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第4季:无限的我们(28)

28、

史蒂夫在“审问”出冬喵和巴恩斯中士的无数秘密后,终于直截了当地挑明了:“你是否曾经想象过新世界的样子或者写过关于新世界的小说?”

新世界太有冬喵的风格了,看似多彩实则乱起八糟的能力,随便找出两只公鸡,结果他们最热衷的事是滚床单,公鸡还跟冬喵憧憬的公鸡玩偶一模一样……

如果他们是二次元的人,那么冬喵跟这个世界显然关系匪浅。

而且巴基是最后加入他们的,是新世界诞生后加入他们的,如果说他们中间有谁可疑的话,就算史蒂夫万分不愿也最先想到巴基。

“不,”巴基诧异地说,“我为什么要想象这么低水准、没效率的世界。”

托尼提醒他:“我听到你了,你在贬低我的创造,这非常冒犯。”

冬日战士不动声色地扫视过众人,目光接触到史蒂夫时突然有所顿悟。

他感觉大脑深处的某把锁被打开似的,世界变得鲜明起来。

史蒂夫不及阻止,巴基就已经说出口:“你是在说我们是纸中人?”

走廊瞬间陷入了一阵完全的寂静,连呼吸的声音都消失了,所有人都僵立着,史蒂夫和托尼是在等待着那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造物主”来收拾他们,其余的人是忙着打开大脑深处的“锁”并思考自己的人生。

“实际上我先前也这么想过,”班纳博士缓缓道,“但只是一个闪念,没深入去思索,现在再想想,非常有可能,我们都是盒子中的人,许多科幻小说家写过这个,量子力学也在某种程度上……”

“我是个虚构的人?莱利也是虚构的人?”山姆似乎还在震惊中。

“我很庆幸,”娜塔莎勉强平静地说,“我没在《双人跳水》中,必须随时随地观摩stucky的性爱,这虽然性感,但是如果到了现实中真的无法接受……我也庆幸我没在SM小说中,手持皮鞭鞭打我的小奴仆才能获得快感,也不是在ABO小说中,眼睁睁看着自己成为女性阿尔法,多了个器官,让某个被我标记的欧米伽怀孕……”

除了巴基,其余人都没能完全没听懂她的话。

克林特深深了吸了几口气,再次说话时声音已经颤抖甚至是哽咽:“所以我没有妻子,我的小孩也不存在……”

“有鉴于你自己也有可能不存在,你算是跟他们福祸与共了。”托尼算是安慰了他一句。

钢铁侠又转向美国队长:“我们这么大喇喇地把我们的处境说出来,但是造物主毫无行动……难道我们意识到我们不是真的也是在<它>的安排之中?”

史蒂夫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史蒂夫。”巴基说。

“是的,巴基,我在这。”史蒂夫反应迅捷地说,语气沉稳,态度镇静,还带着充满友谊和爱的微笑,丝毫不像刚刚被颠覆世界观的人。

巴基犹疑地看着他,嘴巴张了几次才说:“是你吗?”

还在震惊和打击中的众人齐刷刷地把目光通通投向美国队长。

“罗杰斯先怀疑巴恩斯,现在轮到巴恩斯怀疑罗杰斯,”娜塔莎木然地喃喃自语,“相爱相杀的虐文……”

“不是我,”史蒂夫本能地否认,然后又问,“你是在问什么是不是我?”

“你看完巴恩斯中士的日记了吗?冬喵以为只是巧合,我一度也这么认为,因为我们此前从没想过我们可能不存在。但是如果真的像我们发现的那样,我们都是纸中人,那么你就很可疑。”

史蒂夫不明白为什么巴基的日记让自己可疑,他还没能把巴基的日记看完,这一路上除了战斗就是赶路,能安静阅读的机会很少。

史蒂夫的沉默似乎让巴基误解了。

“不过我会保护你,无论你是不是敌人。”冬日战士的声音似乎融化了一些,有一点水流从冰凌般的声音中流淌出来。

他说着还面无表情地把所有复仇者都看了一遍,似乎在对所有人挑衅“反对的话试试看”。

“不,我不是害怕,”史蒂夫怔了怔,“我只是在思考日记内容,我还是不明白日记为什么会证明我可疑。”

托尼也看过巴恩斯中士的日记:“我也不太明白,不过我也没看完,我看到你们接吻那一段就把日记赠送给美国精神了。”

“所以他们在70年前就接过吻,”娜塔莎还是在神游天外,“这真是颠覆了我的stucky观,我一直认同他们70年后才搞到一起的这一观点……”



他们没继续磨叽,直接杀到史蒂夫的房间,美国队长从枕头底下找出日记本交给它的主人。

巴基接过来直接翻到后面几篇,将日记本摊开放到灯光下。

复仇者们围成一圈凑到日记本上方阅读。

“像睡衣派对。”巴基突然说。人们被这突然冒出来的话题弄得莫名其妙。

他对复仇者们的怪异目光恍若未见,只是点点一篇日记。众人重新整肃被巴基打断的步调,阅读他指出来的内容。




194X年X月X日  晴

我教史蒂夫跳舞,(娜塔莎点评:俗套的梗,被无数小说中用烂了。)我们跳了10分钟才发现我跳的是男步,他跳了女步,这真是愚蠢透了,我是要教他怎么在舞会上拥抱心爱的姑娘,他学会女步没有助益,于是我们又换了过来,我跳着女步来引导跌跌撞撞的美国队长。(娜塔莎点评:你一次,他一次,这是在展示互攻本质吗?托尼说:娜塔莎,我知道你大受打击,惯于掌握一切的你居然是虚构的,你一时间没法接受,只能用喋喋不休来掩饰自己的慌乱,但是我还是要对你说——闭嘴。)

史蒂夫很笨拙,很可爱,难以想象他对跳舞也那么生疏,我很担心他和女朋友的初吻和初夜。

或许我该教教他怎么接吻?我可以吻他,实际上教他跳舞时好几次我想吻他,如果他被吓到,我就可以说这是教学。在我写下这段日记时,他在我身边熟睡,我现在就可以吻他,我决定了,现在停笔,去吻他。

我又回来了,我刚才试着去吻熟睡的史蒂夫,灾难性的后果,我的鼻子几乎被打断了,虽然早就知道他的睡相很独特,但是独特到这个地步真的让我大开眼界,睡梦中的美国队长不是甜心,他会揍翻一切试图悄悄靠近他的事物,尽管我是他的巴基也不能得到优待。如果不是我坚信史蒂夫绝对不会伤害我,我几乎要怀疑他是在装睡了。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没人教导,我的朋友是否能渡过他的初夜,我刚刚认识他时,那个小豆芽认为把手指插进鼻孔就会让人怀孕,天真的家伙。

或许其实我不担心这些,或许我关心的只是我的嘴唇,它是否能不被诟病地碰到史蒂夫的。



除了巴基,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离史蒂夫远一步。

“我尊敬你,史蒂夫,”山姆混乱地说,“也相信你,甚至直到现在还是相信你……不过这是怎么回事?你在小时候曾经想过把手指插进鼻孔里会导致人怀孕?为什么这跟费城的……我是说朗姆洛直到现在还因此追杀巴恩斯……你为什么没提过这件事?”

史蒂夫没有回答,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篇日记。

他第一个反应是:巴基在日记里开玩笑,他才不会那么傻地认为所谓的性就是把手指插进鼻孔里……

但渐渐的,他又不确定了,小时候的许多念头看起来都非常奇怪,他曾经坚信咖啡会让他的皮肤变成巧克力色,坚信蛇是从花蕊中长出来的,坚信牛奶会让他长高……

他又仔细地在记忆的橱柜中翻找了一番,开始觉得自己似乎的确认为过“手指插鼻孔会导致怀孕”。

“我也相信你,”班纳博士打破沉寂,“我相信你的人格,你肯定不会故意说谎,也肯定不会故意成为我们的敌人。但是人多记忆是非常玄妙的,我们经常会取笑小孩子古怪、幼稚的想法,完全不记得我们小时候有过更可笑的想法。你小时候那么想过,长大后很可能就会忘记,你又经过70年的冰封……”

娜塔莎似乎总算是从“我是虚构人”的打击振作精神:“现在的问题是,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跟史蒂夫小时候同等水准的城市?”

“巧合?”托尼似乎要活跃气氛,“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是虚构的,所以出现雷同时可以轻松地笑笑——哈哈,只是巧合。”

这个笑话失败了,没人展露笑容。

史蒂夫从凌乱的记忆线团中找到一个细小的线头,把它徐徐抽出来。

他小时候对两性关系还懵懂又好奇,无意中听到邻居夫妻用色情笑话调情:“你想用你坚硬的小指头插进我的洞穴吗?”

然后那两位就接着吻倒进房门里面。

孩提时代的史蒂夫当时想了想身上的器官,觉得周身上下能容纳小指头的只有鼻孔、耳洞和嘴巴。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天真的小孩最终选择了鼻孔。

不久后邻居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史蒂夫最终形成了这样的印象:用手指插入鼻孔就会生小孩。


评论(14)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