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9)


9、杏仁露

这是触发式炸弹,四方的玻璃板表盘,水银在导管中做为触发条件,一旦巴基的动作超过了某种幅度,甚至说话声音达到了某个高度,水银就将上升,升过红线时炸弹就会被触发。

大楼已经被疏散,防暴小组反应迟钝,在事发1个小时后才姗姗来迟包围了现场,不过那个送炸弹的邮差更离谱,逃离大楼后居然到邻街的咖啡厅坐下来吃蓝莓松饼玩手机游戏,被抓了个正着。安全部门就地组建指挥部,对他进行审问。

3名拆弹专家引导巴基坐下,围着他开始拆弹作业。

巴基服役时左肩受过伤,在高度紧张和固定姿势下,已经开始刺痛。

计时器上显示还有4个小时,这让他觉得自己还能活上不短时间。他不太受自己控制地东想西想,想起一件事颇为头疼的事来。

门外传来一阵窃窃私语,像蜜蜂一样嗡嗡嗡地传进来,巴基烦躁地吐出一口气。

“公共场所禁止喧哗,”他用现在所能发出的最大声音说,“尊重一下拿着炸弹的人。”

声音停止了,史蒂夫推门进来,他的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衬衫纽扣也解开,手上是两杯热饮,很休闲的模样。

“我是政治家,”他面对巴基疑问的眼神说,“还有比在定时炸弹旁边跟行政人员患难与共更好的拉票手段吗?”

他说着在巴基身边的沙发上坐下,询问拆弹小组还需要多久,几位组员保证可以在炸弹引爆前搞定。

“如果搞不定的话我会在爆炸的15分钟前离开这幢大楼和街区。”督导部长对他的首席行政官保证。

巴基几乎冲他翻白眼了:“你这是在安慰我:<放心,我虽然看起来很勇敢,其实会保护好自己>的意思吗?我是那个捧着炸弹的人,长官,我只关心我的安危。”

“那可真失望,我以为我们经过刚才的事已经有所默契,建立了独特的友谊。”

巴基瞪着坐在沙发上微笑的史蒂夫,沙发看起来非常舒服,巴基却只能右膝着地地跪在硬邦邦的地板上。

这个人真是讨厌。

他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做出高尚的举动来。

这种举动高尚得肉麻,甚至高尚得有点假,但是史蒂夫做起来却那么自然。

巴基觉得自己从人格到脾气都被严重地挑衅了。

史蒂夫喝了一口热饮,把另一杯打开,得到拆弹专家的许可后把杯子递到巴基的嘴边。

巴基没拒绝在这种情况下的好喝热饮。

可可和杏仁那热腾腾的香气安抚了味蕾,让巴基的周身都有一股舒服的热流,左肩的疼痛似乎好受了些。

这是楼下咖啡厅的招牌热饮杏仁露。

许多讨厌杏仁气味的人都很喜欢这种杏仁露。杏仁掰碎后分别用稀释盐水,消除杏仁那过分芳香的香气,在牛奶中浸泡并研磨出浆,将杏仁浆和可可豆一起搅拌,最后将食用玫瑰研碎来调节杏仁和可可浓郁的口感。

“有件事请你帮忙。”巴基想到刚才那件头疼的事。

史蒂夫的声音柔和:“请说。”

“AV。”

“……什么?”

“所有人都看AV,但我真的不确定长着你这样一张正直脸的人看不看AV,考虑到你跟未婚妻订婚了,却连接吻都没有,AV对你来说可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事……”

“我知道什么是AV,”史蒂夫巧妙地打断他,回避了自己是否看AV的问题,“你现在是想看看AV还是什么?我不认为这时候让你血行加速是好事。”

巴基露出一点笑意:“我是个相当有魅力的人,我总是能得到约会,我这样的人不像是需要AV的人,因为我用不着——理论是这样,可是我的CD架中的确有AV的碟片。刚才我想到这件事,如果炸弹最终爆炸了,我的遗物会被清点,人们就会知道,詹姆斯.巴恩斯,收藏了AV,这真是难言的羞辱。”

史蒂夫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说“炸弹不会爆炸”还是说“人们不会因为你有AV嘲笑你”。

巴基继续说:“尽管每个正常的成年男性都会有AV——别反驳,我不觉得你正常,但我还是觉得这是软弱的象征,那些AV仿佛在嘲笑我的意志还不足以让我离开这些常人需要的道具,这么软弱,这么……所以我希望你能告知克林特,在我的葬礼前把我的AV销毁。”

“放心,我会告知他。而且我也能帮你销毁。”

“让我们正视现实,史蒂夫,我们不是朋友,也不会成为朋友。”

“多点朋友又不是坏事,”史蒂夫不急不慢地劝导,“我们可以成为很不错的朋友。”

巴基立刻声称:“我的朋友很多,实际上我的朋友区的席位已经客满,你没有座位了。”

“真的?举出3个人来。”

巴基停顿了一下:“克林特,巴顿,以及克林特.巴顿——3个,等等,还有克林特.弗朗西斯.巴顿,4个,我超额完成你的作业,要给个A+吗?”

“你要知道,巴基,我并不讨厌你,我坚信你也不讨厌我,为什么我们不握手言和?”

“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来讨论这个问题?”

史蒂夫的笑容更深:“我相信吊桥效应。”

“你让我的小心脏怦怦作跳如小鹿乱撞,但是我是正经人,不会因为一场高明的搭讪就奉献上我的身心。”

拆弹小组中的一个黑人小伙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们知道吊桥效应是指一个人提心吊胆地过吊桥的时候,由于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会将身边的人误认为生命中的另一半吧?用在这里合适吗?”

巴基彬彬有礼:“你是……”

拆弹专家轻快地说:“正在拆你手上炸弹的人,山姆.威尔森。我不相信你们是同性恋,我知道罗杰斯先生不会说谎,所以把吊桥效应用在这里极端不合理。”

巴基木然道:“你可以开香槟了,史蒂夫,这里有个比你还没幽默感的人。”

“我们在开玩笑,”史蒂夫对山姆.威尔森说道,“也是在进行争论,我认为这有利于减轻巴恩斯先生的精神负担。”

“真是高尚,”山姆诚挚地说,“我是你的支持者,罗杰斯先生,炸弹拆除后可以在我的防暴背心上签名吗?”

史蒂夫有点惊讶,也有点高兴:“请叫我史蒂夫,我还是第一次在娜塔莎不在场时独自面对支持者……我们等会儿可以一起喝一杯,现在让我们专注于炸弹拆除。”

“嘿!”巴基冲着明显激动的山姆叫道,“收好你的口水,你的手底下是我的生命。”

山姆立刻保证他是职业的,不会因心情变化而对拆弹作业有丝毫负面影响。

评论(7)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