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8)


8、琥珀冻

这天的晨报都在关注同一件事。

茶报的2版头条鲜明撰文——罗杰斯拒绝赴司法部听证,向法院提交撤销起诉动议。

《市民之声》报道——罗杰斯发声:指控我不能让非法的议案变得合理

《新月友人》——为什么同性恋不能为同性恋维权

……

督导部大楼原本是战时的电视台,楼体坚固,隔音效果非常出众,然而行人们却清晰地听到楼中传来一个沙哑的、严厉的女声——

“你在干什么!”

这声怒吼似乎让大楼和人行道一起颤抖了一下。

或许是错觉,行人们互相看了看,耸耸肩膀继续赶路。

大楼的部长室内,娜塔莎捏着邮差送来的报纸们快要晕厥了。

她开始认真后悔担任史蒂夫的政治顾问。

“只是在跟他们讲道理——咖啡?”史蒂夫没被她的怒火惊到,举起咖啡壶。

娜塔莎闭闭眼睛,身体晃了晃:“你怎么能不跟我商量就发表这样的声明?你怎么能对外声称自己的性取向不能成为督导部退出同性恋注册案的理由?”

“因为司法部明显在模糊视线,当女权主义者为女性维权时,人们会质疑<只有男人才能为女性维权,女人会偏袒女人>吗?不会。同样的,现在他们用<罗杰斯有同性恋嫌疑,他必须退出同性恋注册案一事,否则就是玩忽职守>的理由来让督导部不能发起听证,根本就是转移人们的焦点。他们小看了我,我不会因个人受到攻击就把部务当成我的挡箭牌。”

娜塔莎深深呼吸:“但是你发表这样的声明,就是在默认你有可能是同性恋。”

“那又怎么样?”史蒂夫好笑地说,“他们没有证据,只能凭空猜测,我的性取向只有我作主。”

“你的支持率怎么办?你的选民有一半是老派人,他们看重的就是你那正统的劲头,一旦他们心目中留下你是同性恋的印象……”

史蒂夫蔚蓝的眼中浮现出那个让选民们倾心不已的真挚神色:“我相信我的选民,他们信任我,我也要给他们同样的回报。”

在娜塔莎气急败坏地打破淑女形象破口大骂前,督导部长又接着说:“还有一句话:<事实是最好的辩护>。我想我已经从跟辛西娅分手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了,可以试着寻找新的约会。”

娜塔莎让额头上的青筋慢慢地平复下去,在这个时候找个女朋友是一种可以考虑的公关手段,虽然有点刻意。

“需要我来提供<女朋友>的人选吗?”娜塔莎已经在大脑中排出一个名单。

史蒂夫微微愕然:“不,娜塔莎,我是说真的,我真的该约会了,并不只是为了塑造我的正统形象。我会自己寻找我的女孩,通过酒吧,通过朋友介绍……”

这样也好,更加自然,更加亲民。娜塔莎的心情稳定了些,带着一种混杂着放松和不可思议的情绪简略地打量史蒂夫。

这个男人真是奇妙,他总是真诚待人,又总是能在不经意间用真诚达到“小手段”的效果。有时候娜塔莎怀疑他是故意的,但他往往又会用接下来的举动来证明他没有丝毫矫饰。

几分钟前的后悔情绪已经消隐无踪,娜塔莎的心灵再次被友谊占领,同时还多了一点点好奇和忌惮。

“等等,”娜塔莎后知后觉地想起,“巴恩斯做为你的绯闻男友,他愿意披上这层疑似同性恋的外衣吗?”



巴基再次修正对史蒂夫的观感,他原本以为这位老同学跟以前相比没有变化,可当他握着茶报站在微笑的部长面前,旁边还有微笑的红发美女端上咖啡和琥珀冻时,他还是极端惊愕。

琥珀冻是本地的名产小吃,最常见的是甜、辣两种口味。

甜口味中最受欢迎的是茉莉冻和山楂冻。

茉莉冻要从进口茉莉中选择洁白的花朵,放入特制模具,滴进半水溶性的透明凝胶,凝胶用生粉、茶粉等调制,滴入模具中瞬间就凝固,像琥珀保存蜜蜂一样,牢牢将茉莉整朵包裹住,花朵在凝胶中形状完好,像在枝头一样栩栩如生。茉莉冻含进嘴中,凝胶会飞快和茉莉一起飞快地融化,在口中绽开清香。

山楂冻做法与茉莉冻相似,只不过包裹的是大只的、鲜红的整颗山楂,大山楂在凝胶里面鲜红欲滴,是人们常用的饭后点心。

娜塔莎招待巴基的是勿忘我冻,蓝色的勿忘我在琥珀般的凝胶里面静谧地绽放。

“你们突然这么和蔼可亲,我还真的不习惯。”

“有两个目的,”史蒂夫请巴基坐下,“首先,希望你能对外保持沉默,如果有人问及我们的关系,你只要告诉他们实情就可以,但是不用多说。”

巴基机敏地远离包裹着整朵勿忘我的琥珀冻:“你是要用自己的身躯做盾牌,来保证同性恋注册案能够被驳回。只不过你的小身板不够坚硬,所以要把我拖过来一起挡。”

“比起盾牌,你更像弹壳,而我是子弹,我射出去击碎那些歧视、不公和丑恶,你做为弹壳,保证我能成功地射出。”

巴基警惕地离他更远了:“……你能不能成功地射出去跟我没关系,你只能指望你的右手争气些。”

“……你误会了,”史蒂夫耐心地说,“我真的没在用双关笑话来跟你调情。”

巴基轻松了些,昨天跟皮尔斯通话后的焦躁感微微消散。

“那么另一个目的是?”

史蒂夫看了看娜塔莎,踌躇了片刻:“我昨天想起了我们刚认识时的事,虽然在后来发生了太多不愉快,但我们为了黄油面包和白面包争论时,还是存在着质朴纯真的友谊的,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巴基瞬间明了了那盘琥珀冻的含义:“你能更娘娘腔一些吗?蓝色勿忘我,永恒之爱,你不是异想天开地要跟我做手拉手的好朋友吧?”

“至少成为可以坐下来安安静静地喝杯咖啡缅怀往事的老同学。我们现在是同事,巴基,每天针锋相对太耗费精力。”

“我精力旺盛。”巴基简洁地说。

“那就留着,”一直安静的娜塔莎插了一句,“留着勾搭你喜欢的女孩,就像巴顿勾搭我那样。”

巴基的神态缓和了,彬彬有礼地对娜塔莎颔首微笑,变魔术似的从手中的报纸底下翻出红色的文件夹。

“说得对,我的朋友,我们应该保持一致。请看看这份内设机构的方案,取得跟我一致的观点后就签字吧。”

史蒂夫被突然而来的部务滞了一下,打开那份方案飞快地扫了几眼。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史蒂夫已经很熟悉督导部的公文了,可以在短时间内从长达8页的公文中抓住不到5行字的重点。

“我们又要增加内设机构?照这份方案,总部要招聘100个新职员,我们的人已经够多了,全国有7万个人来为督导部工作……”

巴基诚恳地说:“所以100个人算什么?7万人和7万零100人有分别吗?必须多几个人来让我使唤,我才能挥洒我过于旺盛的精力,必须多几个部下让我教训,我面对媒体和司法部时才会没力气多说……更何况我们要修复童年时建立、少年时破裂、成年后反目的珍贵友谊,必须保持一致。”

娜塔莎像重新认识巴基一样看他——这家伙该不是从史蒂夫向他发出邀请时就知道部长的意图,准备好这个方案吧?

深入想想看,报纸将史蒂夫的声明报道得铺天盖地,巴基只要留心一下就能知道史蒂夫的意图。

史蒂夫要达成目标,必须要有他这个绯闻对象的配合,现在是他提出要求的最佳时期。

娜塔莎掂量了一下,刚想开口为史蒂夫解围,后者已经从桌上的固定笔架中抽出签字笔,痛快地将这份方案签字通过。

史蒂夫再次让他的政治顾问惊讶了。

这位新任督导部长就职时跟娜塔莎确立过一年内的目标:1、精简机构;2、简化审批程序;3、促进安全系统科学化。

她原本以为以史蒂夫那固执的、难以变通的个性,不会对巴基做任何让步,两人肯定又要来一场角力,可史蒂夫只不过略作思忖就达成了这个短暂的交易。

史蒂夫很清醒地知道眼下最重要的目标是什么。

巴基礼貌地收起文件夹,从桌上叉起一块包裹着蓝色勿忘我的琥珀冻扔到嘴里。

他站起身来,甚至还跟史蒂夫握了握手:“我会保证,让你很顺利地、很威武地射出去。”

史蒂夫毫不退缩地跟巴基两手相握:“我会不负你的努力。”

他们高大的身躯之间隔着一张办公桌,嘴角含着凝重的微笑,握着手凝固片刻,宽阔地办公室中只有呼吸的声音和娜塔莎若有所思的眼神。

巴基率先退后一步,向史蒂夫和娜塔莎道别,对后者微微眨眼,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做了次调情。



内设机构的方案很快就送到秘书室进行发文,巴基打了几个电话,记了几份简报,看看时间,离下班还有5分钟,于是打开手机玩一款新出的纸牌游戏。

只玩了2分钟,他就无聊地扔开手机,走到窗前,用力拉开窗帘俯瞰这个城市,又来到沙发上躺下,托过茶报浏览广告版面。

他办公室的门被轻敲两下,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巴恩斯先生的包裹。”

巴基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打开门,一个带着鸭舌帽的邮差仓促地把一个长方体包裹往他手中一塞。

邮差的头上的红帽子压得低低的,只露出一张嘴。

巴基的一根神经动了一下,掌管危险的本能呼啸着发出尖叫。

尽管知道能进入督导部大楼的包裹一定经过安检,但在这短短了数秒中内,巴基的身体遵循本能,飞快地退后,要把包裹扔出窗外。

“别动!”邮差声音颤抖地说,“引爆线已经缠绕了在你身上。”

巴基屏住呼吸,在激烈的心跳声中把视线移到自己胸口。

几根蛛丝一样的明线黏在他的身上,巴基认出了这是3年前开发出的蜘蛛引爆线,由于不具有实用性,所以只停留在军工实验室里,从没投入实用。

“滴答、滴答、滴答”,包裹里传出时钟走动的声音。


评论(7)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