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4)


4、拌杂菜


史蒂夫和巴基一起走在长廊上的景象简直是一副生动的画作,非常养眼,闪光灯热闹地在他们身周闪烁。

会场内,受邀媒体已经整齐地坐好,未被邀请的媒体则一窝蜂地等在长廊和大门外,打算在记者招待会正式开始前,从新任督导部部长的嘴里捡上只字片语,添油加醋地报道出去。

史蒂夫和巴基一律沉默以对,在他们快要进入会场时,一个五大三粗的男记者冲破人群怒吼道:“你们是同性恋吗?所以才要站在死基佬那边?”

巴基回过头微笑:“我真难过,亲爱的,你忘了昨天晚上,你在海滩酒店的海景套房里被我用100种不同的体位干得死去活来吗?”

记者群“轰”地笑开,幸灾乐祸地看着同行气得脸庞通红。

“这很不成熟,巴基,”史蒂夫低声道,“但是我同意。”

巴基嘴角动了一下,算是用笑容给予礼貌的回应,心里却在想,今天的新闻节目和时事类脱口秀又有话说了。

不过巴基已经不是第一次爆出惊人之举了,去年他甚至把国王签署过的荣誉证书折成纸飞机飞来飞去,媒体一片哗然。

有一半的内阁成员很看好他时不时要冒出火花的行事风格,他们似乎觉得这是一种很年轻、很叛逆、很偶像化的举动,就像那些摇滚明星一样,人们就是喜欢他们那股满不在乎的劲头。

巴基在某种程度上算是无意中歪打正着。

他们紧着加快几步,进入井然有序的会场,把吵吵闹闹的闪光灯和话筒一起关在身后。



“这个发布会是临时起意,实际上,是两个小时前才确定,那时我看到了一份要求所有同性恋在市政厅注册的政策初稿,要求督导部对这个注册案进行听证。”

史蒂夫和巴基坐在台上,代表着督导部对媒体和民众进行演说。

史蒂夫似乎是天生的政治明星,他的气质或许跟政治并不很合,但是他有一张真挚的、英俊的面孔,眼睛清澈洁净,身材高大却没有太逼人的压迫感,是个很容易让人一见就生好感的人。

巴基在年幼无知时就察觉到史蒂夫身上那些种种与众不同之处,他那时甚至以为史蒂夫不用上厕所,直到一次在洗手间里碰到他,那时简直像第一次知道父母会做爱一样震惊。

史蒂夫的声音和他的眼睛一样可靠、清澈:“这件事被迅速处理,我要感谢我身边的詹姆斯.巴恩斯,我第一天就任,但巴恩斯先生默契十足,第一时间就这件令人震惊的事并提出解决方案。”

史蒂夫说着,把脸转向右手边的巴基,挺沉稳地冲他点头。

摄影机和照相机冲着巴基给了几个特写。

“不,长官,”巴基虚情假意地微笑,发自内心地说,“是你用公正的人格感化了我,我觉得让你这样正直、传统、标准化的政治家为同性恋这个问题头疼一下很有趣。”

记者们善意地笑了,显然是认为这对拍档合作良好,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这件事被压下来,但是我认为有必要开展这样第一次演说,首先,我是新上任的督导部部长,当然要提升我的知名度……”

会场再次被笑声笼罩,一片和乐融融。巴基却知道,这句话未必完全是玩笑,史蒂夫.罗杰斯一直冲着首相宝座进发,他是很认真、执着地把政治生涯当成一项光荣事业来努力经营。

“其次,我觉得有必要防止类似的事再次发生。以我个人的观感而言,我无法理解同性恋者的感情,我没法想象男人爱上男人,女人爱上女人是出于怎样一种感情,正像同性恋者也无法理解我们一样,他们一定也没法理解异性的魅力。”

“我们都知道,不久前发生了同性恋者自杀性冲击的事件,这个政策正是在这一片人心惶惶的情况下诞生。我不能指责这个政策本身,因为它透露出的是恐惧、慌乱、不知所措。人们似乎迷失了,不知道该怎么跟同性恋者相处。”

“这里又要谈到民主精神,自从我们第一部宪法颁布以来,已经经过了数10次修订,但是无论怎么补充、修改,<公民享有同等的权力,以宪法为名>这句话一直在封二上用庄重的黑体字标注着。”

“有人说,让同性恋者登记其实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他们,可以随时追踪他们的住址、行踪,预防他们被恐同人士打死在背街小巷,可以检查他们的医疗记录,降低传染性疾病的发病率……那么异性恋者呢?他们难道不用来享有这样的<权力>,人生本来就是充满风险,异性恋者难道不用担心被强奸,被抢劫,难道永远都不会得流行感冒?”

他的语气有点急促,娜塔莎在后台轻轻咳嗽一声。

史蒂夫察觉了,平息了一下呼吸:“这个发布会的目的也就是这个,我要发表一个声明——你们可以通过任何一个歧视性的法案,但是别想得到督导部的认可,至少是我任期内的督导部不会认可,所有人都不用白费力气了,无论你是国王、首相还是电影明星。”

他说着就站起来,巴基立刻配合他的动作起身,两个人一起在一片惊愕的寂静中走下台。



“前半段很好,”他们一到后台,娜塔莎就机关枪似的开火,“最后那是怎么回事?你没看过讲话稿吗?我特地用红线划出来要你记住的。”

巴基慢悠悠地说:“我已经有所预感,明天早报的标题就是——民主新声,督导部叫板国王和首相。”

“还有电影明星,”史蒂夫补充道,“我一直没办法理解粉丝们的狂热。”

“没关系,一定没关系,”娜塔莎自言自语道,“其实这样也不错,至少不会让人们以为你是追逐利益的人……其实这样最好,用这种强硬的姿态来表明态度,让人们以为你是冲动、莽撞、给政治顾问添乱而不自知、固执又传统的小傻瓜……”

“娜塔莎,我在这里。”史蒂夫提醒她。

娜塔莎长出一口气,招呼他们在后台凌乱的沙发上坐下。

已经过了午餐时间,他们整个上午只吃了酥酪和玫瑰糖,门外的记者还没散,巴基用电话订了指定餐厅的套餐,就在后台吃了填填肚子。

套餐内容很扎实,马铃薯、炙猪皮一起熬的浓汤;

鱼肉、鹌鹑蛋白、蔬菜为主要材料的拌杂菜,为了让拌杂菜保持清新的口感,餐厅特地用柠檬将鱼肉腌制过;

两种酱料;

烤得焦黄的土司块,土司块中心的掏出拇指那么大的空心,填塞了微辣的馅料。

“实际上人们包容小傻瓜,讨厌聪明人,”巴基带有几分安抚意味地说,“放在政客身上更加明显,民众肯定喜欢那些选民说什么就干什么的人,讨厌那些左右逢源的老滑头。”

“我只是杜绝后患,”史蒂夫语气简洁地说,“如果这次就这么轻描淡写地驳回,我们以后肯定会面临一次又一次申请,然后要一次又一次地就同一个问题讨论、争执、驳回……”

“这是我们的工作常态,长官,”巴基笑道,“我们的工作是10分的话,那么其中1分是在起草新政策,1分在讨论新政策,7分在跟其他的部门就新政策扯皮。”

史蒂夫用不到1秒钟的时间默算:“这样只是9分,还有1分在干什么?”

巴基眨眨眼睛:“最后1分就是等到新政策拖成旧政策,换个起草人,换个角度重新起草一边,开启新一轮的讨论和扯皮。”

史蒂夫瞅着巴基:“听起来我们应该去当肥皂剧的编剧。”

“政治本来就是最冗长的肥皂剧,不然你认为我们为什么需要那么多行政官?你想让所有事情一锤定音、雷厉风行,那就少了无止境的扯皮和会议,行政官们……和政客们就会面临无所事事的境地。”

史蒂夫思索片刻:“我讨厌这些,这就像一个没有尽头的谎言,所有人都在谎言里转着圈,还要摆出<我很厉害,我高深莫测,我在为了世界而努力>的样子……为什么明知不合理还要这么做?”

“啊,又来了,十万个为什么先生。”娜塔莎嚼着鱼肉嘀咕道。

巴基凝视史蒂夫,绿眼睛中的戏谑慢慢褪去,脸上浮现出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来。

“史蒂夫……”他用低沉、忧伤的语调说道,“你可能不记得了,所以我每说一句话你都要反驳,但是你曾经不是这样,你曾经那么喜欢我、听从我,我听到你要为了同性恋者召开这个记者招待会其实很高兴,我以为你又要和我……”

娜塔莎精干的表情出现一丝裂缝,一直冷静的眼睛呆滞地看看史蒂夫,又看看巴基:“你们……”

“你是真的不记得了吗?”巴基有点崩溃,咬牙切齿,呼吸急促得像是断掉了,“我们曾经那么甜蜜,我们之间有那么多美好的时光,你是失去记忆了吗?”

他那么急切,又那么绝望,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拼命地让口鼻露出水面,艰难地呼吸。

史蒂夫迟疑地看着巴基:“……你说什么?”

“你真的不记得了,”巴基苦笑道,“从我们重逢时起,我就感到奇怪,你怎么表现得那么……我以为你是为我们的关系为耻……自从那次受伤之后,你就表现得……”

“我的确受过伤,踢球时头部撞上门框,”史蒂夫回忆起在学校足球队时的一次经历,微微变了脸色,“但是你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巴基静止了几秒钟,时间在两人之间缓慢地流动。

良久,行政官轻快地说:“是的,我在开玩笑,你别放在心上,就当是一个处处跟你作对的行政官的恶作剧吧。”

他灿烂地微笑着,甚至还拍拍史蒂夫的肩膀,手指有点颤抖地拿起叉子,费力地去叉一块马铃薯。

“天哪。”娜塔莎说道,美丽的眼睛瞪得圆圆的。

史蒂夫从巴基掌心的热度中似乎独到了难言的忧郁和伤感,巴基英俊的侧影在昏暗的光线中显得那么孤独和模糊。

史蒂夫本能地说:“对不起,巴基,我真的不记得了,可能是头部受伤,医生也说可能会有后遗症……”

“看,这就是谎言,”巴基平静地说,“我把你们两个都骗过去了,非常简单的事,所以别再说我们的工作是无止境的谎言、难以应付,你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从一个战斗英雄变成一个政客,你就必须适应它,这样你和我都会轻松。”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史蒂夫和娜塔莎此刻的表情,那就是“像刚刚经历过雷劈似的”,巴基几乎可以看到他们的头发在冒烟。

巴基欣赏着这一幕。

娜塔莎缓缓道:“所以你们两个不是一对?”

“不,今天早晨我们还在部长的办公桌上来了一发。”巴基悠悠地说。



PS:好像写得不太清楚,好多亲都误会了,最后那一段真的只是吧唧在瞎掰


评论(10)

热度(134)

  1. 奶音家的小甜豆stucky00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