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第4季:无限的我们(43)


43、        

“银红”计划是从先先先代教皇开始的。

先先先代教皇从少年时代就孜孜不倦地研究那个流传下来的“真实之眼”预言,在暮年,终于用蝙蝠翅、迷迭香、覆盆子为材料,成功召唤出一位神的使者。

使者只出现了不到1秒,在瞬间的光阴里,先先先代教皇沐浴在使者的神圣光辉下,窥见了世界奥妙的一角,也为这1秒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凡人的双眼无法承受使者的光芒,他被灼瞎了。

就算成为了盲人,他也没后悔。在那瞬间的永恒中,接触到了世界本源的一片衣角,这让他的思想、学识、追求都凌驾于这个世界的所有凡人。

他根据所窥见的奥妙,制定了“银红计划”。

盲眼的先先先代教皇选中一对贵族兄妹封圣,在他们前往罗马的途中,凿穿座船,将妹妹用奇特的咒语冰封入海底。哥哥为了拯救妹妹,在拼抢中失去一只左臂,被活捉带回罗马。

执行命令的人原本惴惴不安,先先先代教皇的命令是将哥哥活着带回来,现在他们把他折腾走了一只手臂,不知道是否会受到处罚。

可先先先代教皇却大喜过望,用奇特的咒语为哥哥制作了一个义肢,将他冰封在城堡深处。

先先先代教皇的计划似乎很顺利,然而这位窥见世界奥秘的人却忽略了他的身躯依然是个凡人,他很快就衰老了,并面临死亡。

他在临终前,将“银红计划”原原本本地转达给了下任教皇,并叮嘱自己的继任者:“一定要坚持,当绯红女巫苏醒时,就是地宫的独臂人重现人间时,他们将会像预言中一样,碰撞出闪光。”

继任的教皇还试图记录先先先代教皇的咒语,却发现那些咒语的读音十分独特,人类的舌头几乎没法发出那样的声音,每当他想复述时就有一股力量阻止他说出来。

这个使命通过教皇之间的交接,就这么流传了下来。



太TM无耻了。这是众人的一致心声。

把一对兄妹当成实验体一样翻来覆去地折腾,只是为了虚无的预言。

教皇似乎看出了他们的心声:“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是我接手时已经是这样了,绯红女巫苏醒后,只能按照这个计划进行下去,否则他们100年的痛苦和牺牲就都白费了。”

“所以这跟他偷看你洗澡并把你裸体按在浴池边还让卫兵们看光了无关?”托尼正色指责道。

除了巴基,其余的人看到弗瑞教皇的独眼抽搐起来时,都有一丝恶作剧式的快意略过心头。

就好像小孩子看到威严的叔叔溜冰摔跤一样。

“总之,”教皇不愧是教皇,只用了2秒钟就若无其事了,端着点架子说,“计划进行得不顺利,他们无法放出足够强度的闪光……现在就是你们履行使命的时刻了。”

“是不是缺了点什么?”山姆摸摸下巴,片刻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对了,绯红女巫!”

教皇欲言又止。

巴基眯起眼睛盯着他,缓缓道:“你好像有点心虚。”

教皇耸耸肩:“……或许。”

人们一起盯他,在十几道目光的聚焦下,他招供了:“或许……我们抓了绯红女巫……她袭击城堡时闹得太凶了。”

最终结果是他们把教士再次找来,好言好语地劝他接受“闪光大祭司”的教学,教士坚决不答应,他认为消灭绯红女巫并发出闪光是他的使命,走任何捷径都是歪门邪道。

于是出现了把教士和绯红女巫都绑在椅子上,美国队长和他的挚友坐在对面倾囊相授的场面。



“还有肢体语言和眼神,你们知道吗?”巴基指出一个关键点,“史蒂夫和我无时无刻不再保持着交流,如果我们不方便勾肩搭背,那一定会时不时给对方一个眼神,无论是在约会,还是从战场归来,这是发自内心的亲密。”

他说着和史蒂夫对视一眼。

史蒂夫想了想,又说:“亲密还意味着特殊,巴基是最特别的,只要他还活着,我就不会爱上其他人。”

“如果我死了,他眼皮都不眨地向前看,去追逐新的爱情,很爷们的关系。”巴基眨眨眼睛,神情很巴恩斯中士。

“……也不能这么说。”史蒂夫忍不住反驳道。

“我看过许多小说,史蒂夫,”巴基叹了口气,耐心地说,“你用洗衣机勾搭姑娘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那时我跟她不熟悉,还谈不上爱情,只是一种社交性的本能,我单身,看起来还会活很久,得进行交友、约会这些人类的举动……”

“我知道,我就是想看你一本正经地解释所有人都懂的常识时的脸。”巴基笑道,伸出右拳在美国队长无奈的脸上戳了几下,把他的脑袋戳得一摆一摆的。

托尼担任解说员,尽职尽责地对在椅子上翻白眼的两人说:“相信聪明的你们又学到了一个要点,那就是时刻准备跑题、进入无视所有人进行打情骂俏的状态。”

“我和女巫并不相爱,”教士冷笑道,“我们是宿敌,只不过为了完成使命,必须随时挖掘她的优点以放出闪光而已。”

女巫露出如出一辙的冷笑:“我被冰封入海底时,在咒语的作用下跟魔鬼做了交易,将感情和灵魂奉献给它,无论这个男人跟我以前是什么关系,现在他只是一个试图消灭我的敌人。”

复仇者们都瞟了史蒂夫一眼,女巫的这个遭遇非常不美国队长。

“他们的确是你们的镜像,”娜塔莎嘀咕道,“只不过是哈哈镜,扭曲得厉害——史蒂夫的脑子到底是用什么材料构成的,我虽然不是科学家,但也忍不住手痒想剖开看看了。”

“我的史蒂夫得天独厚,拥有可爱、甜蜜、正义、勇敢等天赋,造物主极其公平,为了让他不用这些特质把全世界变成他的后宫,于是他的大脑中只有一根古古怪怪的筋……”
        
“巴基。”史蒂夫稍微抬高声音。

“抱歉,亲爱的,我会尽量戒掉诚实。”

克林特在一边立刻紧张地跟进:“看懂了吗?还有这种毫无意识的吹捧,抓住任何机会狠狠地夸赞对方,我得说,教士,哥们,你也试过这种办法,但你做的远远没有他们自然。”

“巴基并不是夸赞我,”史蒂夫纠正战友的说法,“他是真诚地认为我拥有那些特质,他是因为爱我,关心我,愿意把我看得很好,虽然有时候我其实并不好。”

“还有这个,”班纳博士迅速指向他,“只要有空,就会见缝插针地夸耀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重要性,你们可以借鉴,比如<我是快银今生唯一的敌人,这个位置永远不会被别人夺走>之类的。”


评论(1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