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2)


2、玫瑰糖


督导部的行政大楼位于贸易区隔壁的繁华地段。

职员们进进出出,忙着递交文件、发送传真、用蓝牙耳机开电话会议,每个人都带着行色匆匆的气氛。

铮亮的黑轿车在正门前停下,然后就像电影中的定格镜头一样,所有的职员都停下了动作,齐齐望向那辆似乎带着神秘光环的轿车。

后门一开,史蒂夫.罗杰斯不慌不忙地从车中出来。

他跟电视上有少许不同,没穿着条纹礼服用友善的蓝眼睛征服民众,取而代之的是低调的黑西装、白衬衫、蓝领带,由于阳光太过明媚,还戴了付墨色的太阳镜遮住眼睛,只露出端正的下半张脸。

副驾驶的门也开了,出来的女人让一半以上的职员瞬间腿软。红发,紧身职业套装,同样戴着太阳镜,镜片是剔透的茶色,可以看到她那双世界上最诱人的双眼冷静地看着眼前这幢大楼。

女人落后史蒂夫一步之遥,跟在他右手边一起用这种“明星驾到”的气场旁若无人地步入督导部的地盘。

詹姆斯.巴恩斯在位于顶层的部长办公室门前等候,看到他们过来,用算是很得体的动作为前来履新的部长打开办公室的门。

“谢谢,巴基。”史蒂夫微微点头道谢。

红发女人摘下太阳镜,好笑地重复:“巴基?”

巴恩斯把微笑的面具戴到脸上:“在学校时,人们都这么叫我,我们做了很长时间的同学。”

史蒂夫加重语气缓缓地重复:“真的很长时间。”

“长到不堪回首,如果可能的话真希望时间能像海绵那么压缩,让愉快的同窗时光在记忆中快点过去。”

“遗憾的是,时间却总像白色餐布上的油污,就算用漂白剂也无法清洗。”史蒂夫也拿下太阳镜,不动声色地说。

“我进行职业培训时上过家政课,柠檬在去除污渍方面有奇特的效果,”红发女人像是没注意到他们之间的气氛,向巴基伸出右手,“娜塔莎.罗曼诺夫,罗杰斯先生的顾问律师。”

“告诉我,”巴基露出要讨人喜欢时才会露出的笑容来,“罗杰斯先生是怎么把这么美丽的女士拐来做他的政治顾问的?”

娜塔莎接受他的恭维:“我在阳光灿烂的午后被他的蓝眼睛打动,这是年轻人的专利。”

至此,他们正式寒暄完毕。



部长办公室外间有4个隔间,最外边是电话秘书的办公室,往里是对外会客室,然后是部长办公区,在最里面有一间舒服的休息室,床铺、卫浴、衣帽间俱全。

他们在办公区坐下,一个叫斯坦的年轻人送上咖啡和茶点。

茶点是玫瑰糖,说是糖,其实外形更像果冻,透明、柔软的外表微微泛着樱粉色,一道道玫瑰红的红丝隐约可见,被切成方方正正的小块,在盘中垒成金字塔形,盘子旁是两种酱料,薄荷酱和奶酪酱。

这是督导部常用的待客茶点。

“我会用一周时间来熟悉督导部的运转,”史蒂夫不引人注意地把杯子从面前稍微推开一点,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想碰咖啡了,“能为我大致介绍眼下最重点的工作项目吗?”

“我们没有最重点的项目,长官,”由于督导部的职员大多有从军经历,巴基顺口就采取了军队的称呼,“从这个部的名称你就该知道,我们是鞭子,只要保持威严的神情挥舞在牛马身上就行了,推磨、耕种、吭哧吭哧都是别人的事。”

“怎么挥舞?”

“具体来说,就是当财政部出台年度预算时,我们发出审批听证,要求他们解释理由,不能令我们满意就提出弹劾;当外交部出台外访时间表时,我们发出审批听证,要求他们解释理由,不能令我们满意就提出弹劾;当工业部为工会罢工焦头烂额时,我们发出审批听证,要求他们解释理由,不能令我们满意就提出弹劾……”

“听起来我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发牢骚。”

“不,长官,”巴基笑道,“发牢骚是记者的工作,我们只是四处捣乱。”

史蒂夫的眉头皱起来,那双被女性选民称为“比蓝宝石更明亮美丽”的蓝眼睛注视巴基:“那么督导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这是个大部,仅我们的本部就有……”

他停顿了一下。

“3万5千名职员,”巴基称职地为还不熟悉情况的部长接下去,“如果算上我们的附属部门、下属企业、基金会、慈善机构、就业咨询中心……这个数字将会再乘以2。”

“7万个人每天没有任何建设性地四处给那些认真工作的人捣乱?”史蒂夫甚至喝了口咖啡,笑道,“请你认真点。”

巴基正色道:“我很认真,我们并非没有建设性,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安慰剂,民众的安慰剂,让他们知道,每一项决策都有个足够强大的部门在盯着,从而心甘情愿地继续做他们的纳税人,以你们政治家的立场而言,是心甘情愿地继续投出他们的赞成票。”

“癌症病人才需要安慰剂。”

“别拉低癌症病人的水准,他们不会凭着<这家伙的西装比那个家伙的西装更有品味>这种理由来选择谁来当首相。”

“你不觉得这种看法太愤世嫉俗吗?”

“当然不,我只是用行政人员的经验来浇灌年轻青涩的政治家,这是个礼物。”巴基冲着史蒂夫飞快地眨了一下右眼。

“我们同龄。”史蒂夫简洁地说。

“这句话应该向民政部陈述,”巴基的瞳孔中盈满笑意,“他们正在规整户籍,亟需正确的出生年月。”



巴基回到办公室时克林特急切地迎上来:“怎么样,有没有成功地让他认为<督导部除了不配合的混蛋就是混日子的废物,在这种部门是干不出成绩了,我还是专心去讨好选民吧,部务就交给那群可恶的行政官处理>?”

“我会努力,”巴基意味深长地说,“你要记住,克林特,我们正在面临一场战争,罗杰斯是个劲敌。”

“是的,”克林特也深有感触,“他是著名的战斗英雄,无论是才能还是声望都很可观,前景的确堪忧,一旦我们真正的把督导部交到这样一位新锐政治家手中……我能预感到50年后档案局中我们的简历上会写着:<比政治家还无能的行政官。>”

巴基笑道:“你看得真长远,我却只看重眼下,一旦让罗杰斯掌握主导权,我们可能会让行政官考绩小组失望,被发配到哪个原始森林中的小国当大使馆的常驻秘书。”

克林特怔了怔,发现的确有这个可能,登时大惊失色。

巴基不慌不忙地继续分析:“才能、声望,这些都是废话,真正危险的是他可能会动摇我们的人心。你知道,他年轻、装模作样、善于蛊惑人心,还有点好看……”

“有点好看?”克林特大惊小怪地叫道,“他好看得像电影明星,在政坛中混的人没有比他更好看的了。”

巴基脸色不善地瞪着克林特。

“当然,除了你。”克林特找补道。

“接下来他要见的一定是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依照惯例:不问,不说。”克林特轻快地说。

巴基颔首:“这是军队惯例,我们虽然退役,但是精神不能丢掉。”

正说着,电话秘书递来一件急件,巴基接过只扫了眼标题就骂了句让文化部听到一定会皱眉头的脏话。

克林特也瞅了一眼,做了个夸张的口型:“哇——哦,这绝对会被套上歧视的帽子,引起有关人士的反对游行。”

巴基的绿眼珠只转了半圈就做出决定,他把文件夹塞到克林特手中:“你去递给罗杰斯先生,告诉他,这是你无意间在我的办公桌上发现的——民政部要出台注册案,让全国的同性恋到市政厅登记,内阁让我们进行听证。”

“如果我们让这个政策通过,同性恋权益保护协会会给我们寄炸弹的。”克林特提醒他。

“如果我们不通过,茶报的记者就会紧盯着我们不放,尤其是上个月刚发生过同性恋者自杀性冲击市政厅的事件。”

茶报是著名的右翼媒体,真正的名称其实是《都市报》,由于记者们总是待在各部门蹲点喝茶地摸新闻,人们戏称之为茶报。

克林特握着这份文件,了悟地笑了:“部长不会想在刚刚上任时就牵扯到这样的敏感话题中,多半会将工作下移,或者将这份文件踢回给内阁审议……”

“这就是我们掌握主动权的第一步——前路漫漫,克林特,要驯养一个听话的政客,这才是刚刚起步。”


评论(12)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