看到巴基中枪掉下高速公路。

看到失去巴基的夜晚,他独自面对镜子时,露出一个有些陌生而危险的笑容。

“……我没有遭遇危险,我能承受住打击,我也没在你的眼前死去过。”

史蒂夫依然平静,然后声音里已经蕴含压抑的力量,在尾音中几乎要破面而出。

巴基的视线在一瞬间有点晃动。

过去5年的残影从他眼前掠过。

那些杀戮,那些血腥,那些崩溃和折磨。

他被剥夺了对自身的认同。

“我也能承受住打击,”巴基以同样安静地语气说,“你不会知道我经历过什么,我全都挺过来了。”

如果他们的内心像外表一样冷静、理智的话,就会让争论就此打住,无论从环境还是从时机来讲,现在都不是揭开伤疤的好时候。

不过人生最有趣的地方就在于,人们有时候知道怎样选择对自己有利,偏偏会在某一时、某一刻、某一件事上坚决摈弃正确的道路。

“你如果真的挺了过来,就会用从容的姿态来对我,而不是一味地推开我。”

巴基被这句话刺痛了。

他治愈了自己,接驳灵魂的伤口,就算肢体残缺,却努力保证自己像个人一样地活着。

现在史蒂夫说他并没有挺过来。

“我当然要推开你,”他的声音冷酷得几乎要掉下冰碴,“如果不推开你,我们难道还要在一起过家家吗?我做爸爸,你做妈妈,再买个布娃娃当女儿?”

莎仑和瑟琳娜在一边听着,作为前任,莎仑忍不住插嘴:“天哪,你们真够麻烦,不过是史蒂夫想追求他的巴基,他的巴基不原谅他曾有过未婚妻——马马虎虎算是我……居然能把这么简单的问题牵扯出一群艰涩难懂的词汇和修辞。”

“我没想追求巴基,”史蒂夫摇头,“我只是想……”

“保护我,保证我的幸福,因为他看到我打手枪的情景,罪恶感快要把他压垮了。”

“不,”史蒂夫喃喃道,“不,巴基,不,不是罪恶感。”


评论(24)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