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16)


16、金钱果

九头蛇总部以秘密邮件的形式郑重告知巴基,他当选了“九头蛇年度最拉风背叛者”,并授予“冬日战士”这一终身成就奖。

据称巴基和史蒂夫拍碎安全与对策中心的英姿折服了在场的人,背叛的可耻行径不能掩盖他如寒冬降临般的行动力。

“我们不是受虐狂,只是唯力量论,”布洛克.朗姆洛说,“他们用两块花砖打败全副武装的特工,相当了不起。”

九头蛇内部有好事者要追究奖项的真面目,认为这是朗姆洛给自己找了块遮羞布。

无论如何,被一个叫“冬日战士”的“最拉风背叛者”全歼,远远比被人用花砖拍成猪头要好听得多。

这件事的余波当然不只是一、两个奖项。

克林特拿着那张便签纸,挖空心思地花了1天时间做了份账单,还没来得及扔到朗姆洛那鼻青脸肿的脸上,一个叫西特维尔的光头律师已经代表安全与对策中心抢先一步把账单送上门来,递到史蒂夫、史蒂夫的“嗯嗯嗯”和史蒂夫的律师面前。

“我们不打算起诉,也不会向检察官举报,”西特维尔友善地表示,“只要赔偿我们的经济损失,这件事就可以翻过去,毕竟传扬出去对贵我双方都没有好处。”

娜塔莎嘲笑他:“对你们是没有好处,情报部门的特工分队被两个退役军人用花砖砸得丢盔弃甲。你们每年的工作经费是多少?500万嘉元?总之少得可怜,这件事一旦传扬出去,议会只会更加缩减你们的预算,我想以后你们大概只能骑独轮车上下班了。”

巴基立刻不顾娜塔莎的脸色进行大手笔地炫耀:“督导部每年的支出是以亿为单位来计算,我们本部的吃吃喝喝就能达千万,经我们手审批的数字是百千亿,更别提下属部门和……”

“所以我一直提倡精简人员和开支,巴基,”史蒂夫亲切地说,“安全与对策中心的工作经费连我们的残羹冷炙都算不上,你不觉得我们太奢侈了吗?”

西特维尔挑动嘴角,光头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罗杰斯先生履新以来发生多少事了?邮差炸弹、餐厅劫持、安全与对策中心遇袭……更别提他还在为基佬们摇旗呐喊,一旦上庭, 他的政治生涯会掀起怎样的波澜,我想你们比我更清楚。”

史蒂夫正色道:“我很有魅力,不然也不会有那么高的支持率,我相信媒体和陪审团会很愿意记录我明亮的笑容和充满磁性的声音,他们喜欢我。”

他用一张“我是正义”的正直脸说出以上的话来,让西特维尔灵巧的舌头居然一时打结了。

娜塔莎忍住笑意:“希望你们立刻提起诉讼,我非常好奇,你们怎么仅凭一块花砖、一对袖扣和半袋香酥饼把安全与对策中心遇袭事件跟罗杰斯先生联系起来。”

红发律师非常清楚,如果真的照价赔偿才会授人以柄,事情已经发生了,只有死赖到底。

西特维尔眯起眼睛看向巴基,眼睛中闪烁着微妙的、威胁的火花:“冬日战……”

巴基没等他把这两个词说完就像闪电般猛地窜起身来,抓住西特维尔的一只胳膊,把后者整个人甩起来,蓦地向窗外扔去。

娜塔莎和史蒂夫都惊愕地从座位上跳起来。

史蒂夫的办公室位于高层,这么摔下去……

“我要起诉你意图谋杀,巴恩斯!”西特维尔气急败坏的叫声从窗外传来。

巴基掸掸双手:“今天楼顶施工,窗外装了防漏网——我是称职的行政官。”



西特维尔被从防漏网中打捞起来,愤怒地夹着文件夹扔下一通狠话走了。

事情看起来似乎告一段落,但是娜塔莎却依然有后怕和担忧。

她看不懂史蒂夫、巴基以及史蒂夫和巴基现在的交情。

“你们是约好以后都一起上厕所还是什么?”她找了个机会私下问史蒂夫。

史蒂夫用眼神询问她的意思。

“巴顿跟我,那天在等待你们凯旋归来时猜测了一下,巴顿认为<嗯嗯嗯>是上厕所的意思……是吗?”

“不是。”史蒂夫简洁地说。

娜塔莎把史蒂夫仔细看了一回,看到她的朋友的确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嗯嗯嗯”暂且不提,娜塔莎真正的忧虑在于巴基的态度。

这件事是两个人一起干的,对方一定会用各个击破的手段,收买一个、打倒一个。

如果娜塔莎是对方律师,一定会设法跟巴基达成某种交易,把罪责全部推到史蒂夫的身上。

这样一来,对方的目的达到了,巴基也能脱身,还可以看到史蒂夫被舆论和法庭弄得焦头烂额,没工夫再插手部务。

所有人都很高兴,只有史蒂夫要背负起全部损失。

以巴基一贯的表现来看,娜塔莎不认为他会拒绝这样双赢的机会。

所以娜塔莎曾建议史蒂夫和解,然后不出所料地被拒绝。

她气愤地指控他:“你这是扔下盾牌,手无寸铁地把自己暴露在敌人面前,指望敌人最锋利的刀能突然软化。”

“你怎么知道不会软化?”史蒂夫这么说。

“……因为刀子不软化的比软化的多,你觉得你的温度到了熔炉的地步了吗?”

“是否达到了我说了不算,刀子说了算。”

“刀子如果说没达到呢?”

“刀子如果说达到了呢?”

“……”

“……”

娜塔莎放弃了跟史蒂夫继续争论。

她再次重新审视这位朋友、委托人和上司,发觉在那端正的、传统的金发蓝眼下面,汹涌着令人讶异的赌徒性格。



巴基的夜晚通常是跟克林特一起去酒吧,把上一、两个女孩,或者独自喝点啤酒看两部电影消磨过去。

今天晚上,他迎来了访客。

布洛克.朗姆洛杀气腾腾地找上门。

他被巴基揍得有点面目全非,两道红肿的痕迹交叉着从鼻梁上横过,看起来得有一阵子才能消下。

“拜这所赐,我现在被称为<交叉骨>,同事们看到我就把拉布拉多犬扔到我脸上,让它来舔我脸上交叉的<肉骨头>。”

交叉骨冰冷地说。

巴基端详他:“那么知道拜你们所赐,我经历了什么吗?我是一个大部的首席行政官,本来可以过着惬意的、光明的人生,现在却要被你们拖到跟同性恋们进行扯蛋拉锯战的泥潭,看着、甚至经历着丑陋的、下流的卑鄙企图……跟这比起来,脸上多了个狗粮的图腾真是够不幸的。”

巴基甚至没请交叉骨坐下,连杯清水也没招待,微微挑着嘴角嘲讽地说完就用手指向门点了一下,示意他可以走了。

巴基的手指像是有魔法,在他指的动作刚刚完成,门铃再次响起来。

不止是交叉骨,连巴基的脸色都微微一变。

从门边的可视电话中看到的是史蒂夫.罗杰斯的身影,他穿着没品位到死的老头衫和球鞋,拎着一扎啤酒、眨巴着清澈的蓝眼睛等待巴基开门。

巴基只呆滞了两秒钟,火速行动起来,快手快脚地把交叉骨一把抄起,几乎是拎着他塞到客厅的封闭式酒柜中,气定神闲地去开门把史蒂夫放进来。

“一起喝杯啤酒?”史蒂夫站在客厅的灯光下,举起手中的那打酒瓶,微笑着建议。

“不。”

巴基只想很快地把他打发走,说完后才发觉语气略显生硬,于是缓和了声线:“我没有下酒菜。”

史蒂夫依然是那种让灯泡都自愧不如的明亮笑容,他变戏法似的摸出一个方方正正的纸盒:“我准备了花生和金钱果。”

金钱果,用葛粉做外皮,透明的葛粉在明胶的作用下凝结,切好、擀平,成为小孩手掌那么大的粉皮,包裹入整颗的杏仁、水栗、蓝莓或者果酱,收好口,拧成一个迷你的小钱袋的形状,葛粉半透明的外皮下,果仁和果酱的形状和色彩隐约可见,非常讨喜。

史蒂夫继续介绍自己带来的下酒的点心,如果巴基不喜欢金钱果的清淡口感,他还带了两种口味的花生,蒜蓉和盐焗……

巴基看着史蒂夫边说边打开纸盒,把下酒菜摆到茶几上,像美食编辑一样滔滔不绝地推荐金钱果和花生是多么好吃。

“我们的关系到了可以一起喝啤酒、吃夜宵的地步了?”巴基又找了个借口,“虽然开过香槟,但啤酒的意义不同。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先一起上下班、加对方为好友、有时开个荤段子玩笑、抽空去泡泡酒吧、互相介绍自己的女朋友后再喝啤酒聊通宵吗?”

史蒂夫言简意赅地阐述理由:“我们一起经历生死了,邮差炸弹、餐厅劫持。”

他们无声地对峙片刻。

巴基清清嗓子:“看来我是没理由拒绝你了。”

他说完这句话,心里突然冒出点幸灾乐祸的快感,眼角瞟了一下酒柜,用前所未有的好脸色请史蒂夫在沙发上坐下,并拿出自己的收藏,请史蒂夫挑一部电影。


PS:昨晚码好这一章,刚点击了保存,那台破电脑就罢工了,黑屏、发热,然后彻底瘫痪……所以今天换台电脑重新码一遍,传说中的码好文后电脑死掉的悲剧终于也被我碰上了


评论(11)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