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23)

23、杏蒸露

史蒂夫的办公室里面就是设备齐全的卧室,巴基再次在黎明到来前一言不发地起床。

史蒂夫看着他穿衣服的背影,静静地说:“附近没有贩售机和夜间营业的药店。”

巴基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头也不回:“我是新时代的青年,会善用同城网购,在8点前买到避孕药扔到你脸上。”

史蒂夫沉默半晌,卧室中只剩下巴基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

“留着它,”部长花了一分钟时间,终于想出了怎么反唇相讥,“今天晚上你被……上得更多,你应该更需要。

金发的正直好青年忍住脸红说出以上的话。”

巴基大怒,刷地转过身,绿眼睛凌厉地瞪住史蒂夫。他想指控史蒂夫说谎,明明是一半一半,又觉得这样就是跟着对方的步调走,会完完全全地失去气势。

他打量着史蒂夫,后者裹着床单睡在床上,不见丝毫睡意,眼睛在昏暗的床头灯下格外明亮。

“你的下面联系着上面,”巴基冲着史蒂夫的“下面”点点头,“下面开窍了,上面跟着就迫不及待地展现存在感。”

他不屑地说着,俯身去拿床头柜上的领带。

巴基的手指尖刚刚碰到领带的边缘,后颈就连同衣领一起把抓住,史蒂夫大力把他的头往下一拽,猛地吻上他的嘴唇。

虽然几经实践,史蒂夫依然不是很擅长接吻,他不灵活的舌头带着几分生涩伸进巴基的牙齿中间,在巴基的嘴中搅和了一番,气息不稳地将这个吻弄得湿哒哒的。

然后他放开巴基,重新裹着床单躺下,用大虾米的姿态背对着巴基蜷在床上。

“好了,你可以走了。”他的声音埋在枕头中,显得闷闷的。

要是巴基就这么走了,那真的是完全被这个万恶的政客掌握住节奏了。无论是身为詹姆斯.巴恩斯,还是身为首席行政官,巴基都不能忍受这种情况发生。

巴基冷笑着单膝跪在床上,抓起床单大幅度地揭开,右手滑到史蒂夫的大腿之间一把抓住。

“晚安。”他挠了挠两个球体,感觉到手中正在发硬发直,凑近史蒂夫的脸侧,几乎是温柔地用舌头在史蒂夫的耳洞中舔了一下。

他这才拿着领带离开部长办公室。

史蒂夫是做好心理建设的,他随时准备迎接巴基在某个出其不意的时刻把避孕药扔过来,并且声明昨天晚上只是又一次错误,巴基从此要彻底地跟史蒂夫划清界限。

用一上午的时间见了选民,做了电视访谈,完了之后匆匆吃了点快餐就回到部里应付记者和在野党的找茬。

在这方面,他跟施密特是难兄难弟,《振作起来,布坎南》成为国歌,是他们两个进行政治博弈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内阁有心驳回,但直到目前,他们两个面对强大的舆论压力,都没有退一步的打算。

史蒂夫关于“避孕药”那绷紧的神经在繁难的唇枪舌剑中渐渐松懈。

跟他完全相反的是娜塔莎,女律师的神经已经被磨得像头发丝那么纤细了。

她今天亲眼目睹了佩姬帮助出镜前的史蒂夫打领带,两人挺有默契地对视微笑。中午时间紧迫,佩姬还帮史蒂夫把快餐中的鱼骨挑好才送给他。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史蒂夫电视台的等待时,还忙里偷闲地画了张简笔小像送给佩姬……

娜塔莎心惊胆战之余燃起了熊熊斗志,做为律师、朋友、同事、女王……她如果不能阻止史蒂夫这段自毁前途和形象的恋情,那就干脆去律师公会,自己把执照吊销算了。

史蒂夫在办公室做完答记者问,脑门已经快要冒烟了。

有话直说是史蒂夫的可贵之处,也是他犀利的武器,跟其余的政客不同,他从来不觉得面对选民和记者是什么难事,他只要说出自己的心声就可以,他没有任何不能告诉公众的隐秘。

但是这回人们质疑《振作起来,布坎南》,他却要打起从所未有的精神来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来说服人们,这首歌的确反应了国民乐观向上、自强不息的乐观主义精神,是符合时代潮流的,充满了后现代主义独特的艺术性和韵律感。

总不能说,这是为了逼迫文化部重新甄选国歌,才从成千上百的候补中挑选了这幅浪荡儿寻欢作乐的生动画卷吧?

目前唯一对国歌满意的就是他的生活秘书。

“人们都知道这是嘉里士时代的诗歌,”佩姬微笑着娓娓道来,“那是个血与火的年代,是革新了世界的年代,那个年代是今日辉煌的奠基,我认为任何关于那段历史的事物都值得铭记,诚如你所说,这首诗中有着蓬勃的野性和乐观,是折射了嘉里士精神的英雄赞歌,让它成为国歌或许不是很符合传统观念,但也不至于不得体。”

娜塔莎在一边瞅着疲倦的史蒂夫对佩姬露出欣慰、感激的笑容,觉得从牙到胃都在一跳一跳地疼。

她果断按铃召唤首席行政官。

佩姬对待史蒂夫和巴基似乎有种相同的兴趣,让巴基到场,无论如何能打断一下这对不知道什么叫“闪瞎人眼”的狗男女。反正行政官眼下闲着,多半是在办公室里玩蜘蛛纸牌。

巴基来得很快,他手持蓝色文件夹不紧不慢地推门而入,冲着佩姬和娜塔莎露出灿烂的微笑,然后板着一副死人脸在史蒂夫对面坐下。

史蒂夫的疲倦一扫而光,像有一只不知名的手在他名为“好斗”的情绪中点了把火,让他瞬间精神奕奕。

“外交部发函,我们要到斯菲国进行三天两夜的访问,这是半年前就说定的计划,由于斯菲国政局不稳,现在把时间提前到两周后。”巴基公事公办地说。

“他们要发生政变?”娜塔莎敏锐地察觉到巴基的言下之意,也万分感激这个话题极为严肃,史蒂夫和佩姬终于不再脉脉温情地微笑了。

“谁知道,”巴基耸耸肩,“我们只是过去吃吃喝喝,就算发生政变,杏蒸露和杏酒也不会无法入口。”

杏蒸露并不是饮品。斯菲国特产大杏,杏子跟桃子差不多大,果肉甘甜多汁。将杏的一头削下一小片,开孔,取出杏核,把些许蜂蜜、糖霜、香草酱拌匀,和薄荷一起填入核的位置,再将开口封严实,蒸片刻取出冰镇,就是他们特产的杏蒸露。

来款客时,往往是装在层叠的果盘中,像摆生鱼片一样摆在碎冰里,用枫糖浆或草莓酱浇后再吃,微酸、甘甜和薄荷的清凉杂糅,非常受人们欢迎。

史蒂夫颔首:“未必真的会发生政变,他们近期干得相当不错,就算事态真的陷入最坏的境地,我相信也能安然度过。”

他说着抽出随身携带的钢笔,打开巴基的文件夹准备签字。

然后他彻底僵硬了。

文件夹里并不是访问计划或者外交部发函,而是一张薄薄的协议。

试床协议。

史蒂夫眼前似乎又金星飞舞,耳边也嗡嗡作响,单单一张协议显然无法造成这样的效果。

因为文件夹里还夹了一条四角裤。

史蒂夫.罗杰斯,这是考验你的时刻,千万别脸红,嘴角放平,板起脸来,把脸红忍下去,你能做到,板着!脸要板着!

部长反应快捷地把文件夹微微竖起,挡住两位女士的视线。

四角裤是什么意思?这是哪来的四角裤?巴基现在没穿四角裤吗?

他想着,不由自主地向巴基的下半身瞟了一眼。

看不出来。

史蒂夫的脊背刺刺地发痒。

四角裤是以后都不用再穿四角裤的意思吗?还是承认昨天我们没穿四角裤?话说这是不是巴基昨天穿的四角裤?昨天光顾着撕下衣服,忘了款式和颜色……

史蒂夫木着一张脸对着文件夹中的协议和四角裤,耳边还传来行政官、政治顾问、生活秘书的对话——

佩姬敬业地确认她的任务:“访问时间提前,我们需要做些什么?”

“带着嘴,穿上最美丽的套装,拿好你的购物卡,女士,外交部门会安排一切,就算我们丢脸,在国民心中也是外交部买单。”

“难道不是罗杰斯先生买单?”顾问律师指控道,“别不以为然,我要保证我的委托人的权益。”

“你的委托人各方面都是很标准的甜心,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如果有一把尺子来量量他,一定尺寸惊人。”

“无论如何,我们要准备好对内通讯,”佩姬自发地理清思路,“对外可以由外交部统一口径,但是要提交内阁的备忘录一定要出自我们自己的手中,在这个敏感时刻打发部长出国,我们必须慎重,或许事后会有人用这次访问的准备工作做文章。”

“你的任务只是完美地展现你的魅力,”巴基笑嘻嘻地地眨眨眼,“内阁备忘录我已经提交了。”

“这次访问还没开始,”娜塔莎提高声音,“能做出什么样的备忘录,而且罗杰斯先生还没看过,也没同意。”

“现在已经在档案局了,克林特没有按时间,而是按照外访机密分类,把它塞入密档中,定期销档的日期是下周,很快就会随着情报部门的机密一起销毁。如果事后有人要拿这次访问做文章,我们就尽管推到被销毁的备忘录上——在备忘录上说明过这个问题,是的,你可以去查档。被销毁了?那真不幸,不过我们的确备注过。”

娜塔莎很不赞同这种手段,她本人不见得反感,但她必须优先考虑史蒂夫的意愿。

“你怎么看,罗杰斯先生。”律师试探着说。

史蒂夫的脸部神经接近于坏死状态,端严地一动不动,大脑完美地分成了两半,一半在考虑:巴基的方法的确可行,无论这次提前访问是出于安全考虑还是真的有政治陷阱,这种做法可以应对一切事态,只是用这样的手段,会破坏体制的健全性和完整性……备忘录已经递到了档案局,这时候追回也迟了,只能引以为戒,对我的行政官真是一刻都不能放松。

另一半在想:四角裤、四角裤、四角裤、四角裤、四角裤、四角裤。把四角裤交给我是什么意思?在普通情况下,人们会说这是职场性骚扰,但是巴基和我睡过……若干次。他就这么把四角裤夹在协议里递过来,还在娜塔莎和佩姬的眼皮底下!如果我没拿稳怎么办?他是不是挺享受这么做……

评论(12)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