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5)


5、薄荷茶


克林特怀抱一大束火红的玫瑰,悄悄地放在部长办公室的隔壁——史蒂夫在那里开辟了一个办公室,娜塔莎一周中有3天会到这个办公室处理事务。

“这是什么?”巴基的声音冷不防地在他身后响起。

克林特迅速转过身面对好友,若无其事地说:“只是一个策略,这个女人太可怕了,我认为礼物和鲜花将会是减弱她的警惕心和防御的上佳武器,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战争。”

“合理的点子,”巴基认同地点头,“不过似乎没什么作用,昨天我约她共进晚餐,之后送她回家,我确定她对我的调情有所反应,但是我还是没能破开她的门,无论她身体的门还是她公寓的门,铁石心肠的女人。”

“那还是真是……遗憾,”克林特用力吞咽了一下,“你做得足够多,足够好,或许你该让开一步,让我来试试,你很好看,但是我,我有另一种类型的魅力。”

“最好能用玫瑰打开她的心扉,让她以为你是站在新部长那边。”

“我就是这么计划的。”

“如果能成功地跟她建立起关系,就是成功策反了部长的顾问律师。”

克林特表态:“我会努力。”

“你们最终顺利结婚,我们才真的是获得了一场难以置信的胜利,你很伟大,克林特,为了我们的事业、前途、立场,把自己和人生整个地栽到一个女恶魔的裙底。”

“……你在说反话吗?”

巴基木然道:“谢天谢地,你居然听出来了。根据你昨天的糟糕表现,我不认为跟你跟她发展亲密关系是个好主意。”

克林特立刻声明:“昨天只是意外,我可以控制自己,而且她是那么独特、迷人……我是说她是那么可怕,我必须有所行动。”

巴基上前一步掸掸克林特的肩膀,帮他理理西装领:“祝你顺利,克林特,不过要记住,与魔鬼战斗的人,小心自己不要成为魔鬼,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别被吸进去。”

“我绝对忠诚于我们的友谊,不会被策反。”

巴基友善地纠正:“你应该忠诚于我们的事业,除非你真的想去某个原始部落当外交官。”

这场愉快清晨谈话很快就被打断,一位茶报的记者带着采访许可证递来申请,要求就“国歌甄选”一事采访部长罗杰斯。



改变国歌的说法已经提了有10年了,现在的国歌还是1000年前的一支民谣,被200年前一位音乐家重新谱曲,当时的国王非常喜欢,定为国歌,通篇软绵绵的山温水软和可口美食。

但是——

“虽然有这样的提法,不过一直以来只是存在于平民之间的议论,他们没理由采访我,官方从未就这件事发声。”史蒂夫无奈地指出这个采访没有现实基础。

“实际上官方已经快要发声了,”巴基递出一份备忘录,“昨天下午,文化部召开内部会议,决定正式面向全国征集新的国歌。”

史蒂夫带了几分哑然匆匆扫过备忘录的内容:“……为什么茶报会知道?我是说,他们无孔不入,但是昨天下午的<内部>会议,他们今天早晨就递来采访我的申请,我却还不知道这件事——督导部还不知道,记者就先嗅到新闻了?”

“其实不是,长官,”巴基笑吟吟地说,“督导部知道,只是你不知道。昨天他们的会议开始前我就得到了通知。”

史蒂夫的蓝眼睛盯住他:“这么重要的事你应该告诉我。”

巴基不解地耸耸肩膀:“告诉你,然后你能干什么?准备听证程序?启动应急预案?这些事不是你的工作。在你应该知道时,我自然会让你知道。再说你昨天忙着在记者们面前宣布你永远支持同性恋,作为贴心的行政官,我怎么能让这些琐事打扰我的部长?”

“我每次说一句,你都会有十句等着我。”

“你知道我,史蒂夫,老朋友,我不是政治家,不会经常进行电视演讲,总要有个渠道供我倾诉。”

“请记者进来。”史蒂夫在短短几秒钟内就做出决断,现在不是跟巴基计较知情不报的时候。

“昨天知道文化部的会议后,我立刻安排人为你草拟了一份讲话稿,”巴基又递出一个文件夹,“里面针对记者可能会提出的问题全部给出了说法,你只看红线划出的部分就好。”

史蒂夫抬起头凝视巴基,笑了笑:“你缺少玩偶吗?需要拨出专项资金为你采购吗?”

“你不是傀儡,先生,我只是很荣幸为你服务。”



但是事情并没能像巴基预想的那样发展。

如果是别的政治家,会很满意巴基的安排,巴基没用繁琐的部务打扰他,而且还预先为他安排了一切。

而史蒂夫虽然不喜欢这样,却也只能按照他的轨道走下去,至少在这件事上只能妥协。

变故出在记者身上。

电话秘书早就安排人准备了茶点,除了督导部常用的玫瑰糖外,还特地准备了薄荷茶。

新鲜的薄荷捣碎跟梅卤和少许蜂蜜一起腌渍,晒干成粉,喝时用香草调味,如果不习惯薄荷的刺激味道,可以在加入糖粉来使口感柔和。

这是茶报记者们的最爱,他们总是在赶稿时用薄荷茶提神。

记者很快推门而入。

那是个美丽的女士,黑发,美丽的栗色眼睛,利落的职场妆容。

她进门的一瞬间,史蒂夫和巴基就同时诧异:“辛西娅?”

他们顿了一下,看向对方:“你认识他?”

他们又顿了一下,注意到对方用了“他”而非“她”。

“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辛西娅几步走到部长办公桌边,“这位是詹姆斯.巴恩斯,我的前男友,歧视男人的人渣,我们约会过,然后他羞辱了我;这位是史蒂夫.罗杰斯,我的前未婚夫,我曾以为他是好人,满含喜悦地跟他订婚,但是他在婚礼举行前抛弃了我。你们很有共同语言,可以认识一下,握个手,来个拥抱,喝杯啤酒,建个<人渣俱乐部>。”

“所以我们都是你的<前男人>......不过你们订婚?”巴基缓缓道,难以置信回头地看着史蒂夫,“还差点举行婚礼?我有个疑问,长官——你有多愚蠢?”

“你吻过我,聪明先生,”辛西娅阴阳怪气地说,“还是深吻,结果脱了衣服就翻脸。

巴基挑起一根眉毛:“脱了衣服才发现你身上有的东西我也有,而我是想找个跟我不一样的人进入。”

史蒂夫找回声音:“你为什么成了茶报的记者?放弃宴会策划人的工作了吗?”

“说得好像你还关心我似的,在婚礼前逃跑的胆小鬼、懦夫、恐婚狂。”

“我不是恐惧婚礼,辛西娅,你欺骗了我,而且我从来没想过要跟男人结婚。”

“是的,你只跟男人订婚。”巴基正色道。

史蒂夫立刻反唇相讥:“至少我没跟男人接吻。”

巴基终于笑出来:“你以为是在踩我的痛脚,其实不是,你只是暴露了你连接吻都没有就订婚的事,你怎么能这么……这么……”

“我不是为了接吻之类的身体接触才订婚,”史蒂夫解释,“我当时以为辛西娅是个不错的女人,我们彼此合适,我不是你,不会为了肉欲来选择共度一生的女性。”

巴基笑得快接不上气了:“请饶了我的肚子,太疼了。需要我再说一遍吗?你订婚了,却连未婚妻的嘴唇都没碰到过。小学生也比你成熟,他们还知道用巧克力和花生糖来换取女生的轻吻。”

“啪!”辛西娅把手中的文件夹摔到部长办公桌上。

“我可以开始采访了吗?”她冷笑道,“我承认,今天采访不是目的,来当面辱骂你们——尤其是史蒂夫才是我的目的,我曾经多爱你,现在就多恨你。不过你现在必须对我有问必答,否则明天茶报的头条就是<督导部的专制,新部长将媒体声音扫地出门>。”


评论(1)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