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32)


32、草莓豆腐冰淇淋

克林特接到电话时已经是漆黑的夜晚了。

“对不起,克林特,”巴基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把他吓得不清,“一直以来对你很不友好,总是肆意使唤你、欺负你、藐视你,我错得离谱。”

克林特手中的档案夹哗啦啦落到地板上。

“你吃错药了吗?”

“我知道我不讨人喜欢,以后会改进,可以接受我的道歉吗?”

“其实……你还好,”克林特心惊肉跳地说,“对我的评价大多还算中肯,我并不感到……”

讯号对面的巴基似乎忍耐不住地冷笑了:“所以你做个受虐狂也要把我拱上圣坛?看来对我是真爱。”

克林特顿时放下心来,长出一口气,觉得的血液回暖了,轻松地说:“安分地做个坏心眼的人就好,你突然要学起随和来真的让人很害怕。”

巴基沉默片刻。

“你不肯接受道歉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克林特觉得巴基的声音似乎有点哽咽。

“不,我……只是……”

电话对面传来瓶子滚地的声音。

“你喝酒了吗?”

“是,谁说好人不能喝酒?”

克林特终于找到了答案:“你喝了多少?”

“有什么区别?10瓶和100瓶没有不同,一粒谷子不能形成谷堆,再加一粒也不能,再加一粒,再加一粒……直到最后加上一粒终于造成了谷堆,假设那是第100粒谷子,那么99粒时就不算谷堆吗?你现在还能说数字有意义吗?”

“……”

“无论怎么样,非常对不起,再见,晚安。”

对面传来断线的声音。



巴基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挂掉电话,在通讯录中翻找了一番,又找到一个。

“我要向你道歉,朗姆洛,我打你、骂你、嘲笑你,虽然是因为你本来就很可恶,但我也太过分了……不不不,你别怕……是的,我是真的巴恩斯,我以后会做个讨人喜欢的人,对不起。”

他咕咚咕咚喝了两口,眼睛发红,踢开满地的酒瓶子,把手机扔到一边,顺手捡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机。

他在收费的深夜频道中靠着沙发睡着了。



娜塔莎本来不打算来督导部,她离开事务所太久,准备拿出1天时间来整顿工作。

但她接到了克林特的通报来的最新消息,登时觉得天塌地陷。

她一路飙车冲到大楼,蹬蹬瞪冲进部长办公室,劈头指控——

“你跟佩姬搞到一起了?就算不看在你的政治生命的份上,也看在我这么劳心劳力的份上,能不能乖一点?”

史蒂夫茫然看她。

“你说什么?”

“我有我的情报来源,”娜塔莎把手包扔到那张史蒂夫和巴基滚过数次的沙发上,解开外套纽扣,“巴恩斯似乎失恋了,那只能意味着那个女人选择了你。原来在爱情面前,你也是一个凡人,要放弃那套<我要和巴基成为朋友,让他变成我的人>的伟大计划了吗?”

史蒂夫几乎懒得理会她的嘲讽,埋头在一堆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文件上签字。

娜塔莎沸腾的大脑冷静了一些。

“她也没选择你吗?”她愕然道,“还有第3个男人?”

“娜塔莎。”

“什么?”

史蒂夫的手指微微颤抖地翻过一页文件:“巴基和我一直在交往,昨天我们吵架,我已经非常难过,可以说自顾不暇,请别再给我增添烦恼了,可以吗?”

娜塔莎心头火起:“你别跟我赌气,说这样的话,你还想不想继续合作?”

史蒂夫哗哗地翻着纸张,一句话也不说。

办公室的门响了两下,佩姬拎着冷藏盒进来。

她把冷藏盒摆在茶几上,拿出一个冰淇淋桶和一把用湿巾包着的勺子。

“已经吃了两桶冰淇淋,”佩姬柔声道,“这一桶只吃一半,剩下的我会放到小冰箱里,下午再吃吧。”

像是在哄小毛娃的保姆。

史蒂夫不置可否,办公室的门又响了两声,巴基优哉游哉地进来了。

他像是一个机器人遥控器,刷地指挥着机器人们的举动,佩姬和娜塔莎猛地转身看他,史蒂夫立刻扔下签字笔站起来。

他把文件夹扔到史蒂夫的桌上:“斯菲发来抗议,要我们交还他们的教育部长。外交部和安全部设法让他发出了政治避难的声明,我们可以扣下他好好玩弄——我是说审问了。”

“早安,”佩姬同样柔和地对他说,“睡得好吗?来点草莓豆腐冰淇淋?”

草莓豆腐冰淇淋,失恋人士的必备甜品,优点是既有草莓的甜味,又不用担心热量,可以尽情地吃。将酿酒的酒糟和干豆腐一起冷冻,掺入砂糖和一点盐,将大只的草莓打成酱,不加任何添加剂,和豆腐拌在一起,放置在冷藏室里略冷制,再加入红茶,进行冷藏,就是草莓豆腐冰淇淋。

“从没这么好过,”巴基坦然自若,“我是安眠药研发机构的死敌。”

佩姬宽容地笑了:“你打电话向我道歉,我担心你会因为内疚睡不好。”

“我那么做了?”巴基回忆了一下,脑海中没有一点印象。

娜塔莎举起一只手:“这个我可以作证,你也向我道歉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的酒品真不错。”

“或许因为我就是那么谦逊绅士的人。”

“你没向我道歉。”史蒂夫终于说道。

巴基似笑非笑:“我应该向你道歉吗?”

“或许不,但我想跟你说说话,除了这一句我暂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巴基正想说什么,门又响了两下,克林特进来了。

他首先看到娜塔莎,用眼神致意。

然后看到巴基:“早安,你还好吗?”

“克林特.巴顿能没有丝毫负担地活着,为什么詹姆斯.巴恩斯要不好?”

“……看到你依然这么可恶我就放心了。要看看人事档案吗,史蒂夫?我们明年要招募10个新职员,只争取到这些名额,其余的被财政部和外交部瓜分了。”

克林特的目光扫过史蒂夫和佩姬,似乎是在为一对新生情侣打分。

门又响了两下。

房间内的5个人互相看看,数了数,督导部经常进部长办公室的人都聚集在这里了,他们一时间想不出又是谁。

“请进。”史蒂夫说道。

来者是交叉骨。安全与对策中心的老大鼻子上抱着厚厚的纱布,脸色阴沉地站到他们面前。

“我来取证。”他带着浓厚的鼻音说。

巴基指着他的鼻子开心地哈哈大笑。

“你还真友善,”交叉骨冷冷道,“昨天痛哭着保证要做个讨人喜欢的人,请求我的原谅,这些都忘了吗?”

“忘了,”巴基厚着脸皮说,“你应该知道装作失忆是行政官的必备技能,否则我们怎么能在波澜壮阔的行政事务中把政治家们玩弄在股掌之上?”

“为什么取证?”史蒂夫打断他们,甚至连面子上都不敷衍了,别说来杯茶或咖啡,甚至不请交叉骨坐下,一副要时刻逐客的姿态。

“你们在斯菲的经历,请事无巨细地一一说一遍,这关系到我们以后对待斯菲的立场……”

“不想说,我们会向外交部备案。”史蒂夫没等他说完就直接回绝。

交叉骨露出一个假笑:“用不着你,我可以跟其余人谈谈,巴恩斯先生,巴顿先生……”

“他们也不想说,”史蒂夫停了一下,又加重语气强调,“巴基是我的人。”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古板,”巴基笑道,“不过是一起睡过,我只属于我自己。”

“不止是一起睡过,我们还接吻、约会,建立了深刻的友谊和爱情,当我含着你的嘴唇,进入你的身体时,我从没像那么幸福过。”

“……你还真敢说,”巴基喟叹道,“那么被我进入时,你在想什么?没关系,反正会干回来?”

“我在想,世界上存在着这么有趣的事,我们却用20年的时间去争吵。”

巴基终于转头看他,对峙再次发生。

“你是对的,史蒂夫,”巴基正视他,目光却像在看着远方,“你总是对的,无论发生什么事,错的永远都是你以外的人,你总是正确、坚不可摧,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动摇、玷污、伤害你。”

他说着不再看任何人,径直走到交叉骨面前,在后者诧异的注视下抓住他的衣领,像对待西特维尔那样,把他抓起来甩到窗外。

交叉骨的破口大骂不绝传来。

巴基的镇静面具有一丝裂缝,他扯了张纸巾擦擦手:“我已经万分知道你的正确了,别一再在我面前重申这一点。”

他冲着办公桌上的文件夹点点:“看完后签字。”

说着头也不回地离开。

室内一片寂静。

“呃……我该说你们干得漂亮?”娜塔莎迟疑地说,“刚才那段对话是什么?用你们的一贯风格故意在交叉骨面前做戏剧化的嘲讽吗?”


评论(9)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