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41)

41、松茸包肉

他们这么虚张声势地吓唬交叉骨一番就离开,把后者孤零零地扔在了地下室。

这里是托尔的一个别墅,由于地处未开发地段,周围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托尔从不到这里度假,现在用来他们非法拘禁的临时基地。

“接下来就是等,”史蒂夫对托尔满怀歉意,“在皮尔斯有所行动之前要靠你来把握局面。”

托尔摆摆手,声明这不值一提。

可是就连巴基也必须表示感激:“真的很感谢——可能接下来还要有后续的金钱支出……”

“不过2亿而已,”托尔不以为然,“你们是首屈一指的大部门的部长和行政官,会对这点钱感到不安吗?”

督导部一年的经费开支动辄百亿,史蒂夫的竞选经费也是天文数字,可那再多也不是他们自己的钱,再多也只是文件上的一串串数字。

托尔直接把2亿元搬到皮尔斯面前(没错,是现金,动用了数辆军用卡车来搬运),给他们的冲击力着实非同一般。

“比起我的朋友斯塔克,我只能算是小打小闹,”托尔继续安慰他们,“他曾经真的用钞票把人的脸抽肿过。”

天杀的有钱人。两个穷得从来只能用拳头揍人的人只能这么喟叹。

皮尔斯比他们想象中的更没耐性,他在交叉骨消失3天后有了行动。

内阁传召史蒂夫进行述职,行政官考评组对督导部进行估绩,国防部对内部行政人员进行整编,九头蛇突然一改行事风格频繁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演说、派对、电视访谈……

对此,史蒂夫、史蒂夫的情人、史蒂夫的朋友们见招拆招,跟他们打擂台似的来往了约莫一周的时间。

“总觉得非常古怪,”克林特在接受了考绩小组的一次测评后嘟囔道,“九头蛇的动作如果只是这样,想用官方手段来为我们的年终总结上评个,那真是白费了2亿。”

托尔不耐烦地对这些念念不忘金钱的俗人哼了一声。

同样穷困的史蒂夫和巴基却相当赞同克林特。

“或许是烟雾弹,”史蒂夫回避托尔的眼神,“他们让我们疲于奔命,为了这些不值一提的小刁难焦头烂额,实际上却在准备着能给我们致命一击的动作。”

托尔凝神想了一下:“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是巴恩斯的错——你为什么要用口令对哈特实行关机?他们很可能会因此疑神疑鬼地高估你,认为你更有用,知道得更多。”

巴基刚张开嘴,托尔已经一只手竖起来制止他:“不用回答了,我很容易能猜出来,你们这种人总是……你一定是想用这种方式羞辱九头蛇,他们一直以为牢牢掌控的棋子居然会在出其不意时给上响亮的一个耳光,真是太有趣了。按照原计划,你会在这么做后一走了之,如果你真的销声匿迹了,当然就没问题……”

“这不是巴基的错,”史蒂夫诚恳地说,“人不能预计自己的每一步行动,就像我,在履新时也没想到会跟巴基进行催人泪下的恋情。”

他毫不脸红地自称他的恋爱“催人泪下”。

巴基无辜地冲着托尔摊摊手:“看,这就是我的男朋友。”

他说着站起身来俯下头给史蒂夫一个短暂而缠绵的吻,两人挺乐呵地傻笑起来。

克林特用力闭闭眼睛,对朋友和朋友接吻这回事还是有点接受不良。

“提个建议,”克林特轻声轻气地说,“你们能不能在独处时才接吻?可以吻得更长,更深。”

他停顿了一下,不敢相信自己说出以下的话来:“还可以在接吻之余干点别的事。”

“我们不介意,”巴基宽容地说,“愿意忍耐你们,只纯洁地用舌头相互舔舔,交换少许口水。”

史蒂夫在一边只奉献出一毫克的犹豫就点了头,认同巴基的说法。

面对托尔“又来了”的眼神和克林特“……”的目光,史蒂夫找了个勉强能说通的借口:“我的技术不好,需要经常练习。你可以去问跟我约会的女孩,她认为我的接吻技术是哺乳动物诞生以来最差的,只比鸟类好一点,因为鸟嘴先天不足地不便于接吻。”

这番话的效果立竿见影,克林特的心中瞬间充满了对巴基的怜悯。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巴基嫌弃地皱起眉头,“史蒂夫的其他功能都相当出众,无论是尺寸还是膨胀系数还是颤抖频率还是……而且接吻也不算最差。”

他说最后一句话时声音有点飘,想起了丛林里的那个金发、蓝眼的高大女性。

恐怕那个僵硬的吻才是真的只比鸟类好一点。

糟糕的吻,却那么舒适,轻易就在两人之间制造了情欲。

巴基曾在复员后调查过V7纵队的情况,那段时间并没有那么一个女性前去报道。他愿意相信是进出登记疏漏或者是她中途改变目标了。

巴基的思绪再次回到办公室,他看着史蒂夫不是特别饱满但是线条简洁清晰的嘴唇,心不在焉地为男朋友正名——

“以连未婚妻都没吻过的人来说,史蒂夫的吻还算过得去。我们抛开吻的问题不提,接下来怎么办?去九头蛇艾尔分部的地下基地?那里是皮尔斯的大本营,碍于布雷克和2亿的威力,他不敢跟我们正面交锋,如果有见不得人的动作,那里应该会有线索。”

这个计划引来门外一个女声:“你疯了吗?”

娜塔莎踩着高跟鞋响亮地进来,自从史蒂夫和巴基的恋情彻底曝光后,她养成了进门不敲门的习惯。

似乎是觉得只要不敲门就能震慑他们,让他们不至于在办公室里搞起来。

佩姬跟在她身后,回身关上办公室的门。

“直接杀入九头蛇的地下基地?我们甚至没有那里的平面图!”女律师对巴基嗤之以鼻。

巴基平静地讲道理:“麦哲伦航海时也没有平面图,他成功发现了比斯菲更遥远的国度,是嘉里士时代之后的又一大进步。”

“真幽默。”佩姬真心真意的赞叹无助于娜塔莎平复情绪。

“我相信麦哲伦是带着罗盘去航海的,他能分得清方向。”

“我们也有罗盘,”史蒂夫突然冒出一句,“不止是罗盘,他更像个活地图。”

“交叉骨!”史蒂夫、巴基、克林特和佩姬齐声道。

托尔缓缓道:“你们要弄清一件事,一旦你们闯入九头蛇基地,我将没法再提供有效的帮助。现在我可以让国防部不能明目张胆地包围你们、以叛国罪构陷你们,是因为事情没被摆在桌面上,他们手中没有确实的把柄。但是如果你们被抓个现行……”

“你放心,我们会把基地烧了,来个死无对证。”巴基得意洋洋地说。

“不,”托尔似乎被噎了一下,“这没法让我放心……”

史蒂夫也安慰他:“就算他们的基地没有投保,损失也只能让他们自己担负。”

“也不是钱的问题……”

“请相信他们,”佩姬的脸上浮现出坚毅的表情,“他们一定能成功地抹消所有痕迹,把事情闹大后再搅成松茸包肉,然后全身而退。”

松茸包肉,在把松茸的茎部钻孔,掏出部分菌肉,把薄得像细纱的五花肉片用少许盐腌上片刻,放进锅中过油后趁热捞出,微微撒点辣椒,卷成肉卷填塞进松茸进行烹烤。

既有松茸的清香鲜美,又有烤肉的鲜香微辣。这道菜最关键的是火焰的掌握。

“真的不知道该为你的话放心还是更加担心……”

克林特想了想:“可以带上汽油和燃烧瓶,以保证纵火行动万无一失。”

“你们真的不明白吗?”托尔忍不住了,怒吼道,“一旦你们潜入九头蛇的基地,那么一切政治手段都会失效!无论最后是烧了还是淹了,最终都要面对国防部,你们不可能连国防部也烧了!”

“史蒂夫是要当选首相的男人,他上台后第一件事就是重组内阁,改编军队,并颁布法令:金发蓝眼的金刚芭比一律被赠予乖乖称号。”

以上这段话当然是出自巴基。

“正义必胜,”史蒂夫.乖乖.罗杰斯说,“九头蛇被称为国防二部,国防部不会全员都喜欢这种情况。一旦九头蛇受挫,进入低潮,国防部内反对他们的势力就会抬头。”

克林特眼睛一亮:“那时候他们根本不会再来对付我们。”

“反而要来拉拢我们,”巴基说,“所以趁着他们被布雷克唬住,去烧了九头蛇的地下基地就对了。”

这就是结论了。

他们不再管托尔和娜塔莎,4个人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怎么做合格的纵火犯。

一旦下定决心,效率是非常高的。巴基从督导部的仓库中找来战斗服和武器,克林特开始规划撤退线路,史蒂夫将计划命名为“潜入九头蛇地下基地探察线索,有机会就制止他们的计划,实在不行就纵火”行动。

娜塔莎是以客户的意志为先的称职律师,在劝说无果后,叹了口气,跟佩姬一起为他们进行后勤准备。

“你们不再考虑一下?”托尔目瞪口呆地看他们忙忙碌碌,“事情还没到那一步,至少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和正常的生活。”

史蒂夫把城市地图放下,露出他常有的、沉思的、回忆的目光:“你接过吻吗?托尔。”

这个问题太出乎意料,托尔几乎翻白眼了。

“当然有过。”

“跟弟弟的不算。”巴基插嘴。

“洛基和我没接吻过!”托尔额头上的青筋爆出来了,声音像雷霆一样宏大地在办公室内回响。

“我有过接吻,”史蒂夫继续说,“在服役的时候,一个女孩给过我非常美妙的接吻。那个吻是很长时间以来,我的精神支柱。那是充满勇气的吻,坚强的吻,或许充满战场的血腥气,却塑成了我的信念:当我们可以前进时,就不要原地踏步,再疲倦也要抬起脚来。我不会安然度日,等着九头蛇计划发动后再仓皇应对,这不是我的做法,不是我们的做法。”

室内沉寂了片刻,众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想,是“史蒂夫又演说了,真感动”?还是“史蒂夫真是有着高尚坚强的人格”?还是“他居然那么早就有过接吻”?还是“引申出这么多含义来,他认为那是吻还是教科书”?

“你什么?”打破这份寂静的是佩姬,她美丽的眼睛里燃烧着难以置信和愤愤不平。

她怒道:“你在詹姆斯.巴恩斯之前就有过这么深入灵魂的吻!你把我当傻瓜吗?滚去唱一百遍!”

ps:明天外出,大概后天或大后天回。

评论(13)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