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14)


14、荞麦胶

市警们言而有信,果然开着换好轮胎的警车到来了。

自称同性恋的暴徒们用白色的小喇叭对外把他们刚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又是同性恋在闹事。所有人都疲倦地叹了口气。冲击市政厅、送定时炸弹,现在又来了绑架人质,同性恋们是要开犯罪博览会吗?

现场陆续来了支援的警力,谈判专家们上前跟暴徒进行初步交涉,明确劝诫他们,任何目的都不该用违法手段达成,更何况他们的行为只会推动同性恋注册案达成。

规劝只得来歇斯底里的大笑:“我们就是要用鲜血来控诉世人的歧视和无知,这里有100个人质来陪着我们一起去面见诸神,我们会向神灵忏悔罪恶,然后倾诉委屈,让惩罪的雷霆降临到你们这些异性恋的头上!”

警方更加无奈地叹息:看起来全世界的异性恋都被他们迁怒了。

餐厅内部,巴基却忍不住翻翻白眼:这种好像舞台剧一样浮夸的表演风格算什么?九头蛇的敢死队已经堕落到了三流艺人的水准了吗?把天上诸神拉过来当后盾来嫁祸同性恋真的过得去吗?你们这群假冒同性恋的异性恋一言成真地被劈死怎么办?上古神话中的雷神可是个脾气暴躁的金发大个子……

想到金发的大个子,巴基侧头看看史蒂夫,后者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这群声泪俱下的“同性恋”。

注意到巴基的目光,史蒂夫也看向他,低声道:“这群假冒同性恋的家伙会是谁派来的?他们被包围了,已经很难撤退,难道真的要用生命来诬陷同性恋吗?”

巴基努力装作不震惊,他随即想到,史蒂夫对罪恶从来都有敏锐的嗅觉,他的眼睛不止是漂亮。

巴基正在胡思乱想,史蒂夫已经毫无征兆地站起来。

督导部的部长挣脱娜塔莎阻止他的拉扯,推开克林特的劝阻,坦然走到暴徒的首领面前,友好地伸出右手:“你好,我是史蒂夫.罗杰斯,我也是同性恋,幸会。”

巴基的脑海中一定是出现了几秒钟的空白,等他重新拿回神智时,只看到他的“朋友”正在跟木然的暴徒首领握手。

史蒂夫一边握手,一边像所有政治家上电视时一样,风度翩翩地微笑:“我万分钦佩各位舍身成仁的决心,并欣欣然愿与诸君共襄盛举。但是我们别让这群异性恋来掺合我们的壮烈行动,他们没资格跟我们一起在诸神面前哭诉,搞不好还会反咬我们一口,他们人多势众,有100多个,我们却只有10几个,申辩的声音都没他们大,我们吵不过他们,你们一定看过多数党是怎么在议会里碾压反对派的,电视直播过那个场面,惨不忍睹……”

巴基的眉骨不受控制地挑动着,不得不承认,史蒂夫就是有把荒诞不经的话说得义正言辞的本事。

克林特忍不住要笑出声来,连忙用一声咳嗽掩盖过去。

暴徒的首领抽回自己的手,简洁地指像墙角,说:“回去。”

“为什么?”史蒂夫正色道,“我们志同道合,我赞同你们的主张,愿意跟你们一起去死……你叫什么名字?”

他最后的问题让暴徒们怔了一下。

首领含糊不清地说了几个词,大概意思还是让史蒂夫回他的角落地蹲好。

“我们在交涉,同伴,”史蒂夫继续劝道,“我总得称呼你,难道要叫你<同为同性恋的同志>吗?”

首领注视他,有那么一刻,似乎想直接用机关枪把他的头打爆。

他们又你来我往地交换了几句,史蒂夫还被推了一下,但是最后首领还是不甘愿地说出了:“杰克森。”

巴基知道史蒂夫在干什么,这是军队常用的一个击破敌人心理防线的小伎俩。

说出来或许会让人不相信,但是人类的心理第一道防线就是自己的名字,哪怕是假名。名字给人安全感,是心灵的外层盾牌。

一个罪犯,就算已经落网都不愿说出自己的名字,这是自我保护的本能,也是潜在的羞愧感。出于人性,他们会在潜意识中排斥犯罪行为,万分不愿别人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这是一种指责,一种对号入座。

一旦说出自己的名字,心中的防线就有了小小的缺口,再提出进一步的要求,就更容易退步。

“你看,杰克森,可以让他们离开吗?哪怕一部分,至少别让他们变成多数党。”

杰克森的语气的确不像刚开始那么强硬,也可能是累了,他面对史蒂夫,似乎叹了口气才说:“罗杰斯先生,你是著名的异性恋的支持者,你指望我相信你这么荒谬的话吗?”

“为什么不相信?”史蒂夫诧异地说,“你们连自己是同性恋的谎言都能说出来,为什么不相信我的话?我觉得我比你们高明多了。”

这个指控是突入其来的,在前面陆续被史蒂夫占了主动权后,骤然又被揭开真面目,杰克森的阵脚在一瞬间被打乱。

巴基简直要鄙视这群敢死队了,他们是九头蛇豢养的死士,但是目前看来似乎只有“不怕死”这一个可取之处,其余无论是智商、演技还是运气都无法让人违心说个“好”。

可能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皮尔斯才毫不可惜地让他们来送死。

史蒂夫终于确认了——这群人居然真的在假装同性恋。

史蒂夫突然冲着门外嚷,白色的小喇叭还开着,他那一板一眼的音色被响亮地广播出去:“他们不是同性恋,也不敢杀我和其他人质,因为死上100个异性恋会让当局真正重视这件事,查出真相和幕后黑手。他们的目的就是自杀,10多个自称同性恋的人自杀只会被草草结案,并让人们更加畏惧同性恋。他们是要嫁祸,要让同性恋注册案这个违反宪法精神、人道主义、公平原则的法案真正通过,如果门外有记者,希望你们能公正报道出事实真相,别用同性恋做为噱头来肆意诬蔑,否则我以督导部部长的名义起誓,会上诉到最高法院……”

他没能说完,杰克森已经夺过小喇叭,非常不智地也冲外嚷去:“我们就是同性恋,我们的怒火能燃烧一个世纪,把这个世界烧成灰烬,你们不能相信这个像荞麦胶一样的异性恋……”

荞麦胶,是经过初步加工的荞麦粒,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人们常用它来磨牙,抓起一把扔进嘴里嚼着,起初好像只是很坚硬,磕牙,很难嚼碎,但嚼着嚼着,麦粒在口中变得柔软,在蛋白质和一点点麦芽糖的作用下,麦粒变成口香糖一样柔软的胶状,人们享受着征服的快感继续嚼下去,又会渐渐发现,变成胶装的麦粒更加坚韧、沾牙、难对付……

由于荞麦胶的味道比有无数添加剂的口香糖更加清新自然,甜味若隐若现,能极大地勾起味蕾的兴趣,在这个地区已经渐渐地把口香糖挤出超市货架。

巴基觉得这个叫杰克森的哥们比起做恐怖分子来,更有文学天分,这个类比做得相当形象。

他突然明白了皮尔斯的想法,他让这群愚蠢得有些直板天真的人来送死,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死了也不可惜,更是想让人们觉得同性恋是一群可笑的人。

人们有时会同情弱势的人,却很少去同情小丑。

皮尔斯一定没料到史蒂夫会这么直统统地跟他们交涉,把这个本就不见得高明的计划搅成一出滑稽剧。

史蒂夫目标达成,默默地退下坐到巴基身边。杰克森还在声嘶力竭地试图证明自己的同性恋身份,但是效果已经大打折扣,如果他们在史蒂夫冲门外喊话前迅速了断,或许能挽回人们的信任,但是他们用这种方式吵起来,人们多半也都能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你真不怕死,”娜塔莎语带戏谑地说,“我们都为你捏了一把汗,巴恩斯先生的脸色一直在发白。”

巴基微微一笑:“这个餐厅的灯很有历史,大概是战争时留下的手术灯改造的。”

克林特不由得抬头看看:“不像,就是一盏很普通的吊灯。”

“那还真奇怪,”巴基冷冷道,“不是手术灯为什么还会发出那样的强光,让罗曼诺夫小姐的眼前发白?”

克林特登时恼火,他瞪着巴基:“对女士不能这么无礼……”

“我对你一直都很无礼,”巴基依然那副冷冰冰的腔调,“你以前为什么从不抱怨,巴顿小姐?”

史蒂夫连忙打断他们,克林特的毛发几乎都要竖起来了。

“巴基当然会担心我,”史蒂夫这么说,“我们现在是<嗯嗯嗯>。”

“嗯嗯嗯”的意思就是“朋友”,由于试友协议中有保密条款,所以他们商定,如果在人前不得不提到两人的朋友关系,一律用“嗯嗯嗯”代替。

“或许现在的确是嗯嗯嗯,但是如果我感到不适,随时都有权停止嗯嗯嗯关系。”


PS:努力地让两人真正地建立起真挚的嗯嗯嗯关系中……


评论(4)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