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42)


42、枣泥金桔卷

佩姬首先想到的是不好。

她曾经听过一个现在已不知所踪的老人讲过史蒂夫和巴基的故事,在那个故事里,他们相遇、相爱、拯救世界。

她被这个故事所激励,并在背负抄袭恶名的压力下重新写了自己的论文。

这种事说出去没人会相信,她守口如瓶,对谁都没提过。

如今在激动之下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来为自己辩解了。

“这没关系,佩姬,”巴基友善地说,手里随意拆卸组装一把手枪,“在史蒂夫之前,我也有过深入灵魂的吻,这都是过去的事,不用计较。”

都顾不上追究我的失言了,肯定是在计较。佩姬这么想。

史蒂夫醒悟,立刻知错就改地道歉:“别这么说,巴基,是我的错……”

“真的,”巴基截住他的话,“那种吻我也有过,跟一个金发女孩。”

克林特皱起眉头:“别赌气,詹姆斯,这有什么好比的……你四处跟拉拉队长上床,怎么会有深入灵魂的吻。”

托尔点评道:“非常幼稚的自发性行为,在一段爱情中,一方处于道德、人格上的优势,会给另外一方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让其产生攀比心理,以致于一个吻都要比试……”

“她跟你是不同的,巴基,”史蒂夫更加不安,“她跟我只有那一个吻,但是你和我之间,我们拥有20年时光积累的感情和深刻、激烈的爱意,我们吻过无数次,每次都……”

巴基深吸一口气:“我是说真的,我的确有过那样的吻……”

“还要不要去烧九头蛇的地下基地!”娜塔莎厉声道,“不过是一个吻,嫉妒到胡编乱造也太难看了,巴恩斯。”

巴基举起双手,表示闭嘴。

他们只用两个小时就做好前置工作,托尔和巴基去吧交叉骨取来,在巴基出门前,史蒂夫侧过头想给他一个吻,巴基突然若无其事地转头向克林特道别,让史蒂夫的吻落空。

“我不是故意的,”史蒂夫飞快地低声道,“如果那时候我知道你跟我会搞到一起,我绝对不会答应吻她。”

娜塔莎在他们身后翻白眼,她担心这样下去,就要定期去看眼科医生了。

真是没看过这样的事,居然要为跟前任一个曾经的吻向现任道歉。

“重点在于深入灵魂,”佩姬看出她的不耐,解释道,“深入灵魂,灵魂,灵魂,娜塔莎,这不是普通的吻。史蒂夫.罗杰斯和詹姆斯.巴恩斯,他们互为灵魂伴侣,可是现在知道他们的灵魂之间还夹杂着一个第三者的深刻之吻……对不起,我要去透口气。”

她走到窗边,手上的文件用力扇风。

巴基本想装作不介意,走出两步后改变主意,让托尔在走廊里等着,他回过头:“不用担心,我不会因为这个吻再跑掉。”

他接着半真半假地说:“只是想到我们上床时、接吻时,你的灵魂中深深刻着一个女孩的吻,我觉得没法完全拥有你。”

巴基知道这么说不公平,类似的经历他也有过,但是那不一样,巴基甚至不知道那个女孩叫什么,连面容也不清楚,那只是在潜伏着死亡的丛林里的一种相互慰藉。

巴基又想起托尔的话。

布雷克的长子说,巴基认为史蒂夫再也不会尊敬自己。

这不是无的放矢,催眠师很了解巴基。

直到现在,巴基还隐约有种感觉,得知巴基的过去而不动声色接近他的史蒂夫,是不会真的尊敬巴基的人格。

史蒂夫连未婚妻都没吻过,在突然而至的荷尔蒙中跟巴基上床,大概觉得这性就意味着某种仪式,必须遵循,从而渐渐滋生了爱情。

巴基看着茫然的史蒂夫,那对蓝眼睛中显示出困惑和不知所措,登时让他兽性大发。

他直接扑上去,当着众人的面把史蒂夫按在墙上蹂躏了5分钟。

走廊上清晰地响着他们紊乱的呼吸。

“无论怎么样,”巴基心满意足地擦擦嘴,“我既然不会丢下你跑掉,就要吃得够本。”

既然没法抗拒那双蓝眼睛,就不想那么多。



交叉骨被捆着塞到越野车后座,他们整装待发,托尔徒劳地做最后一次劝诫:“让我们用政治的、文明的手段去解决,看在天空之神的份上,你是政治家,史蒂夫,直接杀上门去纵火不仅容易失手,而且有失政治家虚伪的风度……”

“我们会用文明的纵火达到政治目标,”巴基摆摆手,“我的甜心和我就是有这种本事,静候佳音,托尔。”

佩姬努力原谅史蒂夫,冲着部长简洁地点了一下头:“一路顺风,先生,瑞德艾尔在上,护佑你们。”

“我会准备好律师函,你们一旦被捕会第一时间前去保释。”娜塔莎务实地说,勉强算是打消他们后顾之忧。

史蒂夫没看佩姬,也没看娜塔莎,更没看托尔,他回头对巴基微笑:“说起来,我们这是第一次并肩作战——如果不算奇袭安全与对策中心那次的话。”

巴基听出他有下文,用眼神询问他。

“我刚才利用你们去接交叉骨的时间做了枣泥金桔卷来纪念……”

枣泥金桔卷,将睡莲花瓣洗干净,把金桔皮小心剥下,切丝备用,红枣去皮,用果肉做成枣泥,裹入金桔丝搓成一根手指那么长的圆柱,用花瓣卷好,粘上面糊入锅炸熟,装盘后将花蜜、少量薄荷酱及葛粉勾兑,浇在卷上。

史蒂夫取出一个军用饭盒,打开后就是还散发着热气的枣泥金桔卷,摆成了11.20的图样。

11月20日,正是这天的日期。

巴基瞅着史蒂夫,又把他连人带卷子一起拖过来亲得衣衫凌乱。

在众人不耐烦的叹息和催促声中,他们终于真的整装待发了。

史蒂夫、巴基和克林特,纵火3人小组对着朋友行了个军礼,捆绑着交叉骨,驾驶越野车绝尘而去。



巴基在市中心的一幢写字楼前停下,这是幢高达百层的摩天楼,曾有数十家大型企业在这幢楼上办公,现在因为城市重新规划,这些企业纷纷退出,现在几乎就是一个空壳。

很难想象地底有个“影子国防部”。

“皮尔斯的神秘主义,”巴基把车停进车位,“他认为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他们跳下车,克林特从车后备箱取出装满纵火工具的背包,巴基从车后座押解下交叉骨,史蒂夫带好装备,他们以一种大摇大摆的姿态砸碎锁着的玻璃门,进入敌营。

“让我们爽快点,朗姆洛,”史蒂夫在大厅站定,“进入地下基地的入口在哪,痛快点说出来,省去我们直接防火烧楼的程序,你也不想引来警方因火灾出警搜查吧。”

交叉骨用仇恨的目光瞟过他们每一个,一声不吭地带着他们来到女士洗手间。

穷凶极恶的3人组虽然脸上一派淡然,实际上心中已经开始咆哮。

直到交叉骨进入最里面的一个隔间,在马桶上连续按了十次时,克林特终于开口:“你们的机关是抽水马桶?还是在女厕所?”

“这是非常科学的设计,”交叉骨挺了挺脊背,看得出相当自豪,“男女生理构造不同,女厕所总是人满为患——你什么时候见过男厕所排队?在这种人们排队等着用的情境下,女性会因为人们在排队,急着处理好个人问题让出隔间,而不会对隔间多做观察,我们的机关最大限度地排除了被发现的风险……”

说话间,马桶已经连续冲水10次完毕。

隔间后面的那堵墙缓缓移开,一道阶梯出现在他们面前。

巴基觉得下面这个问题的答案多半跟为什么把机关设在女厕所一样蠢,但还是问了:“这个马桶是特制的,对吧,可以连续冲水……如果哪个女性玩心大,或者有强迫症,就是要连按10次怎么办?”

“是有规律的,”交叉骨淡淡道,“前三次连续急按,力度小,接下来两次缓按,力度适中,然后连续按5次,力度要最大……”

“缜密,”史蒂夫没有诚意地说,“请你走在前面。”


评论(8)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