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20)


20、无水汤

娜塔莎觉得昨晚可能很顺利。

办公室恋情一定要阻止,如果真的放任他们到格斗训练场一决胜负,那么次日就会看到其中一人对佩姬展开热烈追求,而且娜塔莎出于对朋友的偏心,认为胜者大有可能是史蒂夫。

所以当他们想出那么个愚蠢却和平的决斗方式时,娜塔莎一口答应了。

用那种办法能决出胜负才怪,就算是史蒂夫和巴恩斯那样的怪胎也绝对做不到。

他们就这么较量下去吧,巴恩斯很快就会对“为爱决斗”的游戏厌倦,而史蒂夫这种遇强则强的类型,一旦失去了对手的刺激,本来就有限的把妹实力会更加落入低谷。

为了让他们难分难解,娜塔莎身为裁判特地回避了餐桌决斗的现场,在没有人能够做出判决的情况下,战争会被拖入僵持。

红发律师现在满意地看着他们俩清晨上班时都没去敲佩姬办公室门,后者在走廊上偶遇他们并打招呼时,他们甚至形色匆匆地没注意到这位就是昨天他们不惜决斗也要追求的美女。

佩姬举着右手,莫名其妙地看到两人头也不抬,一左一右地从她两边擦肩而过。

“发生了什么事?”

“小孩子总是容易喜欢上某种事物,”娜塔莎悠然自得地微笑,“但是略施小计就会让他们放弃。”

“我不这么认为,”佩姬放下打招呼的手,用一种充满自信的语气说,“他们的确有种孩子气,但我相信他们对感情的坚贞。”

娜塔莎对佩姬的好印象打了个折扣,她几乎是有些厌恶地说:“你看起来很有信心,真没想到你是这种类型——将两位男士玩弄于股掌的都市艳女?”

佩姬眨眨眼睛,脸上浮现出一种下一刻就要笑喷的神情。

她忍耐住,微笑道:“不不不,我目前没有恋爱的打算。男人总是幼稚、自大、固执,我还没打算找个人去驯服。”

这番话引起了娜塔莎的共鸣,她跟身边的男人们相处,经常觉得女人未必能都能扮演好情人,但是天生都是好母亲的材料。

两位女士各想各的,面对面地微笑了会儿才分开回到自己的地盘。



娜塔莎的得意只对了一半,他们现在的确是顾不上佩姬了,但是原因却并非是女律师计划中的那样。

昨天晚上在咆哮餐厅的晚餐进行得非常古怪——

“那么,我们这么共进晚餐,如果被记者或者反对派拍下来的话……”史蒂夫直到主菜上桌了才提出这个问题。

“你已经被未婚妻在大庭广众下怒斥为了男人抛弃她了,共进晚餐这种小花边的杀伤力可以忽略不提。”

巴基举起酒杯,再一次发起攻击:“我会在碰杯时,让我的手指轻轻擦过对方的,诀窍是要漫不经心,好像真的是无意碰到,就那么擦一下,这种若即若离的暧昧会让对方紧张、兴奋起来,就像这样……”

他跟史蒂夫碰杯,无名指在史蒂夫的手背上一触就离开,几乎是汗毛和汗毛的对碰。

巴基笑嘻嘻地把半杯红酒灌下去,这种小动作如果操作得当,会让约会对象鸡皮疙瘩都起来一般地坐立不安。

史蒂夫不由自主地挠挠手背。

“我不会这么挑逗对方,”史蒂夫说道,“我更喜欢语言上的交流,坦诚、率真,跟约会对象在昏暗的灯光下款款低语,相互凝视,有时我们会聊到一些深有感触的话题,家庭、童年、朋友……不知不觉地就越来越喜欢彼此。”

出于不自在,史蒂夫的声音并不大,很符合款款低语的标准,他们死盯着彼此,脸上带着挑战的微笑,也马马虎虎算是相互凝视。

为了听清对方的话,他们的脑袋往桌心靠了靠,刚刚好能感觉到对方呼出来的气息。

看起来其乐融融的画面,对话内容却充满了挑衅。

“那么,你可以告诉我,史蒂夫,用你这套<说和看>的把戏,你成功把到了几个姑娘?”

“你目前似乎也是单身,巴基。”

他们越说离得越近,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对方,睫毛几乎相互碰触了,鼻子之间只有5公分的距离,

“我只是没找到一段可以让我停留的感情。”

“我也是,我的约会或许总是不顺利,但那不意味着我不知道该怎么认真谈恋爱。”

“说谎,你差点把一位颇具魅力的男士拐进婚姻殿堂,别这么谦虚。”

“你跟那位男士也约会过,他愿意为你宽衣解带,在我看来,你的魅力更加毋庸置疑。”

“你#¥@#%#¥¥#@%¥#……”

“你#¥@#%#¥¥#@%¥#……”

……

他们鼻子碰鼻子唇枪舌剑了不知道多久,侍者的声音从他们身边传来:“可以请你们接吻吗?我跟朋友打赌你们会接吻。”

侍者的声音压得很低,对着两位抬起头瞪他的客人贼兮兮地引诱:“如果我赢的话可以拿到1000嘉元,分你们一半。”

“不。”史蒂夫脸色平静地说。

“你们真的不再想想?”侍者不死心,“我可以想办法让赔率更高些……”

“我的同伴说了<不>,”巴基断然道,“他喜欢<说>,我喜欢<做>,你想知道我说<不>的方式吗?”

侍者被杀气腾腾的行政官逼退,放下配菜的汤点就落荒而逃。

他们点的配汤有个非常直观的名字,叫“无水汤”。

顾名思义,这倒汤中没有“清水”这个必备的食材。全靠从深海的鱼肉和配菜中榨出水分来,非常费材料。将鱼汁熬成浓浓的一锅,这时的汤汁鱼腥味很重,于是加入重份量的胡椒和姜,跟茶叶包放在一起,继续熬沸,最后放入调味料再烹制少时便能出锅。

由于没有清水,汤汁浓厚而鲜美,带着鲜明的辣味,一般在主菜吃得差不多时才会端上,否则先尝过这汤,那鲜味会让味蕾接下来品尝什么都索然无味。

他们喝了无水汤,晚餐剩下的时间处在诡异的沉默中,巴基吃了卡特酥,史蒂夫吃完巴恩斯饼,结账时出于怜悯,史蒂夫多加了点小费给输了赌约的侍者。

他们在停车场各自开车,巴基按响了车锁,对史蒂夫点点头算是道别。

“为什么人们会在餐厅中接吻?”史蒂夫拉开自己的车门时小声抱怨。

史蒂夫在今晚结束回到家后,会后悔自己的这次抱怨。

“只要是女朋友就接吻,”巴基懒洋洋地说,“是未婚妻的话更会接吻,不过你可能很难理解这种行为。我可以给你一个友谊的忠告——接吻,不会导致怀孕。”

巴基不痛不痒地讽刺着,突然想起自己的一个优势。

“你不会接吻,是不是?”他像是中了彩票,恨不得在脸上写个“V”,“在恋爱技能库中,你缺乏了一样必备的武器,我赢了。”

史蒂夫做了个深呼吸,正色道:“我的确不擅长接吻,但是如果有必要,我也可以进行很好的接吻。”

餐厅中的一幕又重现了。

他们都反手甩上车门,面对面地交涉关于接吻的问题。

“我接吻时会像这样……你看,微微倾斜着脑袋,看上去像是极慢地靠近对方,其实并没有,我只是在微妙地调整角度,同时嘴唇微微张开,利用嘴唇的形状和饱满度让它像是在往前倾,让对方时刻处于快要被吻到的紧张感和心跳中,这样当嘴唇最终碰上时,会带来触电般的感觉。”

巴基本想对着柱子演示,但这实在太傻,于是面向了史蒂夫。

“我会吻住嘴唇,”史蒂夫说,上前一步,“伸进舌头,该有的步骤一步都不会少。”

他们现在真的非常接近了,只要其中一个稍微动一下就可以完成接吻的动作。

这个事实被他们后知后觉的发现,一种微妙的心惊胆战降临了。

他们担心对方真的站立不稳吻上来,可是如果自己退后似乎又是在认输。

呼吸越来越急促,他们的额头上甚至还有些蒸腾的热气扑倒彼此的脸上。

从对方的眼中,他们可以看到变幻着色彩的虹膜和倒影。

巴基的“接吻理论”被证实了,的确,在担心着对方到底会不会吻上来时会发生触电的感觉,在看着对方的嘴唇离有一线之隔时会发生眩晕的窒息感。

会不由自主地猜想,如果嘴唇相触会怎么样?如果就这么不相触会怎么样?这种焦灼集中在嘴唇上,让唇上的神经格外敏感,对方的每一次呼吸都被嘴唇精确地接受到,像电流一样通遍全身。

他们这么僵了有一分钟,突然间有了默契,齐齐退后一步,转身钻进自己的车,急速逃离停车场。



经历过了昨天灾难性的晚餐和独特的晚安,他们整整一天没正视对方。甚至史蒂夫驳回了一个下属基金会的设立申请,巴基都破天荒地没到部长办公室采取行动,只是让克林特把首席行政官的建议和威胁甩到史蒂夫的办公桌上。

下班时间快到时,巴基不得不去见部长,一些文件他必须取回,一些文件必须亲手送达,还有关于国歌的对外通稿跟对内通稿的不同之处,他们必须当面确认,只用红线划几道杠杠太容易出错了……

他们头都不抬地说着话,语言是前所未有地简洁,因为少了巴基以往的小嘲讽和史蒂夫的回击,也是前所未有地友好。

只用30分钟就把事搞清楚了,他们站起身来,还礼貌地握握手。

掌心被擦过,他们想起昨天差点碰到一起的场景,又开始紧张起来,眼睛不由自主地瞟了一眼对面的那副嘴唇。

焦虑、疑惑和好奇一起诞生。

昨天晚上跑掉了,真幸运,又有点可惜,或许嘴唇碰一下也没什么——他们及时制止这种想法继续蔓延。

“你说的对,我不擅长接吻,”史蒂夫清清声音,低声道,“或许我的确该退出这场竞争。”

“我对接吻并不热衷,”巴基设法让视线从史蒂夫的嘴唇上移开一点点,“女孩喜欢接吻,但是我对接吻并不……”

他说不下去了。

史蒂夫的语气略显仓促:“所以……我们握手言和?现在想想,我昨天很不理智,办公室恋情对爱情和事业都是一大考验。”

“我也犯了个错误,她是我的部下,我不应该追求她。”

他们微微垂着眼皮,空前地谦逊。

史蒂夫擦擦额头,在秋日凉爽的空气中,那里已经布满汗水。

“我们应该互相学习,”部长说道,“你的经验丰富,我该更尊敬你的资历。”

要在平时,巴基一定会指着他哈哈大笑,宣称只有史蒂夫这种医学奇迹才会用“经验”和“资历”来形容恋爱。

“哦,我不会吝啬,会倾囊而授。”他开了个史蒂夫水准的玩笑。

这句话让他们把目光再次集中到嘴唇上。

“倾囊而授。”巴基喃喃道。

“倾囊而授。”史蒂夫也傻傻地重复了一句。

他们像所有描写接吻的文字所说的那样,不知不觉地绕过办公桌靠近了。

然后巴基把接吻“倾囊而授”了。

这个吻的前戏非常长,从昨天晚上停车场开始,经历了20个小时,终于如愿碰到一起时立刻发生飓风和核爆般的威力。

他们搏斗一般地抓住肩膀、腋下、后背等部位,手劲大得几乎能捏破西装外套的布料。

他们推搪着撞在了办公室门上。

巴基被按在厚重的木质门的内侧吻得天昏地暗,他鬼使神差地反手把门上的按钮一转,反锁起来,接着推了史蒂夫一把。

两人跌跌撞撞地往里走了几步,品里哐啷地倒在办公桌上,桌脚发出“次郎”一声,桌上的文件夹、笔筒、摆件、花瓶、相框……粗暴地洒了一地。


评论(25)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