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第4季:无限的我们(30)

30、

史蒂夫最终劝服了挚友,把他带回宿舍。

美国队长努力地整理语言中枢,一字一句地说:“我们回宿舍并不是为了……你知道,我不是说我反对,但是我并不是只为了……我们其实不用这么急着……”

巴基在史蒂夫的宿舍打量了一番,点点头:“知道,我也并不是为了性。”

他猛地扭住史蒂夫的胳膊,后者还在惊诧中已经被戴上了手铐。

巴基有点阴险地笑了一下,史蒂夫的膝盖已经顶过来,巴基牢牢控制住了史蒂夫双手,占据了绝对主动权,他向后退一大步,带得史蒂夫也上前一步。

手铐“卡”地开了,但是紧接着又合上,手铐绕过床柱,把史蒂夫靠在了床柱上。

“你又要干什么?”史蒂夫无奈地拉拉手臂,“又有奇思妙想吗?”

巴基拖过椅子,让史蒂夫以一个舒服一些的方式坐下。

“我先自我介绍,”巴基彬彬有礼地说,“我一直没能正面介绍我自己……”

“你是巴基,我熟悉你胜过熟悉自己。”史蒂夫打断他。

巴基理理领口:“你熟悉巴恩斯中士,熟悉冬日战士,熟悉冬喵,但是你不熟悉我——我是喵战士。”

如果有第三人在场,会说史蒂夫脸色很像调色盘,五颜六色地令人目不暇接。

“……喵战士。”史蒂夫还算平静地重复了一句。

“我认为我兼备了冬日战士和冬喵两人的魅力,所以为自己取名叫喵战士。你不觉得我既有冬日战士的冷冽强大,又有冬喵的……有趣?”

喵战士面无表情地说着,整个人都散发着冰雪的冷酷气氛。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史蒂夫说道。

“你一定很好奇,不过我愿意为你解惑。从黑手党游戏的空间脱身后,冬日战士就再次退休,他不想面对你,不想面对巴恩斯中士,还有点恨这个世界,而冬喵则太过疲倦,至于巴恩斯中士,他经历了70年的反复清洗,最虚弱——在3个人都罢工的情况下,这具身体眼看要处于真空状态,这时候,詹姆斯.巴恩斯的强烈求生欲让我诞生了,了不起的男人,简直像野兽,那种野性的求生欲望真是可贵。”

喵战士有点感慨。

史蒂夫凝思着看他。

“我跟冬喵那个满不在乎的家伙不同,”喵战士边说边去了浴室,声音从门后传来,“他很轻易地就跟你们打成一片,但我很同意冬日战士,如果自己为之效力数十年的组织是邪恶的,那么世界上还有谁值得信任?除了史蒂夫.罗杰斯?”

喵战士从浴室中找出柔软的毛巾,小心地垫到手铐和史蒂夫的手腕中间。

“我不想铐住你,我得保证你能安静地听我说完。”他用这句话做为结语。

“但是,”史蒂夫质疑道,“从24章开始,就一直在旁白中用冬日战士来称呼你。”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叙述性诡计?”喵战士给出一个猜测。

两人一起沉思了两秒,然后面面相觑。

“我为什么会那么说?”史蒂夫目瞪口呆地看着喵战士。

“我又为什么会那么说?我没开启<情报收集>。”喵战士也疑惑地说。

从喵战士的左胸传来手掌印颤颤巍巍的声音:“我有一个猜测,但是你要保证不再打我。”

喵战士看着左胸,开恩道:“允许你讲话。”

手掌印瞬间大哭,史蒂夫不由得好奇它哭的时候会不会有眼泪。

“救救我,史蒂夫,”手掌印抽噎道,“喵战士是恶魔,冬日战士也比他好,我想念冬喵。”

喵战士只是平静地等着手掌印的下文,脸上还是毫无表情。

手掌印好像要把这几天的心酸通通倾诉出来:“我是高智慧的手掌印,你要相信我,他不是你的巴基,史蒂夫,他是九头蛇,你的巴基被九头蛇冰封了70年,他的身上不可能没有九头蛇的阴影和灵魂,喵战士就是巴基中的所有九头蛇的集成。他模仿冬日战士和冬喵,但是他根本就没有心……他欺负我!”

最后一句才是整篇话的重点,手掌印声嘶力竭地申诉着自己的委屈。

史蒂夫没说话。

“冬日战士以为自己一直在为正义而战,但他其实有时会怀疑自己并不正义,九头蛇在他的灵魂中留下了阴影,这个阴影现在活过来了,还卖萌地自称<喵战士>,我只要说话,他就用小刀割我,你能相信吗?那明明也是他的身体,但是他就是毫不在意地割下去……”

手掌印再次放声大哭。

“他是我的巴基。”史蒂夫一句话掐断了手掌印的嚎啕。

史蒂夫把目光从巴基的左胸移到他的脸上,痛苦之色在眼中浮出又沉淀,被蔚蓝藏在了瞳孔后面:“我不能假装我不惊讶,但是你经历了70年的痛苦,会有不那么美好的阴暗面也不奇怪。我痛恨你的阴暗面,那是你痛苦的证明,是我远离你70年的证明,但是我也会接受你的阴暗面,那不是你的错。”

“所以你毫不犹豫地把我定义为巴基的阴暗面了。”

“你当然是,”史蒂夫的语气几乎是毫不留情,近于咬牙切齿,“你割自己的……”

“乳头。”巴基替他接下去。

两人一时间都不说话了,无声地对峙着。

史蒂夫缓缓道:“连自己的生命和痛苦都漠视的人,当然也会漠视别人的生命和痛苦,这是九头蛇给你的坏影响,他们扰乱了你,但这没什么,你会战胜它的,你会胜利的。”

喵战士的神情终于有一点松动,一点嘲讽在他绿得惊人的眼底浮现:“美国队长认定<巴基>的阴暗面会消失?”

“不,有些伤害无法逆转,”史蒂夫眼中的蓝色发亮,“但是巴基,你的阴暗面也没停止过爱我,你爱我,你的阴暗面是爱的阴暗面,是正义的阴暗面,你还为自己取了喵战士这个名字,你还是有趣的阴暗面……就像太阳的黑斑,就算存在也没法阻止你继续发光。

“你不是多重人格,你只是混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世界,你不知道怎么解读你过去的人生。你的灵魂被摧残,你努力在魔窟中保持最后的正义和清醒,现在束缚你的魔鬼突然消失,你……混乱了。你只好用不同的态度轮换着对待世界和自己,但是你……你其实清楚,所有的人都是你自己。证据就是,你们都爱我,但是你们从来不嫉妒彼此。”

宿舍的空间安静得有点吓人,直到手掌印的啜泣打破这份安静。

“坏男孩,”手掌印发出擤鼻子的声音,“坏孩子们,我太爱你们了,我是多么宽容……”

喵战士熟练地摸出小刀,又要开始整治没经过允许擅自开口的手掌印。

“如果你再伤害自己的身体,我对着美国队长的名字发誓,我再也不会吻你。”史蒂夫威胁道。

巴基的动作居然真的因此停下来了,他震惊地看着史蒂夫。

“巴基——在你看来我也是巴基,巴基是你心肝脾肺肾,你会不吻他?”喵战士指控道,四平八稳的声音里有了点愤怒的因子。

无论史蒂夫的内心正在怎么打鼓,他的表面上至少轻描淡写:“你可以试试看,不过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冒这个险。”

美国队长眯着眼睛,巴基瞪着他,一点一点地收起小刀。

巴恩斯中士、冬日战士、冬喵、喵战士——巴基,终于被史蒂夫的吻打败,屈从与手掌印的聒噪。

手掌印叫道:“谢谢你,史蒂夫,我爱你,史蒂夫。”

史蒂夫没让巴基把自己从床柱上放下来,他只是冲着巴基左边的乳头说:“说说你的猜测,为什么我们刚才会说出意义不明的话。”

“我们现在这么面对面谈话有点像变态杀人狂和他的受害人。”喵战士突然离题万里地说。

他顿了顿,又说:“像在拍电影。”


PS:正在努力让冬喵、冬兵、中士、喵战士统一起来中.....


评论(14)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