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30)


30、雪花鱼

史蒂夫突兀地跃下车,将近前的几个人统统踹飞,吼道:“我就是吃那只鸭子的人,只有我最有发言权,都闭嘴!”

人们静默了一秒钟,一个瓶子飞过来。

“如果用暴力解决,”史蒂夫奋力揍翻几个扑上来的人,在再次响起来的嘈杂声中说,“上来单挑!看在神灵的份上,你们还自称是勇士的民族。”

一连串斯菲土语的骂人话扔过来,冲突更热闹了,一群性格粗暴激烈的斯菲人以卡车为圆心把他们团团围住。

“这是同意的意思?”史蒂夫退到卡车边上,准备时刻跳上车。

一个络腮胡子的大个子脚下使劲踏一下地面,直扑上来,史蒂夫头一偏,肩膀撞到他的胸前,把他整个扛起来转了一圈扔出去。

“好的,我赢了。”

又一个扑上来。

史蒂夫退后几步举起双手:“我得说这是犯规。”

“傻得冒烟的家伙,”巴基在卡车内看着事态发展,低声骂道,“不知道自己的优势吗?就是可爱、可爱和可爱,跟他们比可爱,用可爱征服他们,为什么要比蛮力?”

他说着掀开车幕也跳下去。

“%¥#%%@&#¥#%%@&#¥@&#¥#%%¥#%@&#¥#%%。”巴基吐出一句非常地道的斯菲语。

这种语言只有发音,没有文字,基本上不会在官方出现。

“我聪明、可爱,什么都会。”巴基回头对史蒂夫扬起下巴。

“是的,”史蒂夫微笑,“你当然是。”

巴基脱下西装外套,扯下领带,把袖子挽到肘部,冲着人群中的某个方向勾勾手指,又说了句斯菲语。

他说的绝对不好听,因为那个方向的人眼睛赤红、青筋暴起地握着双拳冲过来,被巴基和他的部长一一放翻。、

巴基又嚷了一句,这一句很浅显,史蒂夫听懂了——“来呀,来呀,乖孩子们。”

他嘴上说来呀,自己却向左手边晃过去。他劈手从一个士兵手里夺过步枪,确认没有子弹后,把步枪当成棍子、长矛和剑,冲着面前的斯菲人一通乱打。嘴里还用斯菲语嘀咕:“我要索取劳务费,罗杰斯,每揍翻一个人你就要被我上一次……”

史蒂夫不知道自己已经欠下了巨额债务,又退后几步,把战场彻底让给巴基,整理一下头发和服装,用他迷倒无数选民的迷人声线开始一段讲话。

这群人似乎被以卡车形成的大圆中发生的一切吸引住了,好奇地向这边张望。

“我不知道你们是环保主义者、激进派艺术家还是被雇佣的黑社会,我只想告诉你们我现在的所思所想。”

“这一系列混乱的起因是一只鸭子,你们的教育部长出于不知名的原因,把伟大的菲利普和鸭子挂上钩,这让所有人都非常愤怒。我理解你们的愤怒,如果我喜欢的超级英雄被玷污,说他只喜欢吃白面包,我会气急败坏地打电话给制作公司……”

“红色战士本来就喜欢吃白面包。”巴基用全垒打的姿势把一个头发染成绿色的家伙击飞,忙里偷闲地回头争辩。

“我喜欢蓝色战士,他吃黄油面包,”史蒂夫补充,无视巴基“没品位”的点评,继续说,“我想说的是,他显然做了不得体的举动,你们可以为了你们心目中的菲利普而战,可以为了国家的荣誉而战,但是请记住,战斗的起因永远只是一只鸭子。”

“你们可以把他从车里拖出来,把他揍成一副抽象派肖像,因为一只鸭子。你们可以为了自由驱逐国王和首相,因为一只鸭子。你们可以拿起武器,唱着战歌,呼唤起斯菲人古老的热情,因为一只鸭子。你们可以痛击身为外国佬的想象敌,因为一只鸭子。当人们想起这场战斗时,会欢欣鼓舞地说,为了鸭子,他们奉献了热血和灵魂。”

“或许我不聪明、不勇敢、不高尚,但是如果是我,就不会这么做。我会阴暗地勾结传媒,撰文描述教育部长的不学无术。我会无耻地勾搭在野党,抨击首相的不作为。我会拉起横幅游行,痛斥国家机器已经老化。我会迅速建立社团和新党派,对内阁进行质疑。我会死盯着内阁成员之间的明争暗斗——记住,越是大部门,他们的头头越是看彼此不顺眼,我会死盯着他们,两面三刀地挑拨离间、搅浑池水……我会干这些事,而不会让自己成为为一只鸭子战斗的人。”

“先生们,这才是现代的政治文明,或许我们不喜欢它,但是至少在改造它之前,先稍微地接受它,哄得它信任你,然后用我们的木棍敲碎它。”

现场一时间肃静下来,有一部分人是被说中了内心,有一部分人是觉得“这个外国人真啰嗦”,有一部分人是懵懂地听着那充满磁性的音色“布拉布拉布拉”听出了神,还有一部分人是同性恋。

天空中遥远地传来机器的声音,人们抬头看去,远处一个黑点正在逐渐靠近,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楚,转眼间到了头顶上。

一架直升飞机正在向这个方向飞过来,机舱下部垂下一部绳梯。

“噗”地一声,克林特在车厢内射出强力照明弹,史蒂夫和巴基早有准备地闭上双眼。刺眼的光芒瞬间夺去方圆30米的人的视野。

“快!”克林特吼道,把被拆得七零八落的手机收起来,他刚才用几部手机的芯片和集成电路,做了个临时性的发报器,成功地通知了本国大使馆,告知自己一行人的坐标。

显然无论是斯菲国的军队还是他们的反对派,并没打算就这么放他们归国。

他们飞快地蹿上车顶,直升飞机竭力保持着低空漂浮,强大的风力吹得人们几乎无法站起来。

这时候顾不上推脱了,巴基不顾娜塔莎的威胁和抗议,一手一个把两位女士夹起来放到自己肩膀上,这一行人以相当迅速的动作完成了从地面到飞机的转移。

“斯菲的当权者没法处理这乱子,要把我们当成盾牌。反对派则是要把我们当成当权派的罪证……杏蒸露的代价真够大的。”巴基边在机舱壁上抱怨道。

他说着,视线漂移向正在跟机长交涉的史蒂夫。

机长是他们的随行人员之一,不知道从哪弄来了直升机,史蒂夫正在跟他确认着飞行线路,讨论怎么避开斯菲国的防空归国。

史蒂夫的侧影在白色的灯光下,清晰地跟黑乎乎的窗户形成鲜明的对比,耀眼得不下于刚才的照明弹。

巴基突然涌起一阵自豪感。

他们在刚才几乎没有商讨的情况下完成了小小的转移战术。

巴基想走过去摸摸史蒂夫金色的脑袋,夸夸他,告诉他,他完成的不错。

然后让史蒂夫也夸夸自己,自己也完成得不错。

然后互相亲亲,巴基可以向史蒂夫要他欠下的债务。

“你们真可恶!”巴基突然板起脸对着机舱里的人怒吼道。

众人愕然面对巴基那近乎于仇恨的目光。

“突然变成愤世嫉俗者了,巴恩斯?”娜塔莎说道。

巴基气鼓鼓地哼一声。

克林特自发地替朋友解释:“有人把这叫做青春期综合征,无来由地痛恨周围的一切,詹姆斯经常这样,或许是荷尔蒙混乱的原因。”

“我认为这很可爱。”佩姬心满意足地笑道,引来娜塔莎警惕而敌视的一瞥。

“请问,”一直被忽略的教育部长颤巍巍地举起手,“你们什么时候让我下飞机?”

“我们的目标是回国,不可能冒险降落让你回家喝热可可。”巴基硬邦邦地说。

他停顿了一下,放缓语气安慰可怜的斯菲人:“你放心,移民局的首席行政官有把柄攥在我手里,我会尽量不让你背上非法入境的罪名。”

“我认为他担心的不是非法入境的问题。”克林特瞅着教育部长更加苍白的脸色说。

“他应该担心,”娜塔莎冷冷道,“非法入境比鸭子严重得多。”



斯菲人终究不可能把他们击落,督导部部长及其随从一行挟持着斯菲国的教育部长终于在中午凯旋回国了。

安全部门和情报部门几乎是拿着毯子和热咖啡来迎接他们。巴基和娜塔莎颇为谦虚地吹嘘了一通他们是怎么力斗恶徒、勇闯斯菲的故事。

他们被迎到机场附近的会所中,饱饱地吃了一顿,休息身心。

午餐很丰富,主菜是雪花鱼,雪白的鱼肉被切得像纸片一样,抛进煮沸的红辣汤中滚一下就捞起,带着些红色摆进盘子中,一片片晶莹剔透。再切鱼片,煎得焦黄酥脆,切碎成末,用生姜、蜂蜜、甜椒搅拌,洒在鱼片上,用酱浇上两回就可以吃了。

接下来安全部门会有一个工作会议,来讨论护送他们回家的分工问题。

“亲切、安全的官僚主义,”克林特感叹道,“我没想到居然会怀念这个。”

“这是危险的想法,克林特,”史蒂夫用既严正又和善的态度说,“斯菲人的做法固然不可取,但不能因此就对我国的问题视若无睹甚至追捧。”

“又来了。”巴基不耐烦地对史蒂夫怒目而视,突然一跃而起,拎着史蒂夫的衣领,怒气冲冲地把部长抵到墙壁上。

“闭上你说教的嘴。”巴基背对众人语气险恶的说,脸上的表情却在坏笑着,右手迅速下滑在史蒂夫的裆部抓了一把。

当克林特、娜塔莎和佩姬都上前来劝解时,巴基才不得不“被迫”放开史蒂夫,愤愤不平地把被“惊吓”得脸红的部长扔在沙发椅上。

他们这种你来我往的危险小把戏又发生了几起,迟迟得不到独处的机会,只能聊以消遣。

安全部门重于商讨完毕,安全与对策中心来接引他们离开会所。

交叉骨脸上的十字伤痕已经淡得几乎看不出了,他面无表情地引着这群家伙下楼,在拐弯时错开一步,挡在巴基身边。

“如果不想被人发现,就别用那种傻乎乎的眼神看着他笑。”

交叉骨几乎嘴唇不动地说,甩给巴基一打照片。

照片上,巴基正在看着史蒂夫“傻笑”。

“真落后,”巴基鄙夷道,“在现代社会,居然还用这么老土的胶卷相机,安全与对策中心的员工就算轮流到地铁中唱歌也能赚到购买数码相机的经费吧。”

交叉骨的身体僵了一下,巴基几乎可以听到他周身的骨节都在嘎嘎作响。

“抱歉,”巴基把相片塞到西装外套中,忧心忡忡地说,“我不该那么说——你们连吉他都买不起,怎么能用唱歌来换钱呢?试过去医学中心捐献精子吗?据说报酬相当可观。”

交叉骨深呼吸了好几口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看着巴基,后者的脸上的表情极为关切,绿眼睛诚恳地眨巴着。

交叉骨突然笑了,他缓缓说出一句让巴基的血液瞬间冻结的话:“罗杰斯告诉过你吗?3号承受不了压力,在高中时代自杀。”


评论(7)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