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第4季:无限的我们(40)


40、

山姆觉得自己好像被针对了。

由于建筑物被烧得没法安身,教士终于应邀到他们的城堡暂住,他对其余的神职人员稍作交待就拿着少得可怜的行李跟着他们动身。

他的义肢并不灵活,山姆表示要友好地帮他拿行李箱时,他却转手递给了同样要帮忙的克林特。

然后是夜宵,中世纪的人们不讲究夜宵,但他们经历过一场短兵交接都感到饥饿了,又做了汤和面包来吃。

教士拿着面包和汤盘,特地为自己换了个位置,离得山姆远远的。

难道是因为肤色?山姆暗自嘀咕。

可是先前人们看到他的肤色时并没有异色,可见这个中世纪是没有肤色人种观念的。

“不知道为什么,”教士若有所思地用面包蘸汤,自发地为他解惑,“我觉得你很碍眼。”

山姆的嘴角颤抖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为这份坦率发怒。

“因为眉毛吗?”巴基咀嚼着硬邦邦的面包,提示道,“他的眉毛有点怪,从侧面看似乎很短,从正面看又很长。”

“不,”教士眯着眼睛摇头,“应该不是眉毛,虽然他的眉毛的确很古怪。”

语气好像山姆是一个听不见的雕塑一样,非常客观地评头论足。

“因为他的语气和神情?”克林特也打量着山姆。

“呃……不。”

“气质?”托尼也参与进来,“他身上有着退休老人的气质,可能是跟真正的老人在一起混得太久了的缘故。”

教士再次否认。

“头发,”班纳博士试图从常规角度来解读,“他的头发不太合乎这个时代的审美观念。”

“是挺难看,不过——不。”

山姆觉得自己再忍下去就变成鹌鹑了,他把面包向盘子里一扔:“一起厮混了这么久,我居然不知道你们对我有这么多不满。”

“你很好,山姆,”娜塔莎适时地安慰他,并给其他人一个严厉的眼神,“我很喜欢你的头发。”

史蒂夫也表态:“你是我见过的最可靠、最顺眼的人,你各方面都很均衡,很完美。”

山姆那快要刺破皮肤的毛发终于被捋平了一点。

教士百思不得其解地盯着山姆,还是觉得这个人极端碍眼,他不由得想到会不会是魔鬼的诅咒。

巴基不耐烦咬坚硬的面包,索性从拉斐尔打造的那套刀具中挑出一柄小刀,恶狠狠地把面包切成碎丁来吃。

很快解决了食物,相互道了晚安,克林特找出一个打扫过的卧室指给教士,各自安歇了。

史蒂夫和巴基还是睡在他们白天“做爱”的那个卧室。

刚刚的遭遇战让他们的肾上腺素都有点上升,如果不是那奇异的拉灯问题还没解决,他们一定会趁机干点有趣的事再睡。

现在只能看着灰蒙蒙的帷幔,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静候早就飞走的睡意重新回来。

他们说着新世界,说着中世纪,说着教士和女巫在这个世界那惊人相似的经历。

“巴顿似乎很关心他们。”

“是的,他们之间有不错的交情,还有一些牵扯。”

巴基眼珠不动望着正上方,平静地问:“在这群同伴中,你最信任谁?”

史蒂夫把那群家伙在脑海中挨个过了一遍:“都不错,他们都是好家伙……”

他停顿了一下,把平日绝对不会挂在嘴边的话说了出来:“就像家庭。”

他微微转过头安慰巴基:“要适应新的时代不容易,我也度过一段很迷茫的时期,不过我最终找到了归宿和定位,你也一定能做到。”

说着还拍拍巴基的手以示鼓励。

巴基木然看着史蒂夫真诚的蓝眼睛。

诚然,如果史蒂夫过得很孤单,巴基会为他难过心酸,过去70年所经历的一切痛苦都会因史蒂夫的孤单而被放大。

但是为什么史蒂夫会觉得他在没有巴基的时候找到了一群可靠的家人,有了亲密无间的拍档,把生活过得游刃有余、风生水起这件事会让巴基很欣慰?

因为这就是他的史蒂薇,永远都会出乎人意料——巴基自己给出答案。

“如果让你选一个可以并肩作战的家伙,你会选择谁?”

“山姆?”史蒂夫想了想,“他和我最熟悉,也最有默契。”

美国队长是甚至还举了个形象生动的例子:“山姆跟我认识没多久时就配合得非常好,他可以准确地在半空中接住我——我们在天空航母上的战斗就是那样。”

在巴基的心目中,山姆头顶上原本有一盏黄灯,现在彻底变成红色。

史蒂夫在窗户间泄露的月光中冲巴基微笑。

巴基看在这个可爱的笑容份上,把这个亮红灯的问题暂时搁置,提出一个轻松点的问题:“如果在这群人中,一定要揍某一个人,你选择谁?”

在相互凝视中,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斯塔克。”

两人因这个答案笑成一团。

“为什么想打他?你不崇尚暴力,美国队长连武器都是盾牌。”

这个问题把史蒂夫问住了,他畅想了一番:“不知道,总之提到必须揍某个人的话,脑海中自然而然地就浮现了他的脸。”

“可能是种天赋,”巴基正色道,“对于拳头来说,他的脸有着高强度的磁性。”

“不过他继承了他父亲的英俊,”史蒂夫有几分怀念,“刚苏醒时,他是最能带给我熟悉感和亲切感的人,给了我宁静的栖息地。”

巴基拿不准主意要不要让托尼的脑袋上亮起黄灯。

冲着史蒂夫这番话,应该迅速亮灯。

但是巴基想起托尼就有种按捺不住的笑意,那是很有趣的笑意,那张脸一出现就要哈哈大笑的笑意。

或许可以把钢铁侠放进待定区,看在过去的老朋友的份上。

巴基这么想着,笑容渐渐淡了下去。

他发现这非常无聊,史蒂夫和他有一段错失的时间,史蒂夫有一段巴基不了解、永远无法融入的精彩人生。巴基不可能就这么一直嫉妒所有在这段人生中参与他、陪伴他的人。

可是因为这段人生,巴基似乎再也找不回过去那独一无二的亲密感。

类似的事件发生过一次,巴基入伍,史蒂夫参加血清试验,再度重逢时,他的小个子朋友就不见了,有了崇拜者、追随者、朋友和女孩。

那一次巴基远远没像现在这么空虚,那时的巴基很完整,和史蒂夫之间有着别人难以介入难以取代的空间。

现在这一切都被时间和现实击碎,就算把碎片捡起来也不知道能不能重新拼好。

而且做爱也不顺利。

“娜塔莎也很好,”史蒂夫一无所觉地说,他还沉浸在巴基“4合1”的欣然中,“她是我知道的最可靠的女士之一,你注意到她不但勇敢而且美丽了吗?我敢打赌,她一定有许多倾慕者。”

巴基的伤感瞬间被昂扬的斗志压下。

在美国队长不遗余力为同伴拉仇恨的行动后,复仇者危险度在巴基心目中的排名是这样的:山姆、娜塔莎、托尼、班纳博士、克林特。

评论(7)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