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25)


25、薄荷绛糖

史蒂夫这次此次出行共有50多位正式随从人员。巴基把名单提供给他,他从头扫到尾,发现自己只认识前面4位。

巴基、克林特、佩姬和娜塔莎。

其余的人名字后面都缀了长长的职务,除了外交部、事务司、新闻部,就是各类基金会的人最多。巴基断言,其中一定有情报部门的人渗入,这是惯例。

        飞机已经在恭候了,督导部一行乘车来到候飞室,只待时间一到,立刻前往起飞坪。

他们和乐融融地在候飞室中进行了一场小小的社交会,与要在斯菲国共度三天两夜的人做愉快的交流,虽然没有红酒和龙虾,他们还是营造除了宴会的质感。

在交谈接近尾声时,他们各自收敛笑容,整肃神情,准备登机,这才迟钝地发现史蒂夫和巴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淡出了所有人的视线。

现场之所以没发生爆炸式的惊呼是因为斯菲国外交部的人也在场,所有人都死要面子地平静微笑,眼珠子四处扫视。

娜塔莎暗暗用手指掐一下克林特,示意他立刻去寻找。

离登机只有5分钟了,主角却不知所踪,不知道会不会成为国际笑话。

就在所有人都快绷不住8颗牙齿的笑容继续粉饰太平时,两人终于施施然步入候飞室。

巴基用一张纸巾擦着手上的水汽,史蒂夫在抚平领带。

“快要起飞了,”史蒂夫微微雀跃和紧张地说,“各位请。”

现场有点诡异的寂静,人们迟缓地顺着他的话向通道上走去。

巴基把纸巾团成一团扔进垃圾筐,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场面上的不寻常。

“我陪同罗杰斯先生去检查洗手间的风干机,”行政官不慌不忙地给出失踪的理由,“国内正在掀起一场智能化卫浴设备的技术革新,督导部不日要给出评估报告,这里的卫浴是最先一批更换的,我想在我们从斯菲回来前就有所了解。”

轻松和欣然像水纹一样在人群中荡漾开,在以低效闻名的斯菲国人面前,还参杂着些许骄傲情绪。

“部长楷模。”人们恭维道。

“行政官典范。”人们又恭维道。

“我只是把我有限的生命奉献给了无限的事业。”巴基风度翩翩地微笑。

登机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展开了一场赞扬和反赞扬的歌颂会。

娜塔莎得体地颔首,快走几步来到史蒂夫身边,低声道:“我知道你自从到了督导部就变成了工作狂,可你离开前至少跟我说一声。还有,就算发现了卫浴设备最终按照你的设想进行了更新,也不用活泼得像脚下踩了独轮鞋,稳重点,先生,稳重点。”

史蒂夫连忙咳嗽几声——他最近经常不得不这么做,佩姬在一边适时地递来自制的薄荷绛糖。

薄荷绛糖,将砂糖在锅中熬到变色发红,用新鲜薄荷叶包住冷却。再用一把薄荷叶揉碎,和炙干草和葛根一起干炒,碾成粉末状,再和砂糖一起再次入熬制成可拔成条,将糖倾入长方条的磨具,倒扣出来,再切成糖块,冷却后就是了。

娜塔莎盯着史蒂夫冲佩姬微笑并感谢地接过糖扔进口中,觉得真是一件顺心事也没有。



一路无事,来自督导部的5人独占一个机舱,娜塔莎终于可以尽情教训史蒂夫,不该失踪,不该太高兴,看那皮肤,光润水嫩、闪闪发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洗手间做了个美容按摩,另外,薄荷也不好,对于着凉咳嗽没有丝毫效用……

娜塔莎觉得自己快要变成保姆了。

史蒂夫保持了绅士作派和反省精神,一言不发地听训,终于熬过了漫长的天空时光,在傍晚5点到达目的地。

下飞机,驱车前往下榻的会馆,然后是晚宴,一切进行得相当顺利。

直到他们在本国驻外大使陪同下向斯菲国外交部长道别时,出了点小事故。

巴基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史蒂夫也愿意为他的行政官作证。

真的只是顺手。

他们在下榻的会馆前寒暄,对着东道主道晚安后,转身往里走,巴基顺手捏了捏史蒂夫的屁股。

这是个要命的低级错误,很不像巴基。

但是史蒂夫和巴基都对这个举动表示谅解。

这是一种条件反射,最近巴基捏史蒂夫屁股的次数太多了,基本上在道晚安时要捏捏,早安时要捏捏,进电梯时如果没人的话也要捏捏……

只是不能只有他们自己谅解,在场的督导部人事司负责人、部长顾问、部长秘书、随行人员,以及驻外大使和东道主都因这个举动停滞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说笑。

他们都看见了,如果不打消他们的疑虑,那真的就像一句俗语中说的那样——丢脸丢到国外了。

“斯菲国对屠宰场怎么看?”由于是巴基惹出的乱子,他自觉地开口善后。

“和贵国一样,人们痛骂屠宰场,欢迎牛排。”外交部一位司长礼貌地说。

巴基认真地点头:“我们的农业部迫于压力,终于递交了限制屠宰场资质的报告,理由是肥胖症、糖尿病、高血压患者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增长……我本来深以为然,但是通过这几天的调研,发现农业部是言过其实了。”

这番话终于引起了人们一点“正经”的兴趣,屠宰场是所有人共同的难题,国民既呼唤人道主义,又对血淋淋的肉制品爱不释手。

史蒂夫已经理解了巴基的意图,含了一缕看起来对取缔屠宰场颇不以为然的神情摇头:“巴恩斯先生调查身边人的脂肪比例,对于脂肪最多的臀部进行触探,发现至少在他认识的人都还好。”

“你是其中的佼佼者,长官,你的脂肪比例非常健康。”

一部分人恍然大悟,另外一部分人则惊讶于这奇怪的调查手段。

还有一部分人联想到前一段时间史蒂夫和巴基传出的同性恋绯闻,处于半信半疑之间,但至少失去了确实的证据。

这场小风波就这么磕磕绊绊地被化解了。



当现场再次只剩下他们一行“自己人”时,他们终于可以展开手脚来真正地掩饰“捏屁股”的用意了。

巴基又捏了捏克林特的屁股,正色道:“我刚才错了,屠宰场还是很有取缔的必要。”

他又面向两位女士,思考片刻:“你们可以互捏一下,把结论写成报告给我。”

“……你喝醉了吗?”克林特别扭地让屁股脱离巴基的攻击范围。

史蒂夫和巴基只觉得脑袋嗡了一声。

喝醉了!多么自然的借口!多么放诸世界皆适宜的借口!

巴基在宴会上干掉了整整一个玻璃壶的杏酒,现在身上还带着酒气,眼睛还因酒精的作用发亮。

胡扯什么屠宰场!醉酒了多好!

“我没醉,”巴基正色道,“不然我不可能看到两个你,克林缇娜。”

“好的,好的,”娜塔莎不知道为什么松了口气,她心中为自己的这种情绪感到奇怪,嘴上安抚着酒鬼,“我们明天把报告交给你。”

她说着轻轻推了巴基一把,把他推到史蒂夫手边。

“可以请你们住在一个套房吗?我相信善良的罗杰斯先生会乐意照料在异国他乡醉酒的同事。”

她瞟了佩姬一眼。

尽职的顾问不会给佩姬在夜晚去约会史蒂夫的机会。

至于律师自己,则借口“害怕”抛弃自己宽敞的套房住进了佩姬的套房,杜绝了史蒂夫找上门来的机会。

娜塔莎第一次觉得巴基格外地顺眼,连醉酒都醉得正是时候。


评论(16)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