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22)


22、脆皮鹌鹑蛋

佩姬差不多是史蒂夫的生活秘书,帮他看文件、背句子、排时间表、订车、订餐厅,随着他出镜,在公共场后总是站在他右侧身后一步半远的地方。

她不是明艳型的美女,刚硬的气质格外适合站在史蒂夫身边。

克林特赞美娜塔莎的眼光不错,为部长挑了为非常般配的秘书。结果遭受到被女律师的怒目而视,只好莫名其妙地退下,百思不得其解。

娜塔莎真的是喜忧参半,佩姬的媒体形象如预料中的有号召力,为史蒂夫拉回了不少印象分。

副作用就是,他们之间太有办公室恋情的风险。史蒂夫虽然放下了追求佩姬的念头(可能是跟他那天关于上床次日的问题有关),但他格外欣赏这位女士。自从娜塔莎认识史蒂夫以来,从来没见过他对任何一位女士像对佩姬这样,尊重又亲密。

娜塔莎有理由相信,如果佩姬不是他的秘书,他一定会毫无顾忌地在一周内求婚。

而佩姬,尽管她声明没有恋爱的打算,可她看着史蒂夫时,眼中会时不时闪烁出一种奇妙的兴趣,最危险的是,她对巴基的态度也是如此。

比办公室恋情更麻烦的就是三角办公室恋情。

为此,娜塔莎把事务所的工作带到督导部的办公室办公,就是为了盯着这个她自己找来的危险人物。

律师并没太为难秘书,只不过是尽可能地观察他们,在他们说笑时及时打断,巧妙地安排史蒂夫的日程,杜绝他们在私人时间接触,还有就是地减少佩姬和史蒂夫碰面的时间,比如——

“巴恩斯先生独自进去就可以,佩姬,”她笑盈盈地说,“日程表在半个小时前就已经递给史蒂夫,虽然表格不会说话、微笑,但是对这两位有眼睛、有大脑的绅士来说,足够理解了。”

佩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手中夹着时间表的文件夹被娜塔莎强势而温柔地夺去。

“为什么你不回办公室,用你敏锐美丽的眼睛确认一下罗杰斯先生明天跟选民见面的议程呢?”红发在娜塔莎的脸庞周围轻微而杀气腾腾地飘动着。

巴基在史蒂夫的门前面无表情地等了佩姬3秒,耐心耗尽地推门进去了。

佩姬看了娜塔莎足有半分钟才有所明悟:“娜塔莎……你是以为我……是为了阻止我……你认为史蒂夫和我……”

史蒂夫,娜塔莎警惕地想,有多少初入职场的初级秘书可以这么亲切而坦然地称呼部长,不带丝毫诚惶诚恐和敬畏。

“我喜欢你,佩姬,”娜塔莎微微叹息,“但是你要知道,办公室恋情是爱情和事业的双重杀手,尤其是政治家,他们不需要一段随时可能崩溃的恋爱来为媒体添加谈资。”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佩姬的嘴唇在一瞬间颤抖了一下,好像在极力忍耐某种痉挛。

“我知道了,”佩姬看起来是竭力让脸部神经保持镇定,声线似乎也在颤抖,“谢谢你的,呃……忠告。”

她简短地说完,快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娜塔莎注视她的背影,发现佩姬的肩膀在微微抖动。

娜塔莎用职场女性特有的冷酷想着:把她欺负哭了,或许严厉了点,佩姬.卡特极端优秀,可毕竟在此之前是没走出过学术研究院的学生,这是她运气不好。



这张办公桌是他们第一次做爱时的场所,当时被弄得惨不忍睹,现在已经整整齐齐。

那个夜晚,尽兴后已经是凌晨4点,巴基在疲倦和满足感中,看着部长办公室遍地狼藉——

桌椅横七竖八,沙发早就不再原来的位置,一桶蒸馏水被撞翻在昂贵的木质地板上,各种零碎的办公用品泡在水里,咖啡豆和红茶撒得到处都是,书柜倾斜在墙角的三角区,本来分门别类排好的文件和书全乱了套,在柜子中和地板上杂乱无章,一把脆皮鹌鹑蛋圆溜溜地铺散在书上……

脆皮鹌鹑蛋,是史蒂夫自制放在办公室招待同事和客人的,可以做冷盘来喝上几杯。

将鹌鹑蛋放进滚烫的开水中滚煮片刻就迅速取出,时间一定要把握得极为精妙,必须在蛋清完全凝固了,蛋黄却还是液态的时候捞起。剥去蛋壳,用针头在凝固的蛋清上扎个细细的小孔,让蛋黄流出,再将酱料注射进去。把这样的鹌鹑蛋外层滚上微量的花生碎、酥油、面粉置入锅中炸得金黄就大功告成。

脆皮鹌鹑蛋外层酥脆,咬下去口感滑嫩,内里还有喷香的酱料,据说是罗杰斯家代代相传的点心。

悔恨终于姗姗来迟。

他想:我的情绪通道一定发生了堵车事件,以至于后悔迟到了10个小时。

从傍晚6点时巴基把史蒂夫按倒在办公桌起,他们的躯体就紧紧相帖,没有片刻分离。

史蒂夫躺在地板上沉睡着,他刚才展现了何为处男的爆发力,完美地跟上了巴基的步调和节奏,甚至在最初的生涩之后,还有些自创新意。

巴基这么想着,把衣服一件件捡起来,胡乱穿戴好,开门逃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逃离的动作不像平时那么利落,前面和后面都在因激烈的性事跳痛。

次日,在清洁工开始工作中之前,史蒂夫就已经让办公室恢复得能见人了,或许不像平时那样整齐得用尺子量也找不出差错,却称得上是井井有条,任何人都看不出这个房间在数个小时前发生过飓风过境一般的事件。

这家伙或许是个巫师,挥挥魔法棒就能让房间恢复原样。

又或许,他在巴基逃离现场的那一刻就清醒了,睁着他的蓝眼睛不声不响地目送巴基离去,然后独自起身穿好衣服,在房间中安静地打扫着。

想到这,巴基那所剩无几的、布满灰尘的良心有抬头的迹象。

“跟选民见过面后有个电视访谈,他们会问你关于精简行政程序的问题,把这些该背的句子都背下来,遇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刁难时,就把这些长句拿出来翻来覆去、变换句式地说。”

巴基的食指敲敲文件夹的红色塑料壳。

史蒂夫微笑:“这又是在用行政官的经验来灌溉新上任的部长吗?”

他没等回答就把文件夹挪到一边:“我不会哑口无言的,什么样的刁难都没法击破我的盾牌。”

“建议你背下来,长官,”看到他这幅无知无畏的死样子,巴基的讽刺本能就要瘙痒,“对主持人来说,收视率比金发蓝眼的甜心更可爱,他们致力于让每一个上节目的政治家丑态百出,电视台是我们最大的反对党集中营。”

史蒂夫头也不抬:“我知道,事业和甜心,人们总会选择前者,就像你。”

在突如其来的发难下,巴基并没乱阵脚,他甚至从容笑道:“那只是性,甜心,不正常的性。去读读科学周刊,生物学家主张男性生理期会以荷尔蒙紊乱的方式表现出来,我只是不恰当地在某个时候没能控制好。”

“你说我们之间是不正常的性?”史蒂夫声调缓慢、低沉,“你是不是认为,无论你说什么样的话,我都不会被伤害?”

“是的。”巴基铁石心肠地说,脸上似笑非笑。

“那么你说对了。”史蒂夫终于跟他对视,脸上的确没有一丝受伤的痕迹,美丽的蓝眼睛平静而汹涌,像没爆炸的核弹头,满含着可以毁灭世界的能量,静悄悄地待在武器库中。

蓝眼睛的主人又重复了一遍:“你记住,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伤害到我。”

巴基的神情不动,姿势也不动,甚至还是轻松地抬着右腿,把脚担在左腿的膝盖,一手搭在椅背上,带着不分明的笑容对着他,毫不退缩地在眼中浮现出戏谑。

他们坐在做过爱的椅子们身上,隔着做过爱的办公桌,脚踩着做过爱的地板,用静止的姿态构建了一副名为“抗衡”的画作。

就这么对峙了5分钟,直到佩姬的敲门声响起。



佩姬是来把电视访谈的流程送给史蒂夫,她工作精干,做的文件非常短,薄薄的2页纸就列出了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史蒂夫接到手就赞赏地冲她微笑。

就在巴基刚刚离开,她刚刚把搁置在透明塑胶文件夹中的文件递到桌上获得上司的笑容时,手机就响了。

“佩姬,”娜塔莎那拥有沙哑魅力的声音在手机中响起,“快下班了,有件事必须在今天确认,请你立刻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佩姬连忙咬了一下嘴唇,制止了快要出口的大笑,努力让自己的脸上带着歉意地说:“抱歉,我要去找娜塔莎,议程都写在文件里了,需要关注的地方我用不同颜色的笔标了出来。”

“没关系,我可以自己看,”史蒂夫柔和地说,“谢谢,佩姬。”

佩姬出门时,史蒂夫在她身后传来一句:“出去时可以把巴恩斯先生顺便叫回来吗?”

“乐意效劳。”佩姬回头给史蒂夫一个稳重的笑容。



巴基并没以“已经快下班了”、“1分钟前我刚出来”、“我不是他随叫随到的管家”、“生活秘书不能满足他的唠唠叨叨吗”等借口来回绝佩姬,他干脆地对女士道谢,利利索索地动身回到部长的办公室。

一进门他就驾轻就熟的把门甩上,甚至头都不用回就准确地找到开关,轻轻一拨反锁了。

他们瞬间就撞到一起吻成一堆,把对方的外套揉得皱皱巴巴。

“你什么时候硬的?”史蒂夫在舌头和舌头暂时分离的时候问出一句,舌尖在巴基的牙齿间颤巍巍地动弹。

“卡特女士敲门前的一分钟,跟你差不多同时。”

像是上一次的镜像一样,这回是史蒂夫把巴基按倒在办公桌,他左手箍着巴基精壮的腰,右手抱着巴基的背后,哗啦啦地扑到桌上。

门外传来佩姬的声音:“谢谢,娜塔莎,我很乐意跟你去喝一杯,我拿回部长今天看过的文件归档后就下班,你想去哪个酒吧?” 

“不必,”娜塔莎沉稳的声音响起,“我相信我们的部长和首席行政官有要事相谈,文件我会让巴顿先生从档案室直接派人回收。”

娜塔莎自己都不相信那两人会在快下班时谈工作,多半又是在进行无聊的、只有他们自己才听得懂的人身攻击。

如果佩姬这个时候进去,提起她们要喝一杯的事,他们或许会跟着一起来。娜塔莎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他们没在乎她们说什么,身体交叠,激烈地在办公桌上交换着接吻。


评论(15)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