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人间悲喜剧第4季:无限的我们(16)

 

 

16、

 

 

巴基在夜里醒来。

 

他的睡眠并不浅,他在睡着时总是让自己进入深度睡眠,得到最充分的休息,所以需要的睡眠时间比别人更短。

 

他一睁眼就看到床垫对面的镜子,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得镜子里的人有点不像自己,那微微笑着的神情并不是他。

 

他才没那么可爱,那是巴恩斯中士。

 

巴基就这么沉默地对着镜子,然后真的流下一行泪,像他自己说过的那样,被帅哭了。

 

怎么能英俊到这个地步,真是不可思议。

 

巴基感慨片刻,准备合上眼睛再睡一会儿,可是镜子中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冬日战士面无表情地出现在了巴恩斯中士的背后,猛地用那只钢铁手臂扼住巴恩斯中士的脖子。

 

巴基还没反应过来,史蒂夫又出现在镜子里,一手一个把他们两人分开。

 

巴恩斯中士拥抱史蒂夫,跟他亲吻,一边亲吻一边写日记,冬日战士把巴恩斯中士抓起来扔到一边,也要跟史蒂夫亲吻,还想揍史蒂夫。

 

史蒂夫说:“我是有节操的,你们中只有一个能得到我,不过不能打架,我喜欢和平,厌恶争斗,因为我是最好、最可爱的美国队长,甜心光波可以辐射全世界,用原子弹的威力来比喻的话,我的甜心值可以让地球毁灭100次,所以别打架。”

 

于是巴恩斯中士和冬日战士开始用石头、剪刀、布来确定史蒂夫的归属。

 

巴基当然坚决拥护巴恩斯中士获得胜利,同时也明白了一件事——他其实并没醒,还沉浸在梦中。

 

因为交叉骨的出现,冬日战士在他的意识中活跃起来。

 

意识到在做梦并没让他立刻醒过来,他的意识有一半回归现实,还有一半留在了梦境,他想看巴恩斯中士和冬日战士的猜拳结果。

 

“巴基?”一个比梦中的史蒂夫更好听的声音从远方传来,终于把他睡着的那一半意识也从梦境中唤回来了。

 

巴基这回真的睁开眼睛了,对面的镜子中清清楚楚地显示着自己的身影。

 

现实中也是那么英俊——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想。

 

“你还好吗?”史蒂夫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说,“你一直皱着眉头,还出汗,呼吸那么急促,遇到梦魇了吗?”

 

不是梦魇,而是在梦中看到巴恩斯中士和冬日战士争夺史蒂夫争得不可开交,他在一边干着急的缘故。

 

可是这番实话真是太傻了,万万不能说出口。

 

冬喵换了个听起来不那么傻的说法:“我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善恶交杂,彷徨、纠结、矛盾,寻找不到出路,最终自己跟自己在灵魂深处永远地缠斗下去。”

 

不得不说这种说法有点石成金的效果,把他那个梦的格调瞬间升华了很多。

 

史蒂夫动作轻柔地用一只手轻抚巴基的背部,像在抚摸羽毛,似乎要用这种举动来抚平他心中的所有痛苦。

 

“那不是你的错,巴基。”他在沉静中说。

 

巴基同意地点点头,当然不是他的错,都是梦中的史蒂夫,他应该果断选择巴恩斯中士,两人拥抱着亲下去才对。

 

他微微侧身,支着头看现实中的史蒂夫,觉得还是这个真正的史蒂夫更可爱。虽然看起来不像梦中那么金光闪闪,头发有点凌乱,脸上的表情也远谈不上愉快,但是一切都他妈的那么顺眼。

 

他们保持这个姿势静止了,像一座名为“凝视”的雕塑,在窗口透进的月光中一动不动。

 

“你们有完没完,”托尼的声音终于忍不住响起了,“这种沉默很吵,非常吵,你们含情脉脉的视线简直在比丢比丢地四处乱响,就算滚床单也比这个好。”

 

屋子的主人米凯也表示同意,他最终没能钓上任何人,充满怨气地独自睡在卧室里。

 

他们没反驳,很自觉地躺下了。

 

巴基却睡不着了,他用胳膊抵抵史蒂夫,向他索要巴恩斯中士的日记。

 

“我看看小说,或许就能睡着了。”他这么说。

 

史蒂夫没有动作,只是看着灰蒙蒙的天花板沉默不语。

 

于是巴基又说了一次。

 

“你日记中写的事……”

 

“是巴恩斯中士的日记。”巴基纠正道。

 

“你日记中写的事,我一直在思考着,”史蒂夫坚持自己的说法,“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一直只是挚友,一同退役、回归和平生活,我不知道你爱我,也不知道我爱你会怎么样。”

 

巴基的心跳微微加速,他有种预感,《中士日记》要出番外篇了。

 

“一定会很幸福,我们没有太多的钱,可能会合租一个公寓,我负责早餐,你负责晚餐,午餐时我们一起去莱斯特的小食肆里吃。我们会吵架,我们总是吵架,你知道吗?我怀念我们吵架,就算是你最无理的指责,现在想起来也像最有趣的童话故事。”

 

“约会?肯定会有的,我那时有心爱的姑娘,我会跟她跳舞、看电影、烛光晚餐,我对这些并不擅长,你会来教导我。实际上,就在我们经历长达70年分别的前夕,你刚刚答应教我跳舞。”

 

“我就是那么一个迟钝的人,不会很快发现你的感情。你会在我初次约会前挑剔我着装老土,把十几个不同样式的领结在我的衬衫上比划着,用花样翻新的词汇批判我的衣柜,终于把我收拾好后还塞给我一束花,然后才打发我赴约。我会在之后高兴地跟你分享约会的细节,就算听到你轻微的嘲讽也会满含喜悦。”

 

“可这段恋情不太可能真的有结果,恋情和美好的姑娘一样,优雅、美丽,似乎一伸手就可以揽住她的细腰,在俱乐部欢庆胜利的昏暗的灯光下翩翩起舞。但是胜利后的美国跟我是那么格格不入,军队的做法跟我是那么格格不入,恋情就在这种背景中渐渐失去甜蜜的氛围。”

 

“而且我了解你,巴基,我或许不能察觉你的感情,但我总能看出你是不是真的高兴。你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样擅长掩饰。于是,在我每一次要约会时,你的笑容下都会掩藏着不快,每当我的恋情取得进展后,你都会不想吃没切边的三明治——你知道你这个习惯吗?当你极端不悦时,对没切边的三明治是深恶痛绝的。”

 

“这段感情的结果可能是无疾而终。可能在一个失落的晚上,我难过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默默哀悼着刚刚破碎的爱情。你或许会内疚,你每次看到我痛苦时都会内疚,认为是你没把我照顾好。”

 

“你会想方设法地引我说话,滔滔不绝地谈论电影,渐渐的,我的心情好多了,开始回应你的话。我们喝着啤酒,陷在沙发上东拉西扯,像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失恋之后那样,在挚友的安慰下度过最难熬的阶段。”

 

“我不知道在酒精的作用下我们会不会发生点什么,在现在的我看来,或许会的,但当时的我说不准。假如我们真的发生点什么吧,那会是在我们一次偶然的对视后,我们离得那么近,发现对方的瞳孔都在放大,里面有某种渴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把栗子扔进飞机,太平洋是科幻版的匹诺曹,上学的人穿上巧克力,咖啡机吃着纸,拳头把我的衣柜宝珠,身份卡和服务很乱,发货后商量好了不去玩,社会活动和律师费都好,在房顶上读披萨,订书针咬着话费去邮局冷冻冰淇淋粉,放大烤肉和看板,手动阀不喜欢卷发,蛇肉变成了鼻孔,电话和得分后卫爱上了世界,东方时刻闪耀着泪光,螺丝钉恩威并施在医院里病逝……”

 

史蒂夫在关键时刻再次紧张起来。

 

 

PS:回来得太晚了,更新较少~~

 

 


评论(18)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