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13)

13、巴恩斯饼

巴基点了罗杰斯卷,他合上菜单,目光撞上史蒂夫,两人在电光火石般短暂的眼神交汇中,会意地给对方一个笑容。

他们这次的神态交流虽然极短,但还是被娜塔莎捕捉到了,红发律师一直在暗暗地观察他们。

克林特则一直在暗暗观察娜塔莎,发现她深刻的五官中突然流露出咬到一嘴虫子的表情,于是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到史蒂夫和巴基心照不宣地分开眼神,各自看酒单。

“你们为什么笑?”克林特还是靠着前狙击手的敏锐目光抓住了他们那正在消逝中的微笑余韵。

娜塔莎立即跟着克林特追问:“是的,我也正想问。”

克林特顿时为自己和娜塔莎的默契感到无比幸福。

巴基莫名其妙地对着他们,又看了史蒂夫一眼:“只是在思考罗杰斯卷,这道菜为什么叫罗杰斯卷,发明它的人是罗杰斯还是制作它的材料是罗杰斯?如果是后者,那真是一道性感的菜——涂上酱料,湿漉漉地滚着卷入甘蓝叶子中……”

他对史蒂夫眨眨眼睛。

娜塔莎拿着菜单的手上爆出一条青筋。

史蒂夫却没有丝毫自觉,他看过酒单,又拿过菜单,漫无目的的翻了几下,点了“巴恩斯饼”。

巴恩斯饼其实不是饼,是一道海鲜,做成小圆饼的形状。外层是蟹肉,里层是一种深海鱼的鱼酱。这道海鲜最难之处在于烹饪,蟹肉只要烹制30分钟就可以成熟,但是这种鱼酱却需要70分钟才能成熟,前者将后者包裹在内入炉,如果太短,鱼酱的腥臭味还在,如果太长,蟹肉的肉质就会干柴得没法入口。

这家餐厅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成功地让这道蟹肉和鱼酱都能成熟并新鲜地摆入盘中,味道极为鲜美,因此巴恩斯饼成为了主厨的招牌菜之一。

“你吃我,我吃你,礼尚往来。”史蒂夫轻快地说,觉得自己正在进行一场愉快的社交,根本没注意娜塔莎的吃人目光。

克林特遗憾地合上菜单,他本想向好友和上司看齐,点一道罗曼诺夫炖菜来示好,可惜目前还没有一个姓罗曼诺夫的主厨来发明这道菜。

他点了和娜塔莎一样的龙虾。

他们吃吃喝喝,不时对城市风物点评一二,看上去真像友好的朋友聚会。

巴基吃得飞快,风卷残云般把罗杰斯卷扫完,他吃得非常美味,捡起包裹着牛肉的蔬菜卷扔进嘴中,嚼一嚼就一口吞下,紧接着就吃下一个。

史蒂夫的餐刀轻轻戳戳巴恩斯饼,蟹肉外涂了一层面浆,做得酥脆,一旦戳破外层,就能看到柔软的蟹肉和鱼子酱。

娜塔莎提出了一个很煞风景的问题——账怎么结?

“如果平分的话对巴恩斯不公平,”她把雪白的龙虾肉送到嘴中,意味深长地说,“罗杰斯卷是平价食物,材料简单,它是道有点古怪的菜,以为自己味道很杂,还在高汤的保护下可以征服一切挑剔的味蕾,但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它太容易上手了……甚至用不着餐刀。”

“我不这么认为,”巴基把一个罗杰斯卷在酱汁中沾一沾,扔到嘴里,用餐巾擦擦手指上的汁液,“做法简单,但是易学难精,能轻易上手,但是很难做得美味,有时还会难以下咽,如果甘蓝被煮得生了还会很青涩。”

“巴恩斯饼就很古怪了,”娜塔莎的眼睛里似乎在放出雷霆,“雪白的外表,谁都不会想到里面包裹着鱼酱,谁能想到它的外层已经是海鲜了,里面还是海鲜?真是虚虚实实的菜。”

巴基赞同:“充分具备了悬疑的魅力。”

史蒂夫已经把巴恩斯饼吃了一半,就事论事地发表评论:“用平常人的味觉来看,巴恩斯饼的味道有点……不寻常,不过不难吃,我愿意吃。”

克林特不明所以地切着龙虾肉,为了融入话题也插了一句:“巴恩斯饼的味道的确怪怪的,不过我也愿意吃,我还喜欢吃这家餐厅的拌杂菜。不过我更想让餐厅推陈出新,来点充满神秘魅力的菜式,比如罗曼诺夫炖菜,或者罗曼诺夫汤……我知道有巴顿馅饼,这是不错的馅饼,虽然口感不是特别出众,但是……”

“闭嘴。”娜塔莎面无表情地说。

巴基注意着餐厅的时钟,看看玻璃窗外。

“愉快的夜晚,”他为这次聚餐做总结,“我们可以走了,看在美味的罗杰斯卷的份上,我来结账。”

他在账单上签字,算出小费,暗骂皮尔斯多事。

皮尔斯给他指令,让他约史蒂夫共进晚餐。这个家伙的意图太明显了,他一定在附近埋伏了记者,只等拍下他们烛光晚餐的照片。

“我会颁发给你。”皮尔斯真诚地保证,施加激动人心的精神奖励。

巴基不在乎,他已经有“九头蛇年度最英俊奖”、“九头蛇艾尔分区最可爱绿眼睛奖”、“九头蛇最性感屁股”、“九头蛇时尚先锋”、“九头蛇最上镜奖”、“九头蛇最具性潜力奖”……一系列荣誉了。

巴基不想直接拒绝,更不想被拍下成为同性恋“铁证”的照片,他爽快地答应,把克林特和娜塔莎一并约了出来,这样看起来就像督导部的决策层在休闲时间进行愉快的欢聚来联络友谊。

皮尔斯只能自己怪自己,他没明确命令巴基“单独”跟史蒂夫共进晚餐。

眼看皮尔斯的规定时间已经到了,巴基也可以功成身退。

就在这时,餐厅的玻璃门爆碎了,灯泡发出滋滋响,惊慌地灭掉,5秒钟后,昏暗的应急灯亮了起来。

几发子弹直射入天花板,餐厅静默下来,然后数声惊叫,人们惊慌地乱成一锅,女士们紧紧裹着披肩尖叫着躲到男伴身后,还有几位男士尖叫着躲到女伴身后。

一群头上罩着丝袜的暴徒冲进来,手持轻机枪对准餐厅中央,领头的冲着引导台就是一梭子子弹。

“拉下铁闸。”领头人冷冷地对躲在柜台下哆嗦的大堂经理说。

卷帘门很快颤颤巍巍地放下来,窗户的铁闸也拉下来了。这个餐厅经历过战争年代的轰炸,保全措施非常坚固,成功地把客人们、餐厅工作人员和一群匪徒锁在了一个易守难攻的密闭空间。

他们的子弹声音不小,已经惊动了街道上的人,许多人在卷帘放下前就都摸出手机报警,可是15分钟过去了,依然没听到警笛响。

“交通堵塞?”史蒂夫轻声道,餐厅的所有人都被赶到大堂一个角落里,他们4个人凑在了一起,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暴徒和人质们的动向。

巴基挑起一根眉毛,细心地解释:“不,这是本市警方的通常效率。等劫匪杀死10个左右的人质,卷起钱款逃跑,留下威胁的血字,搭上夜班飞机,到国境线转搭轮船出了国境逃到斯菲国后,警方差不多也就能到了。”

“你时刻保持着对时政发牢骚的批判精神,是吧?”史蒂夫已经渐渐适应了巴基的风格,甚至还含了一缕微笑问他。

“我把这叫做犀利的幽默感。”

暴徒们并没对人质们的唧唧咕咕发表意见,他们举着枪等待着,又过了一阵子,还是没听到警笛。

暴徒们开始不冷静,领头人嘀咕了几句,他身边的一个人走到柜台前拨打报警电话。

他特地把电话放在免提上,让人质和警方都能听清楚:“我们劫持了穆拉餐厅的近100名人质,你们……”

他没能把威胁说完,电话中传来嚷声:“我知道,我知道,我们是最近的巡逻车,正在往你们的方向去,请别伤害人质。由于轮胎故障,我们正停在路边换轮胎,很快就到,我发誓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们本该早就到的……该死,早就知道设备科的那群家伙苛刻我们的维修经费,现在天气不热,居然还会无端端爆胎!我要投诉那群烂屁股的老婊子!”

“嘟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

打电话的人茫然地转头面对自己的首领。

首领的脸被黑丝袜罩住,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从身体动作上判断出他僵硬了一下。

“再等等。”首领的声音依然冷酷。

他说着转过身,对着人质们宣布:“本想等警方到来再一并宣布,现在先告诉你们也无妨——我们是同性恋,为了抵制同性恋注册案发起这次行动。”

巴基眯起眼睛,瞬间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心中升腾起怒火,皮尔斯这个老家伙,居然准备了这么凶残的B计划。

评论(6)

热度(129)

  1. 长歌踏月stucky007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我的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