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38)

38、彩虹薄脆

他们对托尔的最初印象相当不错,布雷克的长子有着粗疏的率直风度,让人一见之下很容易放下戒心,从这点来说,他真的很适合催眠师这个职业。

“史蒂夫.罗杰斯?这么说你就是乖乖?”他跟史蒂夫握手时这么说。

“……是的,我是。”

克林特和佩姬露出一丝讶然,娜塔莎则略一思索就向巴基翻了翻白眼。

巴基笑了,他很享受史蒂夫承认自己是“乖乖”的场面,这是他昨天在车上和卧室都没能完成的任务。

“让我们都坐下吧,”催眠师了然地看看众人,“我只听汉森——巴恩斯先生说了大概。”

他们略去寒暄的环节,托尔直接说出这样的话来——

“以我的立场来看,造成你们现在窘境的根本原因是你们的爱情很成问题。”

“抱歉,”克林特上上下下地打量他,“我以为我们接下来要商量怎么对付国防部?”

“应付眼前的困局太简单了,”托尔不当一回事地说,“不过如果不是你们的感情和事态发展不同步,也不至于现在这么为难。”

娜塔莎瞟了眼闪闪发亮的史蒂夫和看不出情绪的巴基,觉得两个首当其冲的当事人一点都为难。

“可是我们接下来是要对付国防……”

克林特的声音淹没在托尔的叙述中:“当你们滋生了意料之外的感情后,从没主动去想过怎么解决立场上对立的隐患,只是疯狂地享受爱情带来的快感,我不得不予以严正谴责。当现实把你们从热恋中唤醒,巴恩斯先生理智地决定脱离九头蛇离开,我得说,这虽然会让你们的爱情有所缺失,但从长远来看,对双方的安全都有好处。如果想要同时保证安全和恋情,退而求其次,乖乖——罗杰斯先生跟着一起消失亡命天涯也是个选择。可是你们的选择是最糟糕的那种,让计划半途而废……”

“史蒂夫的梦想是成为首相,必须留在这个国家,”巴基终于发声,“虽然我觉得这个从6岁时就坚持的梦想有点蠢……”

“我们要对付国防部……”克林特努力地让声音能在一团乱糟糟的议论中有点存在感。

史蒂夫果断地反驳:“巴基和我,我们没做错事,只是相爱而已,为什么要对九头蛇屈服,还要为了躲避他们远离故土?”

托尔等待了一会儿,见其他3人没有要发表意见的意思,克林特只是重申“国防部”。

他接着提出质疑:“那么你们之间的问题解决了吗?汉森重新信任乖乖了吗?”

“这跟我们的目标有关系吗?”巴基反诘。

“有关系。因为你们之间的叽叽歪歪,事态陷入被动,而你们在己方的小团体中又处于说一不二的绝对强势,得保证你们不会再发生变故。”

当然是说一不二的绝对强势了,其他人不是在智慧上不如他们,也不是在人格上有所欠缺,而是都没他们那样的厚脸皮。

说上床就上床,说分手就分手,在把身边的人都拖入感伤后,转眼间就又练就了把所有人都当成马铃薯的高强技能,可以在众目睽睽下就调戏对方的裤子。

托尔的逼问一步紧似一步:“你们能保证不再动摇吗?就我所知,巴恩斯先生非常介意历史被罗杰斯先生在无意间探知,这伤害了他的自尊,也让他觉得不可能再获得道德和品质上的尊重。你相信你的乖乖爱你,但是你认为他不可能再尊敬你,这种想法不会因爱情深厚而减弱。”

“你知道得真清楚,”克林特忍不住感叹,“很了解詹姆斯的性格。”

“因为我进入过他的意识,”托尔平静而威严地说,“催眠师和被催眠者之间有种灵魂上的紧密联系,这是很玄妙的,难以用言语描述。”

史蒂夫淡淡道:“进入巴基的意识并不意味着什么,我还进入过巴基的身体。”

所有人都因这句话转过头死盯着他,史蒂夫一本正经地板着那张端正的脸,看不出一丁点情绪。

“呃……史蒂夫?”佩姬试探着说。

“只是陈述事实,哲学家早就论述过躯体和灵魂的关系。事实证明意识再玄妙,也要依附于形体,人类之所以为人类,无法踏足众神的领域,就是无法完成意识、灵魂、思想的无形超脱。无论意志多么坚强,要完成意志的使命,依赖的最终媒介还是躯体。士兵入伍,爱国心固然重要,身体也是重要因素,我从小就知道,所以每天喝牛奶希望长高。少年都明白的道理,成人更明白,所以健身房生意兴隆,人们总是明白事理的。”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在一片寂静中,史蒂夫又找补:“或许我过于直率,但我非常尊敬催眠师,他们缓解了人们在现代社会中压力。”

娜塔莎和佩姬突然想摸摸史蒂夫的脑袋,她们是这么想想,巴基已经动手了,他面无表情地把史蒂夫的金发揉得支楞起来。

“啪”地一声,托尔拍了一下手掌。

“我可以放心了,”布雷克的长子说,“接下来可以说说正题了。”

托尔带给他们的震惊不亚于史蒂夫的健身房理论。

“他总是因感情问题教育弟弟,”巴基低声解释,“长久下来,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因为男人和男人的感情而发展变化了——所以算是这一角色带来的职业病。”

但克林特还是难以置信:“因为史蒂夫喜欢健身房,所以你放心了?”

“因为乖乖显然点古怪又坚持的小脾气,而汉森显然很享受这种古怪……就像彩虹薄脆一样——先说说你们的打算。”

彩虹薄脆,将红豆沙、巧克力酱和枣泥三种搅拌,用手抓着搓成丸子、压平,用面粉、玉米面、西米做成薄得半透明的外皮包好,将煎锅刷一层淡盐水,入锅煎炸。由于红豆沙、枣泥和巧克力酱都是人们熟知的、独立的味道,这几种味道夹杂在一起,有种重合又相冲的口感,吃到嘴里起初有点古怪,再然后又会觉得和谐。

史蒂夫、巴基和托尔一起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虽然其他人都不明白他们了然了什么,彩虹薄脆跟爱情有什么关系,跟九头蛇有什么关系?

“我是在部长的办公室里跟一个布雷克商量着要跟侵占国防部的邪恶势力做斗争,还是身处感情访谈节目现场?”克林特对娜塔莎说道。

托尔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佩姬暗自嘀咕。

真是怪胎荟萃。娜塔莎为这场室内会议下了结论。

交叉骨本以为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詹姆斯.巴恩斯,冬日战士,九头蛇首席性感宝贝,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同性恋,还用那种眼神看着史蒂夫.罗杰斯傻笑。

在得知他们闹翻后,交叉骨简直要忍不住大笑了。

身在屈辱的酒柜和沙发下,被压了整整一晚,这个仇算是报了一些。

果然死同性恋的感情脆弱得不堪一击,因为虚无缥缈的3号的事居然就这么闹翻了,交叉骨那么对巴基说时,其实没太报希望。

但是世界总是充满恶意的。

不过才几天时间,情报员就来报,他们一起去步行街吃晚餐,还在餐车旁像被胶水粘住一样拥抱,拥抱完了回到轿车里,由于车玻璃的黑色贴膜,他们看不到车里的情况,只知道轿车在一个小时后才发动。

“可能是他们在轿车里又吵了一架,导致自相残杀,终于分出了胜负,太好了太好了,老大。”情报员现场汇报时说着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来安慰交叉骨。

交叉骨有一种被部下小看了智商的感觉。

这种像哄小孩似的语气和谎言是在干什么——你的小公鸡约翰是被送到农场中玩耍了,绝对不是去屠宰场被宰了做成炸鸡块放到你的盘子里,真好啊,布洛克。

交叉骨很快就振作了,人生总要经历失败,在失败中不断成长,然后获得成功。

他又有了一个计划。

就在他邪恶地实施这个计划时,他被绑架了。

他当时停下轿车,在路边买了一纸袋热气腾腾的彩虹薄脆,还没张开嘴就被人夺走,后颈一疼,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评论(6)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