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接驳 9

9、

在所有人聚光灯一样的目光中,史蒂夫把餐刀放下:“我同意,用售房信息打发前任的确不可取。”

“……”

“我们谈论到哪了?”佩姬回想了一下,“你的反射弧真不长,蝴蝶得卯足劲头扑扇着翅膀才能追上你呢。”

“对不起,莎仑,”他继续说,“我一直没能对你做出一个正面的解释,这不是勇敢的行为。离开你是因为我改变了,5年前我有过一次改变,我把自己改造了一番,让我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现在这种改造宣告失败,我不能再跟你在一起,否则我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分手是我的问题。”

“你喝醉了吗?”巴基和娜塔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齐声道。

巴基指着鸟笼:“你冲着鹦鹉……”

他突然大脑空白,视线缓慢地在史蒂夫和莎仑的脸上来回移动。

“操。”他说。

佩姬没注意巴基和娜塔莎,她的全幅精神正放在史蒂夫这番剖白上:“我不会说不是你的错,史蒂夫,这样的话苍白无力。做为曾经要起诉你的律师,我在立场跟你对立,祝福你的心愿却不是虚假。无论你经历过什么,我希望你能尽快振作,别再因自己做出的选择感到困扰,沿着自己选定的路坚实地走下去。”

她又面向莎仑:“我不会让你原谅他,你受到的伤害是真实存在的,但世界就是这样,我们总会被命运在出其不意中扔进漩涡,身不由己,当命运之手要玩弄我们时,谁都没法做出万全的选择。我相信,如果史蒂夫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一定不会想伤害任何人。我也希望你振作,我的朋友,更希望你解脱并得到幸福。”

佩姬的话并不深奥,她的语气也很冷静,甚至平淡,没有丝毫要煽情的意思,可桌上的众人就是因此默默。

克林特不引人注意地揉揉眼睛,感叹道:“天哪,美丽的女律师还兼职励志演说家吗?”

“所以,他才是你的前任?”巴基缓缓道,“你要起诉的人是史蒂夫?”

莎仑没否认,也没承认。

她默然半晌,对着餐盘中的汤,看自己的影子在浑浊的汤里忽隐忽现:“我们交往了2年零3个月,我第一次觉得找到了让我放心结婚的男人。”

她吐出一口气:“有件事,是只有女人才能理解的。我的同学、朋友……她们有的人在事业上非常耀眼,就像你,佩姬,你从来不谈恋爱,可是没人能指责你失败,所有人都钦佩你,提到你都会仰慕你。”

“还有的人顺利结婚。知道吗,就算在现代社会,人们依然把结婚当成一个女人的最大成就,他们觉得一个女人能结婚就是一种本事。”

“还有的人结婚又离婚,但是怀孕了,成为单亲母亲。这样的人会被我们同情,也会被我们佩服,她是多么坚强啊。”

“而我,佩姬,我在事业上没法强大到让人无视我婚姻的程度。在爱情上一直没法安定下来,我甚至连段失败的婚姻都没能拥有……我的朋友们看到我总是会微微摇头——哦,莎仑,你总会找到幸福的。我痛恨这种微小的恶意。”

“直到你,史蒂夫,当我确定可以跟你安定下来后,我的心灵仿佛有了底气,就像买了份保险,从此人生的任何风险都有了理赔机制。然后有一天,保险公司破产,我又回到了之前的境地,正在向30岁前进,没有事业,没有爱情,身边的朋友要么赚钱,要么结婚……”

餐桌上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了,所有人都几乎用小心翼翼的精神听着莎仑说话。

“我被吓坏了,”她终于说出这句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比起我自己的幸福被剥夺,我更害怕别人认为我的幸福被剥夺。我依然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士,但是我再次孑然一身,没有未来的方向了。”

佩姬无声地抚摸她的手臂,她对佩姬笑笑,示意没事。

“那么你起诉你的前任是个错误的决定,”巴基突然开口,让山姆冒了身冷汗,“你指责他用金钱来侮辱你的人格,说 庸俗、市侩……但这种起诉,无论是上庭还是和解,最后解决的途径一定是金钱赔偿,法官和陪审团不会判定他可以离开你还是不可以离开你,只会判定他是否该用钱补偿你。你起初就应该知道这个结果。”

娜塔莎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

观点也转变得太快了,一旦知道那个“前未婚夫”是史蒂夫.罗杰斯,就立刻保护欲发动吗?

莎仑苦笑着点头:“我想倾诉,也想看到他左右为难的模样……可他居然这么痛快地就把钱给我了。”

巴基解释:“像山姆所说,他想让你有指责他的理由。或许还是为了让这件事赶快过去,让你解脱出来。”

“痛骂他一顿的确舒服多了。”

巴基欲言又止,他用勺子喝汤,勺子停在半空中过了一一阵子,他又烦躁地把勺子放下。

“我认为你不应该再痛骂他,”巴基忍不住道,“他提出分手有他的原因,并不是罪不可赦,他已经很痛苦了,这样下去你们都会受到更多的伤害。”

莎仑抛下餐布,笑了笑:“当女士被提出分手,痛骂男人是我们的权力。”

“那女人对男人提出分手,男人可以痛骂女人吗?”

“真惊讶,斯塔基,你这样的绅士居然还问出这个无理的问题,果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太短,对彼此不够了解。”

“要探讨一下性别歧视的真正含义吗?”

“我更愿意讨论什么叫女士优先。”

“所以当遇到海难时,男人要让女人先逃命,当被分手时,男人也不能对女人有所指责,无论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是……”

史蒂夫用一个词打断他们:“呃……”

“闭嘴。”巴基和莎仑同时说。

他们尖锐地对峙起来。

山姆低头一个劲地吃摆盘的配菜,克林特努力让叽叽喳喳的鹦鹉们安静下来,免得成为迁怒的目标。

娜塔莎举起酒杯向佩姬祝酒,后者心不在焉地喝了一口。

最终巴基先让步。

“我不该对置喙你们的感情,”他对女士道歉,“对不起。”

莎仑不作声,收起争论的气势。

佩姬咳嗽一声:“今天的晚餐本来是和解宴,让我们少点火药味,好吗?莎仑,你可以在事后打你前任未婚夫的耳光出气,然后揭过这一页。”

山姆和娜塔莎一起叫了句糟糕。

“我真的认为这样太不公平了,”巴基果然又开口,“如果今天是莎仑提出要跟史蒂夫分手,史蒂夫对她的声音大一些都会指控没风度,但是史蒂夫对莎仑提出分手,就要被骂,还要被打。”

佩姬吐出一口气:“只是活跃气氛的说辞……”

“说真的!”巴基的声音大起来,怒火扑腾腾地上冒,“你们不肯给史蒂夫.罗杰斯一点微不足道的信任吗?他如果不是极端痛苦,怎么会做出跟未婚妻分手的事?他直到高中毕业舞会才有人生第一次接吻,看色情电影都会有罪恶感,他如果跟某位女性订婚,那一定是真诚的承诺。在这种情况下提出分手,他会经历怎样的煎熬和挣扎,用膝盖也能想出来。”

他不等别人有所反应就冲着山姆开火:“你在干什么?就算所有人都不信任他,难道你看不见他吗?他的嘴唇干裂出血,疲倦得像被压路机碾压过一样,一副马上就要断气的死样子……你们全部都看不见他,就只揪住他在一段感情中提出分手的错误,对他进行无休止的指责吗?”

山姆被突如其来的枪口弄得瞠目结舌,他已经竭力降低存在感了,居然还能被台风刮到。

他看看史蒂夫,承认史蒂夫的确瘦削了一些,可能因睡眠不足,还有黑眼圈。可是马上断气——他还真没看出来。

“那么我的痛苦呢,”莎仑的愤怒再次被挑起来,她甚至没顾得上质疑巴基,“是的,我的痛苦不像他那么高级,不像他那么戏剧性,不像他那么浪漫,我的痛苦世俗、琐碎,但同样无法宣泄。”

“所以冲着他宣泄?你可以宣泄,只是不该是现在,不该持续这么久,你看看他!”

佩姬在心中骂了一连串惊人的脏话,振作精神:“你们说得都有道理,我的看法是,我不认为史蒂夫脆弱到无法承受,莎仑可以发泄她的痛苦,但也的确不宜过久……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你会突然有这样的言论,斯塔基。”

“因为他是巴基。”史蒂夫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低声道。

这次晚餐一波三折,至此终于迎来一次大高潮后的宁静。

就像当侦探说出“你是凶手”这句话时,场面总会安静下来,观众和配角们会静静等待接下来的精彩推理,“他是巴基”也拥有类似的威力。

所有人都在想,这句话要掀起更大的波澜了,但会是什么样的波澜?就跟侦探为什么说“你是凶手”一样,毫无头绪。

“侦探”在抛出重磅炸弹后,继续他的陈述:“刚才我说我同意用售房信息打发前任并不可取……我发现我一直以来都太过潦草。”

“当巴基回来后,我只是一个劲地把自己的想法塞过去,就像那售房信息一样,明知你要离开纽约,还是塞过去,没考虑你的处境。”

“对莎仑也是,我没能充分体会你的心情,如果我处理得更加得体,你不会这么愤怒。”

“接下来我会改正,我已经在改正,并会像佩姬所说的那样,在我选定的路上坚实的走下去,无论我心中有多少抱歉、悔恨。”

“你……要干什么?”佩姬试探着说。

“做我该做的事。”

说了等于没说。

“你到底要干什么?”巴基突然也问道,语气比佩姬更加不客气,更加危险,更加有压迫感。

史蒂夫似乎突然忘记怎么说话了,他的舌头在嘴里不知所措地活动了几下。

“你要对斯塔基……我是说詹姆斯的问题负责吗?”娜塔莎推测道。

她的话音刚落,巴基就站了起来,也把她拖起来。

“这个夜晚很愉快,”他不容置疑地回到社交状态,“娜塔莎和我还有别的安排,我们先走一步。”

巴基和娜塔莎迅速消失在餐厅门边。

莎仑直到现在才缓过劲来。

“他就是巴基?”她自言自语,“是的,斯塔基,我早该想到。”

克林特在这时说了句蠢话:“你们看起来挺合拍,或许以后可以成为朋友。”

他的本意是想安慰她,却招来莎仑无奈的叹息。

“我们永远、永远、永远不会成为朋友,我不会喜欢他,他也很难释怀他的男朋友在他失踪期间跟我订婚。”

山姆瞅了史蒂夫一眼,觉得莎仑这句话会无意中在史蒂夫身上再捅一刀。

史蒂夫至少从表面上看来没受到打击。

“我一直觉得接下来的话会伤害你,”他沉思着对莎仑说,“所以一直没说。我仔细想过,可能就是因此才让你没法向前走。”

莎仑在分手后第一次心平气和地问他:“什么话?”

她心中隐约有了预感。

“我说过我跟你分手,是因为失去了带给你幸福的能力,这是真话。但是我一直没对你说,我的确是因为巴基才向你提出分手。我爱你,莎仑,但是我的爱情不足以深厚到在知道巴基活着后,还支撑着我继续跟你携手走下去——我一直不敢对你说出这一点,我以为是在保护你,实际上是不能坦诚地面对你。”

他目不转睛地面对他曾经的未婚妻,款款地把最根本的事实说出来。

一行泪水从莎仑的眼中流下来,奇妙的是,她并不悲伤,只觉得心头的某个重担随着泪水一起离去了。

她平静地擦一下眼睛,把杯子里的最后一点酒喝完。

“是的,史蒂夫,我也这么认为。”她说道。

不止是史蒂夫,莎仑内心深处也没有能跟史蒂夫继续走下去的自信。

巴基还活着,这个消息将成为一根鱼刺梗在她的喉咙里。

在短时期内,她或许可以跟这个消息和平共处,长远看来,她可能会在意史蒂夫的每一声叹息,每一个沉思,每一个恍惚。

她想到过这些,只是难以接受这个现状。

而史蒂夫一直没正面告诉她,这让她在潜意识中裹足不前。

或许史蒂夫会后悔提出分手。

或许巴基其实没复活归来。

或许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或许她的生活一切顺利。

或许她的人生非常成功。

——她甚至没意识到自己抱着这样延伸的期待。

现在史蒂夫揭开了这层面纱,她感觉自己可以从那沉重的期待中挣脱出来,真正正视以后的道路了。

评论(43)

热度(404)

  1. 桃汁包stucky00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