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11)


11、酥肉小方

史蒂夫把那朵天仙子做成了简易书签,征求巴基的意见,得到“我的心脏缩水了”的考语后放置到自己常看的一本散文集里。

“无论是不是邪恶,任何人的心意都值得珍藏。”史蒂夫这么说。

面对娜塔莎欲言又止的复杂神态,他又说:“这么做最好,任何友谊和同盟都值得争取。”

娜塔莎幽幽道:“我看不懂你了,史蒂夫。如果是别人这么做,我会双手赞同,可是你,你不是这样的人,你这么做太反常了。”

“从本质上来说,我的确在期盼巴基的友谊,如果只有敌人和朋友两个选项,我希望能选择后者。”

他们这段意义不明的对话就此打住,谁都没往下深谈。

那朵黄玫瑰的结局是被巴基制成干花贺卡寄回给史蒂夫。

史蒂夫接到贺卡后没有丝毫反应,在忙忙碌碌的工作中平静地度过了3天,忙着出席会议、演讲、跟司法部扯皮、接受媒体采访、上电视……巴基以为他放弃了,觉得世界总算恢复了正常。

3天后,史蒂夫莅临巴基的办公室,后者躺在沙发上,脸上盖了本书正在打瞌睡。

史蒂夫把书从他的脸上拿下来,对着突然惊醒的巴基说:“我们谈谈。”

说着从巴基的抽屉里找出咖啡,又从柜子里找到咖啡壶和电热插座。

“你在干什么?”

“煮咖啡,谈话时有咖啡的话会缓和气氛,如果我们的谈话遇到尴尬和瓶颈,我们也可以喝两口咖啡来掩饰,不至于干坐着无话可说…..”

巴基摸着下巴,玩味地看着史蒂夫,对这个已经熟透了的老同学有了点新的认识和兴趣。

他们捧着热咖啡坐在同一张长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史蒂夫说:“我想,我对你这或许有着非常轻微而且玄妙的倾慕。”

巴基一口咖啡猛地喷出来,刺得史蒂夫的眼睛一闭,咖啡顺着他的蓝眼睛缓缓滑落,像褐色的眼泪。

“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史蒂夫抽出茶几上的纸巾擦拭衣领和脸上的污渍,“有时候我真的不喜欢你,但是有的时候觉得你像游乐园,气球、糖果、人群、摩天轮、小丑的表演,非常热闹。我小时候希望我能安家到游乐园,但是我知也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如果真的住到游乐园里,我一定会厌烦,觉得太吵闹——你和你的友谊就给我这种感觉,我有时希望成为你的朋友,但又清楚地知道一定长久不了,我们吃不消彼此。”

为策万全,巴基把咖啡杯放到茶几上,决定在这场“谈话”结束前不再喝东西。

“那么你现在的意思是?”

“成年人之所以是成年人,是因为他们能忍耐别人不能忍耐的事物,小孩子受不了游乐园的喧闹,但是成年人应该有这个自制力。我现在或许可以忍耐你。”

史蒂夫的神态恳切,但话语实在不客气。

“你知道,史蒂夫,我总是可以指望你能用更嚣张的智慧来做我的指路明灯,以一个正在请求友谊的人来说,你真是相当有性格。”

史蒂夫鲜明的蓝眼睛流露出笑意:“人和人之间做不到完全坦诚,至少该竭尽所能地坦诚。”

“如果我就是不接受你的黄玫瑰?”

史蒂夫和蔼地说:“我会一直努力下去,我不喜欢死缠不休,你不喜欢被死缠不休,所以为了我们两人都省事,为什么不痛快答应?”

巴基想了想,从锁住的抽屉里找出一盒雪茄,递给史蒂夫一支,自己叼了一支。

他们用火柴把雪茄点燃,时间已经接近6点,窗外的天空开始染上夜色,雪茄上的红色火星在昏暗的室内明灭着。

史蒂夫不吸烟,但是巴基的雪茄非常清淡,他吐出一口淡蓝的烟雾,知道巴基的意思了。

人们在结婚、生育等喜庆时刻会把雪茄当成礼物发给同事、朋友们分享,巴基给他雪茄就是答应他的请求。

“制定试友协议,怎么样?”巴基咬着雪茄,口齿不清地提议,“来个朋友试用期,像你说的那样,你可以试着忍耐我,我可以勉为其难地答应你,但是我们最后多半还会恢复我们20年来的老关系,有个协议在手也算有章可循。”

史蒂夫从嘴中拿下雪茄,左手在风衣的内侧口袋摸索一阵子,摸出一瓶香槟。

“我同意。”

他们围着巴基的茶几,在纸上写写画画,商量起来。



试友协议

1、史蒂夫.罗杰斯和詹姆斯.巴恩斯成为朋友,即日生效,试用期3个月。

2、史蒂夫.罗杰斯不得利用职权干涉朋友的公务。

3、史蒂夫.罗杰斯不得对朋友进行言语上的挖苦和骚扰。

(巴基说:“你有时挖苦人不偿命,长官,你的嘴和舌头是你的精华,或许是把接吻的技能点数全都加在了语言上。”

史蒂夫说:“因为你这句话,协议的第4条应该是这样。”)

4、第3条同样适用于詹姆斯.巴恩斯。

5、试用期结束后,根据交友状况判定是否继续朋友关系。

6、对于督导部外部的侵略,朋友之间要保持战略性一致。

7、本协议绝密,如果被第三方发现,立刻终止。

8、试用期期间,任何一方感到不适,立刻终止。

9、在试用期期间,朋友可以对对方的交友状况进行调查和干预。

(巴基说:“我也认为这一条很有必要,否则我真的怀疑你别有居心。”

史蒂夫说:“这样会带给对方安全感。”)

10、本协议解释权归史蒂夫.罗杰斯和詹姆斯.巴恩斯共同所有。



他们都精熟公文、合同等官样文章,不到一个小时就拟好协议,对一些歧义性词句进行调整后,一式两份,署上姓名和日期。

各自收好协议,他们平静地看着彼此,没有友谊的感动,没有微笑的握手,没有亲密的拥抱,没有戏谑的调侃。

他们只是带着公事公办的范把协议放到两个文件夹中。

“合作愉快。”史蒂夫中规中矩地说。

他说完又加上一句:“我的朋友。”

“友谊的本质不是愉快,我的朋友,”巴基语重心长,“友谊很肤浅,很丑陋。”

史蒂夫没有争论,他只是用大拇指按住木质瓶塞,“嘭”地一声打开香槟,气泡冷静地在瓶口溢开。

香槟酒瓶旁是巧克力和酥肉小方组成的下酒菜。

酥肉小方,是把牛肉切碎后捏成方形的肉块,肉块中间留有中空,填上甜椒和辣椒混合的馅料,外表裹一层蜂蜜放到黄油中炸得鲜香。

或者是带脆皮的熟猪肉,切成方块,肉块间同样塞有馅料,炸制得外表金黄,脆皮闪闪发亮,外表酥脆,但是肉质柔嫩,馅料的滋味极其深刻。

餐厅中有时会把酥肉小方进行装点、烹调后当成主菜端上来。还有些人会把炸好的酥肉小方腌制好,当成肉脯一样的零食一起卖出。

金黄的酒液倾倒入透明的高脚杯,他们的酒杯在半空中冲着对方微微倾斜。

“干杯。”

“干杯。”

一段友谊就算成了。


评论(17)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