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接驳 11

11、

出乎他们意料,抢着回答的是史蒂姆:“我不喜欢在公共场合讨论这个问题。”

他板着脸,脸颊有点发红,一词一词地往外说。

娜塔莎从没在史蒂夫的脸上看过这种表情,但是巴基经常说起他的史蒂薇固执又保守,遭遇戏弄时有许多种可爱的反应,有时会故作镇静,有时会反唇相讥,当招架不住时就会义正言辞地声明自己是传统的正派人。

她再次看向巴基和史蒂夫,眼睛用力地眨着,意图很明显——难道你们还要说史蒂夫和史蒂姆完全不像吗?

史蒂夫和巴基都在低头看手机,刷屏刷个不停。

“你们知道现在网购龙虾大餐多方便?”巴基带了点讶然摆摆手机屏幕,“从夏威夷空运过来……还有蟹,你不讨厌香辣蟹吧,娜塔莎?价格还很平价。”

史蒂夫有点手忙脚乱地关上手机,眼睛眨了几下,想说点什么来搭茬,但搜肠挂肚也找不出一句既得体又自然的话来。

额上冒出了点汗,他把视线投到窗户上让自己喘口气,窗玻璃映照出他们4人的影子。

史蒂夫突然眯起眼睛,端详史蒂姆倒映在窗户上的脸。

他不引人注意地回过头,凝视史蒂姆。

史蒂姆正一派坦然,跟娜塔莎讨论空运龙虾大餐是否新鲜的问题。

史蒂夫把椅子拖了拖,不动声色地靠近巴基。

“你的男朋友,”史蒂夫低声道,“他刚才有点不对劲。”

时隔5年,他们还是第一次离得这么近。在暖气开得很强的环境下,巴基依然感到鸡皮疙瘩竖了起来。

他舔舔嘴唇,脑海中闪过一连串略带嘲讽的反驳。

史蒂夫察觉到巴基瞬间挺直的脊背,犹豫了一下,把椅子移回原处。

他站起身来,冲在座3人点点头,目光在巴基的脸上多停顿了半秒钟:“我去洗手。”

巴基全程瞅着天花板,似乎对他充耳不闻。

史蒂夫离开1分钟后,巴基也以洗手为借口离开咖啡桌。

巴基面对洗手间上的蓝色小人沉思片刻。

他突然拿不准注意要不要推开这扇门。

因史蒂夫在门后,这扇门似乎成了悬浮在黑暗中唯一可以触及的事物。

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成为虚无,巴基觉得自己伫立在空荡荡的漆黑世界,世界是否颠覆,只取决于他是否进入这扇门。

“请问你进去吗?”身后传来一个疑问的男声,将他带回现实。

思绪被打断,巴基怒火勃发,猛地回头盯身住后的人。

一个小个子男性被他的眼神吓得退后两步,像被一头饥饿的猛兽盯上一样,惊恐地紧紧外套,如果不是实在需要洗手间,他一定会立刻逃跑。

巴基压下心头那股翻腾的怒意。

他在角斗场5年,经历了无数死斗,脾气渐渐地有些暴戾了。

自从重获自由,他有意识地自我压制,试图让自己看起来跟以前一样讨喜,但是在刚才那种猝不及防下,心中那头愤怒的野兽还是静悄悄地露出獠牙,得意地狂笑。

这还是离开角斗场以来的第一次。

巴基定定神,上前几步,把哆哆嗦嗦的小个子拎到面前,整理他的衣领,又帮他把领带系系好。

“放轻松,伙计,”巴基的呼吸还是有点急促,他拍拍小个子的肩膀,手指微微颤抖,“不过别太放松,夹紧该夹的地方,到了目的地再让它们出来。”

不得不说小个子勇气可嘉,巴基推门进入洗手间,他踌躇片刻,居然战胜恐惧,也跟着进去了。

巴基对上那双蓝眼睛,史蒂夫果然在门后等待他,他们目光相触的那一刻,时间凝固了一秒,世界在这一刻归于寂静。

“呃……让一下,请你,”小个子壮着胆子说,“我要用小便池。”

史蒂夫和巴基一起向洗手间里面走了走,到了天窗下面,留出空间给小个子尿尿。

“史蒂姆刚才有点不对劲,”史蒂夫低声道,“我看到他的表情,在那一瞬间非常失望,但我回头看他时,他又恢复了正常,表现出很快乐的样子……他为什么失望?又为什么要掩饰?”

“……”

“他一定别有企图。”史蒂夫用几乎已经完全肯定的语气说。

“……当然,一个人在失望时不想被别人知道,一定是因为他又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

史蒂夫的嘴唇动了一下,脊背发痒,出了一层毛汗。他想:应该就此打住了,接下来再说什么显然不合适。

但是他的双脚好像被无形的沼泽陷在了洗手间的瓷砖地面上。

在绿眼睛的注视下,他再次无话可说,却依然固执地不退后。

空旷的洗手间里,只剩下小个子平静的尿尿声。

“你还觉得有什么不对?”巴基缓和了语气。

这是一个退步,如果史蒂夫说没有了,他们就可以当成刚才的那一刻的尴尬没发生过,装模作样地讨论两句,然后史蒂夫说自己可能想得太多,巴基表示自己会注意,把这件事就此揭过。

然而在史蒂夫看来,史蒂姆的不对劲太多了。

包括不付账,抢着给小费,过马路时有辆车从巴基身边飞驰而过,他却没有提醒;坐下来后直接点了低因咖啡,根本没注意巴基根本不喝低因咖啡;递给巴基的咖啡居然还加糖,巴基只喜欢黑咖啡;如果他不清楚巴基的喜好(这点可以原谅),他可以让巴基自己点自己喜欢的咖啡,他却抢先把咖啡点好递给巴基,这是剥夺巴基喝黑咖啡的权力;还有他那么古板的观念根本不适合巴基,娜塔莎只不过问问他们下一步的计划,他居然一口回绝,他这么拒绝巴基的朋友了解他们的打算,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的笑容很明亮,”史蒂夫知道以上的话不能说出口,从史蒂姆千万个讨厌之处挑选了一个看起来最能体现他不对劲的理由,“太过明亮,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但是我看到他的笑容,感觉就像看到了商店橱窗里人形模特的笑容。”

巴基摸摸下巴:“我也有这个感觉,不过他年轻、英俊,偶尔卖弄魅力不算缺点。”

“可他为什么会失望,”史蒂夫对在橱窗上看到的表情没法释怀,“他当时的神情既失望,又愤怒,还有点恐惧……我没法形容那一刻他的眼睛。”

巴基终究没忍心再度讽刺他“能在短短一秒钟内从一个人的脸上看出那么多神情,你可以取代交通摄像,去捕拍超速轿车了。”

他一半是不想再看到史蒂夫像刚才那样站在那不知所措,一半是相信史蒂夫的直觉。

“有趣。”巴基沉吟片刻,缓缓道。

史蒂夫松了口气,感到一阵掺杂着心酸的暖流:“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巴基还在思索,顺口说:“娜塔莎把我的裸照给他,他留意我付账时写下的手机,找到了我……”

他的话被一个突如而来的强烈气势打断,那个气势是那么磅礴,瞬间填满了整个洗手间,连在小个子的尿尿声都被惊得停顿了一秒,然后才继续慢慢地响起。

这个停顿引起了史蒂夫和巴基的注意,在他们俩的紧迫盯人下,小个子飞快地把问题解决,系好皮带落荒而逃。

等巴基想起观察史蒂夫时,他的前任已经相当平静了,甚至连那双蔚蓝的眼睛都有了点往日的正直清澈。

巴基眯眯眼睛,继续说:“他那个表情前,我不记得咖啡桌上有特别的事,娜塔莎追问约会情况,我只是在转移她的话题,说龙虾和香辣蟹的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全都没注意到的事,让他既失望,又恐惧……”

史蒂夫犹疑片刻,试探着问:“我一直没问你在角斗场的详细情景……”

他注意到巴基的身体姿势有了微妙的改变,整个人都进入一种防卫状态。

“你们炸死了佐拉……你确定他真的死了吗?角斗场的主办方还有没有人幸存?”

“不会,”巴基轻描淡写地说,“我们杀死了他们,否则也不能逃出来。”

起初是他和娜塔莎一起动手。

在目睹佐拉的身体在炸弹的威力下鲜血淋漓地碎裂,他们立刻用被铐住的双手环住身边看守的脖子,拧断,紧接着回到牢房,把角斗士们放出来,把试图阻止他们这么做的守卫统统杀死。

角斗士们从牢房中出来后,长久积压的恐惧、扭曲、疯狂一起爆发,对着荷枪实弹的卫士们赤手空拳地杀上去。

死了一些角斗士,但很快局面就失控了,角斗士的数量远远多过守卫,武器的火力不足以压制他们,战斗很快变成单方面的屠杀。

角斗场变成了血的汪洋。

所有主办方都死去了。

角斗士也没能全部活下来,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角斗士最终离开了那个地方。

不是死于跟角斗场守卫战斗,而是死在同是角斗士的“同伴”手中。

在放出角斗士后,巴基和娜塔莎才发觉,大部分人都不像他们认为的那样渴望自由。

或者说,比起自由,仇恨和宣泄变成了他们更迫切的需求。

杀,杀,杀。

杀死这群捕捉他们的人。

杀死这群豢养他们的人。

杀死这群玩弄他们的人。

杀死能看到的所有人。

角斗士杀红了眼,杀死了不够,还扑上前撕咬,流着泪生生咬下死者的血肉、五官,剖开他们的肚腹,歇斯底里地边哭边笑。

杀戮蔓延了,不只是守卫,厨师也杀了,清扫的清洁工也杀了,送货的工人也杀了,没能及时离开现场的观众也杀了……他们看起来还想冲出角斗场继续见人就杀。

几个保有理智的角斗士试图去阻止,也遭到攻击。

于是角斗士的内斗开始。

在角斗场上活下来的都是悍勇的、身经百战的人,一旦自相残杀,战况比之前更加惨烈。

当失去理智的狂徒们要么死去、要么恢复冷静时,角斗士已经死去了大半。

“我很肯定,没有人活下来。”血腥的记忆在巴基的脑海中掠过,他再次对史蒂夫强调。

史蒂夫的目光因这句话变得更加深邃,瞳孔甚至蓝得发黑,巴基可以看到在那不见底的眼睛深处,有种复杂的情绪在来回冲撞。

“无论怎么样,我本来就没打算跟罗切斯继续发展,接下来娜塔莎和我也会加强戒备。”

“罗切斯?”

“啊,史蒂姆.罗切斯,”巴基解释,“他的名字有点古怪,所以我从来不叫。”

史蒂夫在沉默之后,轻声道:“真可惜,巴基。”

他是真的为巴基感到可惜,在重新融入社会后的第一个约会就遇到这种诡异的状况,否则史蒂姆真的是非常适合巴基的人选,他跟史蒂夫完全不像,可以帮助巴基尽快地摆脱阴影。

巴基心领神会,耸耸肩膀,算是接受史蒂夫的这一善意:“我不是很喜欢他,而且我从来不缺乏约会。”

他们决定立刻回到桌边,巴基在洗脸台边洗洗手,向门外走去。

史蒂夫看着他转身后露出的后颈,那上面有两道浅色的伤痕。

有那么几秒钟,史蒂夫的手已经抬起来了向那两道伤痕接近。

在中途,史蒂夫的手停下来,转了个方向,去轻抚巴基映在墙上的身影。

他的手指抚过冰凉的墙面,凝聚着像羽毛一样柔情,指尖描摹着巴基鼻梁的影子,滑过巴基脸庞的影子,穿入巴基头发的影子。

但很快的,虚无浅淡的影子也从他手下溜走,像沙漏里的流沙,飞快地、不可抗拒地离开史蒂夫的手掌。

门打开又合上,巴基离开了洗手间。

史蒂夫的掌心更加空虚,尽管在前一刻他也没能把握住什么。

这场小聚会很快就散场了,巴基拒绝史蒂姆送他回家,也拒绝送史蒂姆回家,再次付了咖啡店的账单,携娜塔莎离去。

史蒂夫看巴基付了账单,又给了小费,这才意识到,在餐厅时巴基做为被邀请的客人,却抢着付账单,是因为他不想继续跟史蒂姆交往,这是一种礼仪上的暗示。

史蒂姆“吝啬”的罪名顿时被洗去,取而代之的是“不识趣”。

史蒂夫撤回在洗手间中所想的史蒂姆还算“适合”人选的评价,就算没那个古怪的表情,这家伙也不适合巴基。

巴基完美得几乎没有缺点,史蒂姆的缺点多得足以让他变成筛子,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肯定是完美的那个要受累。

他在咖啡店的门边静立,冬日的夜晚越加寒冷,有一些水滴滴到脸上。

天空中居然飘扬起了疏疏落落的细小雪花,它们跟着一点小冰雹一起落下来。

史蒂夫用这些冰凉的东西抹抹脸,打开车门。

他的手中有一个小纸片,是史蒂姆的名片,刚才出门时从史蒂姆的口袋中取出的。

名片背面有史蒂姆的住址,史蒂夫计算一下路线,驱车前往那幢公寓楼。

评论(23)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