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合伙人婚姻 (1)

两个战友、挚友,酒醉后结婚,醒来后追悔莫及,但是一些邪恶的大反派出于邪恶的目的,要阻挠他们离婚,于是双方律师唇枪舌剑,前女友、前未婚妻、清洁女工、暗恋者、战友、路人等作为证人纷纷出场,官司越打越大……



1、



詹姆斯.巴恩斯衣衫不整地把双腿搭到会议室铮亮的桌面上,他萎靡不振,一副刚从酒桶里被捞起来的模样,脸上带着破罐破摔的神情。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左手那修长的无名指上套了个银色的圆环。

好吧,他嫌恶地看了一眼那个银环,姑且称它为戒指,结婚戒指,哦,我的手指真好看,去死吧,戒指!

在会议桌的另一边是他以前的战友、眼下的同事、永远的挚友,现在或许还成了他的丈夫——史蒂夫.罗杰斯,他一脸忏悔和呆滞,手里那杯咖啡自从到他手上起就被动过,他左手的无名指上也带了个银色的圆环(戒指)。

会议室里还有两个人,山姆.威尔森和克林特.巴顿,他们都有些鼻青脸肿,正愤恨地看着那对新婚夫夫。

以上四个人便是“复仇者保全公司”最年轻的四位高级合伙人,也被戏称为“神盾组”,因为他们都有军方经历。那对新婚夫夫退役前属于海豹突击队,山姆.威尔森是海军陆战队,克林特.巴顿则是前海军罪案调查处的特别探员。

这也是他们选择“复仇者保全公司”做为退役后职业的原因,这家公司的业务不仅仅局限于一般的保全领域,除了保险、安全设施、防盗、保安之外,还开发各类安全商品,什么防狼器、自卫枪……甚至还训练保镖和佣军,为政府提供军事外包服务。

“要把自己淹死在咖啡里吗,”新婚夫夫中的一位开口了,“你盯着咖啡杯二十分钟了。”

“那我该盯着什么?你吗,巴基?”史蒂夫并没有发脾气,只是以一种沉痛的无精打采反击回去。

巴基——詹姆斯,眯起眼睛,缓缓说道:“结婚不是我的主意。”

“我也肯定不是我的。”

“太好了,原来我们连求婚都省略了就直奔婚姻登记处和教堂,真是理想中的婚礼。”

“对你来说轻车熟路吧,你的未婚妻不就是因为你的婚礼方案太潦草甩掉你的吗?”

“感动,你倒愿意跟我潦草地步入婚姻的殿堂,你比她爱我。”

山姆在一边清清嗓子,那两人立刻停止了爱的蜜语,齐刷刷地把目光转向他,山姆被四只超有压迫感的眼睛注视,顿时坐立不安,他立刻声明:“我只是喉咙感到痒痒,没什么话要说。”

“为什么不阻止我们,”巴基没那么容易放过他,“为什么不在我们干蠢事的时候把我们揍晕捆起来?”

山姆和克林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以为我们脸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



时间要倒回十二个小时之前,四个同事、好友为了庆祝公司改组成功,一同飞往拉斯维加斯,他们尽情地享受了不夜城的各种繁华,该玩的不该玩的都玩了个遍,巴基还忙里偷闲跟一群妖艳的舞女在游泳池里做了些激烈的运动,克林特为他拍了照片,最后醉醺醺地回酒店。

他们定了个大套间,回去后都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开始找乐子。克林特表演了五秒钟干掉一瓶啤酒的绝技,山姆披着床单在阳台上走了回钢丝。

巴基为了打败他们,拼命地想啊想啊,想到一个非常美妙的主意:“我可以结婚!”

克林特哈哈大笑:“没错,你跟史蒂夫,这个点子绝对可以得到今晚的冠军。”

这话一出,立刻得到所有人的好评,他们兴致勃勃地历数史蒂夫和巴基结婚的好处,包括可以共用一份保险,省去婚礼的麻烦,吓所有人一跳,当对方杀人时可以帮忙掩埋尸体而免于出庭作证的义务等等等等数不清的甜蜜好处。

渐渐地,史蒂夫和巴基开始认真起来,他们(用被酒精泡坏大脑)深刻地考虑了一下,觉得要是不立刻结婚简直是有负上帝创造出拉斯维加斯的盛情美意。

于是巴基从行礼里翻出新衬衫和新西装,他身上的那件因为跟可爱的舞娘们享受水上芭蕾,早就湿漉漉地毁掉了

他笑得灿烂之极,兴高采烈地换衣服,一边换一边问他的未婚夫:“我们到哪儿度蜜月?”

“公司的事很多,”史蒂夫即使醉得神志不清了依然保持着高度的责任感,“我们还是先结婚再谈蜜月的事。”

巴基听了这句话,更加乐不可支,他对史蒂夫勾勾手指,后者不明所以地走过去。这家伙居然轻轻地在朋友的嘴唇上碰了一下:“甜蜜的小工作狂!”

史蒂夫皱着眉头反驳道:“我不是,我只是希望任何事情都有条理。”

“你就是,你离开工作就活不了,或许你应该跟工作结婚,不过那不行,因为那样你就犯重婚罪了,就算我可以容忍第三者,检察官也不会放过你。”

他们哈哈哈哈哈地大笑起来,都很佩服自己的幽默感。

另外两人却被这段重点全错的对话和那个无厘头的吻弄得有点清醒了,他们隐约觉得这件事不妥,试图阻止这两个一心想手牵手奔向结婚礼堂的人,被巴基用前海豹突击队的身手狠揍一顿。揍了一顿还不放心,索性用撕成条的床单把他们结结实实地捆起来。

“他们一定是怕我们赢过他们,他们要陷害我们,这是作弊!”巴基愤怒地指控同事没有竞技精神。

史蒂夫永远都从正面看人,他相信朋友不会背叛他们:“他们一定有理由的。”

山姆和克林特已经彻底清醒了,但是酒精的作用还没完全过去,他们一时之间居然无法组织出有条理的语言。

“还有什么理由,”巴基振振有词地说,“我们结婚只有好处,他们居然还要反对,一定是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

史蒂夫觉得非常有道理,用一种混合着宽恕和难过的眼神看着两个朋友,同意巴基用袜子把他们的嘴堵起来。

山姆和克林特的袜子被脱下来,连反抗的机会也没有就被塞得一嘴都是。他们拼命地哼哼唧唧,想让这对刚刚订婚的未婚夫夫清醒过来。

有那么一刻,他们真的以为祈祷成功了,因为史蒂夫突然陷入沉思:“我们不能结婚。”

没错,你们不能结婚,你总算意识到了。

“为什么?”

“我们没有戒指。”

戒指?是啊,你们的婚姻只有这么一个小问题,解决了就什么都完美了!克林特翻翻白眼,但无法把这番讽刺说出口。

巴基胡乱扫视一周,发现窗帘绳子上的拉环银闪闪的,揪下来在无名指上试试,尺寸居然刚好,于是他们快乐地揪下两个银色的拉环充作戒指。

有了戒指显然就清除了挡在他们婚姻道路上的一切障碍,巴基笑吟吟地勾住史蒂夫的领带,两人大笑着跌跌撞撞地出门去了

然后他们就结婚了。所以他们现在在会议室进行感人肺腑的追忆。



会议室的门碰地被撞开,尼克.弗瑞杀气腾腾地走进来。一份报纸刷地摔在他们面前:“你们会永远陪伴彼此直到死亡把你们分开?”

这倒出乎意料,他们还没想好怎么面对(糊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怎么这么快见报了,我们又不是电影明星!”巴基一把抓过报纸,黑体字的标题柔情蜜意地写着——美国队长觅得挚爱,拉斯维加斯银色婚礼。

史蒂夫很有名气,他在一次劫机事件中恰逢其会,成功制服歹徒,飞机上刚好坐着一位享受平民生活的五星上将。这英勇的行为让他被美国人民激动地称为美国队长,军队亲自给他授勋,甚至还真的创造了美国队长这个称号,永远地颁发给史蒂夫,以表彰他在事件中表现出来的美国精神。

至于媒体愿意报道他的花边新闻则是因为他长得非常好看,金灿灿的头发,让人一见难忘的蓝眼睛,标准得用尺子量也找不出缺点的身材,这就齐了。

“银色?”巴基嫌恶地说。

“你们出门时换了银灰色的领带,”山姆尽职地为他解惑,“还声称要让这场婚礼像雪一样浪漫,估计是一路上又给自己添加了什么装饰物。”

史蒂夫呻吟一声,几乎把脸藏到了咖啡杯里。

“据说你们花二百美元小费从街上拉过来的证婚人正好是个记者,”弗瑞冷硬地说,“我现在有个问题——你们疯了吗?”

“对不起,尼克,”史蒂夫真诚地说,“我们会想办法的,我们向法院提出了申请,已经预约了一位法官,今天下午就去办婚姻无效化的手续。”

弗瑞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动作最好快点,你们应该知道你们的婚姻会让财产共有,从而使得本次公司重组被质疑吧。”

他们知道。他们清醒后发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亚历山大•皮尔斯那个像毒蛇一样的家伙一定会就这个问题大做文章,从而杀回来把这个公司握在他邪恶的掌中。

皮尔斯那副让人心底发凉的模样浮现在巴基眼前,这让他愈发坚定了离婚的决心。



他们沐浴更衣后衣冠楚楚地出现在法院,来离婚的派头比结婚时的派头更加庄重。预约的法官非常年轻,年轻到不合常规,估计可以申请吉尼斯纪录了,而且非常美艳,芳名为娜塔莎.罗曼诺夫,巴基一见她就吹了声口哨。

娜塔莎没有生气,反而颇有风情地挑挑眉毛,显然是应付过很多这样的情况。

“史蒂夫.罗杰斯和詹姆斯.巴恩斯,婚姻无效申请,”娜塔莎用有点沙哑的性感嗓音重复着他们提交的表格,“理由是醉酒?”

“我们喝醉了,拉斯维加斯,”巴基嫌恶地比比手上的戒指,“干了件蠢事。”

娜塔莎把目光转向史蒂夫,他非常羞愧,但依然直面年轻女法官的目光:“我们很不成熟,这件事是对婚姻的亵渎,我们只是想纠正它,这样才公平,对我们彼此而言,也对婚姻关系而言。”

“但你们还是戴着戒指,”娜塔莎饶有兴趣地说,“你们这么想从这段婚姻中解脱,为什么还要把那个小小的圆环戴在无名指上?”

“史蒂夫.永远是圣人.罗杰斯认为,既然我们还没能解除婚姻关系,就必须遵守婚姻中的一切准则,这些准则显然包括愚蠢的结婚戒指。”

史蒂夫想反驳他对于结婚戒指的观点,但出于对法官的敬意,沉默地忍受着。

娜塔莎来回端详着他们,她非常年轻,还没有历练出那些成熟法学家们沉稳的气度,对于这样的离婚案,她有了工作以外的好奇心。

“你们是同性恋吗?”

“不是。”两人有志一同地否认道。

巴基否认得尤其激烈,好像被这个话题挑起了什么不快的回忆。

史蒂夫看了看巴基,欲言又止,他咳嗽一声,说道:“我们的婚姻跟性向和感情无关,只是一次愚蠢的错误。”

娜塔莎虽然兴致盎然,但她还是保持了专业水准,她又仔细审查了他们提交的材料,显然这两人有着非常专业的律师团队,所有文件都无懈可击,她看不出拒绝的理由。

就在她准备通过他们的申请时,书记官接到一个电话,他边接电话边向两人看了一眼,神态有些微妙。两位昨天刚步入婚姻殿堂的人心里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

书记官放下电话,把记在专用便签纸上的电话记录递给红发女法官,轻声耳语两句。

娜塔莎点点头,她微蹙着眉头看着手中那个小纸片,巴基几乎要站起身看她在看什么了,被史蒂夫警告地按住。

“刚才有人往我的办公室递了份申请,指控你们出于商业目的才申请婚姻无效化,”娜塔莎终于思考完毕,“他们还提出了事实证据,虽然不足以证明他们的指控,但是我不能就这么让你们通过了。”

皮尔斯!

这个毒蛇的名字在两人心头闪过。

“抱歉,先生们,”娜塔莎瞟着史蒂夫的右手按在巴基的左手上,“我想,我必须在陪审团面前听你们阐述离婚的理由。”



楼主文盲,所有法律问题都是胡编乱造……


选定合伙人婚姻来搬,因为lof太傲娇,只有这篇可能不会被卡掉......长度也正好,每天一章,预计搬完后,也就能回来恢复更新了



评论(13)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