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33)


33、格林肯酒

“你们什么?!”部长办公室传出惊天动地的女高音。

“上床,又叫睡在一起、做爱,”史蒂夫看不出情绪地说,“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这几周的事像流水一样从娜塔莎的脑海里流过,蛛丝马迹瞬间无比清晰。

“你早就知道,”娜塔莎瞪着佩姬,缓缓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以为我为什么聘用你?”

佩姬迎着娜塔莎的目光,不急不慢地说:“我也只是猜测,没有确实的证据,而且……”

“而且?”

“而且看你误会得团团转,有时还挺好玩的。”

“……”

娜塔莎伫立在地板上,半晌没做声。克林特试探着走近,推推她的肩膀。

“她晕过去了,”克林特深吸一口气,“站着晕过去了,我得说,这玩笑开得有点大。”

他无奈地扫视佩姬和史蒂夫,轻轻扶住她的肩膀,把她半抱起来要平放在沙发上。

“最好别,”史蒂夫提醒他,“巴基和我经常利用那张沙发,娜塔莎醒来后会更受刺激。”

克林特明显被噎了一下。

他换了个方向。

“扶手椅也是。”

前往另一张椅子。

“另一张也是。”

“飘窗也不行。”

“最好也别动沙发垫。”

“别放在墙角,地板也被利用过。”

“……”

“……”

克林特带了几分莫名的悲愤:“你和詹姆斯平时关上门究竟都在干什么……总得让她舒舒服服地躺着醒来才能离开你的办公室,否则怎么解释你的政治顾问昏迷着被抬出你办公室的事?哦,不要紧,只不过被部长和巴恩斯行政官的小惊喜折腾了一下,据说他们睡遍了整个地球?”

“我的脑门上写着<禁止议论巴基和我>吗?”

“……不。”

“那是因为我不在乎,”史蒂夫不再看他,搬过那桶冰淇淋吃了几口,“出去时带上门。”

佩姬已经身先士卒地离开了,克林特扶好垂着脑袋的娜塔莎,颇为感慨:“刚才那一刻,你真的有点像詹姆斯。”



亨利.哈特——即用一只鸭子引发斯菲国内乱的教育部长,自从被挟持来后就一直在外交部的监管下被关在督导部的审讯室里。

督导部的下属单位中有少量的执法权,尽管所有人都知道那只是空架子,但在亨利.哈特发出政治避难的声明后,督导部以审查的名义扣留他,在程序上也勉强说得过去。

巴基得到史蒂夫签字批准后,一秒钟也没耽搁就前往与他见面。

哈特身在异国,失去地位和身份,成为一个非法离开祖国的流亡者,看起来反而更加坦然自若。

“是格林肯。”哈特在审讯桌后面镇静地看着巴基。

此刻的他沉稳、自信,完全不是他们在斯菲国会见的那个政客了。

巴基扬起眉毛,兴致盎然地打量他:“你说什么?”

“你喝了不少格林肯,我闻见了味道。现在是上午9点,清晨就喝酒,你一定有不少烦心事。”

格林肯,意为“碧绿晶莹的酒杯”,是王都艾尔享誉盛名的酒种。

制作格林肯的方法有很多种,细细的嫩竹、香玉、观叶植物等都可以做格林肯的原料,不过最受欢迎的还是用水生植物的叶子和石头杯子做搭档调出的格林肯。

精选花蔺、睡莲、荷花等水培植物的叶子,连同叶梗一起采摘下,铺在高脚杯形状的特制石杯中,酒杯底部有管状孔,将叶梗通入孔中,从高脚杯底将叶梗拽出,别在杯沿充作吸管,再注入凉酒,刺破叶心,使酒通过叶梗做的吸管漫出。

也有人觉得这么喝太麻烦,直接把叶子铺在杯底,堵住杯孔来喝。

这种格林肯有水生植物的清香,酒味冰凉,形式上又有雅趣,深受王都人的欢迎。酒具商店专门出售已经炮制好的新鲜叶子,让家居自调格林肯非常方便。

又由于格林肯的酒味清淡,基本上3个小时内就会散去,所以哈特能断定巴基是在清晨7点左右喝了酒。

“这是成年人的世界,哈特,”巴基微笑道,“我们的生命中不止有鸭子,还有更多肮脏的、阴暗的烦恼,你得学着长大。”

这番话由巴基说来真是显得老气横秋,亨利.哈特现年47岁,发际线已经有后退的趋势了。

“我曾是一国的教育部长,看到酗酒的失足青年忍不住出言规劝,你可以当这是职业病。”

“你真是带了张了不得的面具,”巴基在他对面坐下,看看角落的摄像装置,“那为什么会被1只鸭子逼得流亡国外?”

“你在斯菲待了两天,应该知道那个国家是多么野蛮、冲动、无知……我是文明人,你能体会文明被野蛮践踏的感觉吗?你学过历史吧,野蛮总是用他们的粗暴来征服文明,征服后再被文明同化……”

“真会给自己的失误找借口。”巴基嘀咕道。

“这是事实!”哈特提高声音。

他相当介意自己多年的经营败给1只烤鸭的屈辱经历。

巴基和他对视,眼睛扫过他光秃秃的脑门,带来刻薄和骄傲的眼睛和油腻腻的鼻子。

“是皮尔斯派你去斯菲?”他冷不防地问道。

哈特并没用惊讶或者愕然来掩饰情绪,他轻快地说:“可以这么说,我17岁就去了斯菲,30年了,久到没有人能查出我的底细。”

他还算态度和蔼,接着说:“但是你能察觉不奇怪,九头蛇总能闻出同类的气味。”

“去斯菲有什么目的?吃完他们的杏子?”

哈特的眼睛里显露出一种不寻常的狂热,他以前辈教育后辈的口吻说道:“你还不了解我们的组织,孩子,我们有最崇高伟大的目标,那就是消弭世界上所有的战争,让所有人都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没有争吵,没有倾轧……”

巴基毫不掩饰地打了个哈欠,他发誓真的不是故意给哈特难堪,诚如哈特所言,他昨天和今天早晨喝得有点多,酒意没能完全放过他。

“要实现这个目标,”哈特丝毫没被冒犯,“那只有一个途径,就是征服世界,降服所有不服从者,将所有人统筹于同一个秩序下。”

“天空之神艾尔在上,保佑你们。”巴基毫无诚意地说。

“年轻人不能领略我们的精神,这不奇怪,”哈特宽容地表示,“我不要求你立刻能达到跟我同一高度,时间的长河漫漫流淌,你总会明悟。不过你必须跟九头蛇艾尔分部联系,我要向皮尔斯先生报告。”

“用不着,”绿眼睛中浮现出嘲讽,巴基笑道,“你在斯菲荣膺教育部长,就算一心要用文明来感化野蛮顾不上其余,难道连国内形势也不知道?”

在哈特疑惑的眼神中,巴基给出他一个石破天惊的答案:“九头蛇在国内已经半官方化,有人还戏称它是国防二部,因为国防部是它的大本营,早就被它的8只爪子牢牢裹住了。”

哈特呆呆坐着,脸上的神情像是看到了外星人。

他似乎刚刚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国防部很快就会来督导部要人吧,”巴基漫不经心地猜测,“你长期远离组织中心,跟总部完全失去联络,甚至不明白现在的状况,更别提因为一只鸭子有辱使命、脸面扫地,简直是把<无能>当成证件照贴在驾照上……你以为你回去后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

巴基没告诉他,安全与对策中心已经来索要过他一次。



与此同时,克林特再次敲响史蒂夫的门。

“我知道你不想看到任何人,心情烦躁不快,不过有件重要的事你必须知道,史蒂夫。”克林特飞快地说。

史蒂夫冲着办公桌前的椅子点了一下头,看起来一个字都不想多说。

“是这样——你们为什么吵架?”

史蒂夫用一种无法形容的眼神盯着克林特。

“不不不,我不是好奇,虽然我的确好奇,不过我问这个问题不是因为好奇,我还不至于为了好奇心来在这个时候问你,你现在非常难缠,不过客观来说,也有点是因为好奇……”

克林特在史蒂夫有所表示前及时闭嘴,从手中的文件夹拿出两张纸:“这是我从詹姆斯的电脑中发现的,他的电脑硬件出了些问题,我让设备科去维修时备份他的文件,发现这玩意,他一定有某个计划。”

印入眼帘的是两张辞职报告。

“你看看日期,一张是在半个多月前,一张是一周后。半个月前的这张是我在他的回收站中发现的,说明在那个时候,他一度想要辞职,只不过放弃了,所以把敲好的辞职报告删除。现在显然他又有了辞职的计划,再次做了一张辞职报告,打算一周后递出。”

克林特的眼睛在两张纸和史蒂夫之间来回看:“如果没有半个月前的这份辞职报告,我或许还会以为他是因为跟上司分手才要辞职——尽管这不是他的做派。不过他半个月前就动过辞职的念头,这让我更倾向于辞职是他某个计划的一部分,他一度放弃这个计划,现在重新启动了。”

他等了等,等不到史蒂夫主动开口,只好继续问:“你觉得会是什么计划?据我所知,他非常喜欢这份工作,要主动辞职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评论(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