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35)


35、玫瑰酱蛋糕

人类学家普遍持这样一种观点:男人的大脑偏逻辑、理性,女人的大脑偏语言、感性。

但是巴基却觉得,男人其实比女人更原始,更具备动物性。

性欲、食欲,这是动物性的最直接反应,在这两方面的渴求上,男人都远远胜过女人。

动物性还表现为野蛮、争斗和控制欲。

巴基认为,史蒂夫和自己,控制欲都非常强烈。

无论是史蒂夫隐瞒实情试图把巴基变成他的朋友,还是巴基在得知真相后无法接受,这都是超强控制欲的体现。

一定要掌握全部事态。

——巴基将以上的想法改头换面,用假名字代指史蒂夫和自己,告诉了眼前的这位催眠师。

催眠师身材高大,金发乱糟糟地垂在肩膀上,是传统的健美男士形象。

“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说明?”

“说明我很顽固,要催眠我不是一件容易事,相反,一旦催眠成功,要解除暗示更不容易,你有个高难度的活,布雷克先生。”

托尔.布雷克看起来不到40岁,面容沧桑,又蕴藏着类似于坦率的天真。

催眠师把记录本和笔一扔,十指交叉地靠在转椅上。

“你的铠甲太厚重了,巴恩斯先生,我们不妨先聊聊,缓和气氛,打开局面。你刚才提到的……汉森(handsome)和乖乖(lambkin)……这是真名吗?”

巴基甜滋滋地冲他说:“汉森先生人如其名非常英俊,乖乖先生绝对是个甜心。”

“乖乖出于拯救罪人的动机想把汉森变成朋友,但是中途他们成为恋人,汉森得知真相后不能接受,他把这件事告诉你,并认为这反映了男人的控制欲,还上升到动物性的高度。”

“如果有<不动声色说废话——即将对方的话换种方式重复一遍>大赛,你有望进决赛,或者你可以当行政官,这也是行政官的必备技能。”

托尔木然看着客户。

“我虽然不是心理医生,但催眠师都要精修心理学课程,想听听我的意见吗?”

“不想。”

“……”

“抱歉,我想开个玩笑轻松轻松,”巴基有点不自在地扯扯领带,“好像弄巧成拙了。”

“我的意见是,汉森一定不是很专业的同性恋,他是半路出道的吧?”

“……继续。”

“汉森把他和乖乖的矛盾归结于他们都是男人,这很有道理,非常精准地切中了部分关键,不得不说他是个有天赋的男人。然而他的这种想法也体现了他对同性恋世界的无知。”

“我不明白。”

“同性恋也分许多种,并不是所有同性恋都像汉森和乖乖那样,还在潜意识中捍卫自己身为男性的尊严。从这方面来看,乖乖一定也是半路出道。他们做惯了直男,也习惯了在两性关系中保持强势。”

巴基粗暴地打断他:“所以我……汉森认为这是两个雄性的矛盾。”

“许多同性恋都会固定地分出强弱来,他们有些像两性关系一样,其中一人担任强势的一方,另一人担任弱势的一方……这种关系相对而言比较稳定——汉森和乖乖是初学者,他们分手后再次融入同性恋圈子或许就能吸取教训,寻找一位更合适的伴侣。”

最后一句话真刺耳。

“你对同性恋很了解,”巴基本能地反击,“我看过你的简历,你弟弟是叫什么……”

“他是领养的。”托尔首次脸庞变色,硬邦邦地说。

巴基举起双手,做了个“好的”的口型。

托尔停了足有半分钟才重新进入状态。

“汉森现在怎么打算?”

“甩掉乖乖跟一个不知道他罪恶历史的人交往?”巴基无所谓地说,“他大概也不确定,走一步看一步。”

“或许正中乖乖下怀,乖乖大概也在后悔,勾搭上一个——用你的话说,有罪恶历史的人。”

巴基转移目光,看着窗上靠看的鹅黄色贴纸:“……或许。”

“也可能很快会发觉自己是受到蛊惑,乖乖也许不是同性恋,研究表明,许多异性恋都曾有过短暂的同性行为。”

“也有道理。”

“或许最终还是认为异性的魅力更大。”

巴基把咖啡放回到桌上,挑起一根眉毛微笑:“他是处男。”

“乖乖?”

“汉森是他的第一次,”巴基沉默片刻才说,“他快30岁了,还是处男。”

催眠师和行政官一起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托尔猛地一击掌:“你已经进入状态了,我们现在开始催眠。”

巴基微微一惊,目露疑惑。

“你刚才终于被触动,进入被动的思考,我把这称为<可视状态>。你说的对,你是个不容易被撼动的客户,所以从开始我就费了很多心思,房间的布置特地调整过,反复看你的资料,把装饰颜色换成最容易让你放松的那种……我的每一个神情和语气都经过精心设计,让你经历了数种情绪,总算让你处于一个可以被催眠的状态了。”

他说着示意还有点愕然的巴基在躺椅上躺下。

“感觉怎么样?”

“躺椅有点硬。”巴基动动脑袋。

“这可以避免你真的睡着,”催眠师搓搓椅背,“现在合上眼睛,按照我的话去做。选一个喜欢的数字,按照那个数字在心中搭建台阶……走上台阶,发现一扇门,在脑海中想象去推开那扇门,你看到了草地……”

这样的前置动作进行了大概半个小时,巴基主观上很配合,但迟迟无法进入潜意识。

就在托尔以为这次催眠要以失败而告终时,巴基终于按照他的指令让左手悬空。

托尔沉住呼吸,缓缓道:“让左手从绳圈中出来,放平。”

巴基的动作真的像从绳圈中出来一样,甚至还在出来时推了“绳圈”一把。

“现在我设置一个安全口令,当你听到我数1、2、3时,就要从催眠中醒来。”

巴基点头。

“你身处在家中,决定出去散散步,你走出家门,顺着路信步向前,走着走着,来到一幢建筑物,抬头看看,告诉我那是哪?”

“银行。”巴基说。

很顺利,托尔感到一阵轻松,银行是人们藏东西的主要形态之一。

“进入银行,你看到了熟悉的职员,跟职员交涉,他给了你东西。”

“钥匙。”

“是的,钥匙,你拿到钥匙继续走,走过卷帘门,走过一重重阻拦,你看到了什么?”

“保险柜。”

“打开它,你的钥匙就是这个作用。”

巴基抬手做了个开锁的动作。

“告诉我,保险柜里有什么。”

潜意识中的巴基站在保险柜前,看手中的一张打印纸。

目标:冷冻灼伤。

口令:旅行者。

更新周期:零,该受令人不用接受口令更新。

口令指示:启动口令,受令人枪击现任首相后回归总部。

他把内容读了出来。

托尔皱起眉头,他心惊于口令的指示,也有不解之处:“什么是冷冻灼伤?”

“我。”

“你为什么是冷冻灼伤?”

“冬日战士——冷冻灼伤代指我的代号。”

“你对这份文件感觉怎么样?”

“我想毁灭它。”

“那就毁灭它,这是你的世界。”

“我不能。”

“你不用恐惧,你可以毁灭它,现在没有任何事物可以伤害你。”

“它变成了蛋糕。”

“……”托尔突然卡壳。

他顿了顿,重整旗鼓:“它不是蛋糕,你仔细看看,那只是一张纸。”

“史蒂夫把它变成蛋糕。”

“……”

“玫瑰酱蛋糕。将玫瑰放入蒸馏机中,蒸馏出纯露,用纯露泡花瓣,将花瓣捞起捣碎,跟盐、糖霜和一点米浆再浸泡,泡后捣碎成酱。在蛋糕快出炉时取出蛋糕,填入玫瑰酱再烤,这样制出的蛋糕,酱融入面粉中,又保持了独立的形状和口感,口感芳香自然……”

巴基好像还想说说蛋糕怎么装饰装盘,托尔明智地中断他的食谱,把话题掰正:“谁是史蒂夫?”

“甜心。”

“……”托尔上次在工作中这么卡壳还是受父亲之托去催眠治疗弟弟的同性恋倾向时。

巴基已经自顾自地说起来,虽然没有托尔的询问指引:“真可爱,史蒂夫光溜溜地什么也没穿,他把蛋糕拿过去,用奶油涂抹全身,还戴了兔耳朵……”

“让史蒂夫玩蛋糕,别去打扰他,”托尔快刀斩乱麻,“你在保险柜里再找找,又找到了那张纸。”

“找到了。”

“撕毁它,这是你的任务。”

“史蒂夫阻止我。”

“再给他一个蛋糕玩。”

“他知道那张纸上的内容了。”

“撕毁他,巴恩斯先生,詹姆斯,你能做到。”

“史蒂夫已经知道我了。”

巴基的额头渗出细汗,呼吸急促:“他已经知道了,就算撕毁他也知道,他会阻止我。”

托尔决定暂时让步:“史蒂夫现在在干什么?”

“在倒立。”

“……”

托尔深呼吸:“为什么倒立?”

“因为就算倒立也很可爱。”

“……”


评论(14)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