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第4季:无限的我们(15)

15、

 

 

“女士们,先生们,请让我对你们致以深切的问候。你们来到这里,选择了这里,参与了这里,是我身为市长和父亲的最大的荣幸。我的儿子——交叉骨,将从你们中间选择他最重要的另一半和他共度以后的人生。来吧,各位,带着你们的玫瑰和剑,来挑战他吧!”

市长希尔斯先生微笑着对人们说,举起杯子祝酒,交叉骨站在他身旁死盯着地面,似乎只要视线够集中就能把舞台盯出道缝来让他钻进去。

 

宴会来宾们很给市长面子地报以热烈的回应,鼓掌和欢呼持续了1分钟,然后渐渐地回归寂静。

 

人们好奇地互相张望着,熟人间微笑着耳语,迫切地想知道第一个求偶的人是谁。

 

2分钟过去了,依然看不到任何男人和女人充满爱意和斗志地站出来。

 

“我们之前的判断错了,”托尼说,“并不是蹭吃蹭喝的人多过求偶的人,而是全部的人都是来蹭吃蹭喝的。”

 

他这么说着,和他的朋友们一起毫无心理负担地又把嘴巴塞满了。

 

“这挺奇怪,”巴基嚼着切得薄薄的生鱼片,“我是说,我知道他不是好人,但是现在看来,他的条件不错,长得不错,身高不错,爸爸不错,从丰盛的宴会看来,还有庞大的财产……为什么没人去挑战他?”

 

“谁知道?”史蒂夫深思熟虑地说,“很多人的条件都不错。还有人虽然不知道长得怎么样,但总有人说他英俊,比交叉骨个头更高,父亲是荣誉的军人,财产也过得去——买不起布鲁克林的房子,但几十年的薪水和津贴足以过富足的生活……”

 

复仇者们奇妙地安静下来,把食物放下装作在欣赏舞台上的交叉骨,班纳博士反应稍稍迟钝了点,多吃了两口才意识到,为了掩饰尴尬,变出一罐跳跳糖在手中玩耍。

 

“哇哦,”巴基笑道,“你说的是谁?”

 

“只是我知道的一个人。”史蒂夫坦然自若地看着舞台。

 

巴基的手指突然抽搐了一下,又有点发痒,似乎想去捏史蒂夫那一本正经的脸颊。

 

冬喵因为这种冲动悄悄地笑了,像偷吃了跳跳糖一样满足,他知道这种感觉来自于巴恩斯中士。

 

真受不了这两个人——冬喵一边笑一边摇头。

舞台上的希尔斯先生不想再等了,他用威严的目光缓慢看过黑压压的来宾,用跟之前完全迥异的风格说:“既然这样只好随机抽了,我告诉你们,今天我一定要确定我儿子的配偶,除非你们所有人都被他揍死。”

 

像一个炮弹投进了会场,人们顿时哗然,一部分人已经悄悄地向出口跑去。

 

一队荷枪实弹的卫兵踩着轰隆响的步伐迅速控制住会场,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客人们。

 

不过是来蹭吃蹭喝居然落到要被全体揍死的地步,人们因突然降临的不幸慌张地挤成一团。

 

希尔斯先生面无表情地掸掸外套上不存在的灰尘,吩咐道:“挑选第一个配偶候补人。”

 

探照灯迅速在场上晃动起来,圆锥形的灯光像子弹一样,射到哪就引起恐惧的尖叫和骚乱。

 

最终,探照灯的灯光在一个栗色头发的大个子身上停下了。

 

“幸运的家伙,”希尔斯先生干巴巴地说,“上来吧。”

 

大个子的腿似乎被抽去了骨头,软不拉几地抖个不停,卫兵凶狠地用枪托抵了他一把,在枪口的威胁下,他颤颤巍巍地爬上舞台。

 

“先……先……先生……”一个简单的单词被大个子说得支离破碎。

 

“真没礼貌,”希尔斯先生皱皱眉头,“你不报上名字,不献上花束——这就是你追求我儿子的方式吗?”

 

交叉骨无地自容地咳嗽了一声:“够了,爸爸,我本来就不想结婚……”

 

“闭嘴,”希尔斯先生几乎嘴唇不动地说,“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寻找可以打败你的人成为你的配偶,接下来就该听我的,揍他。”

 

“他不用我揍就要晕过去了,肯定不是我的丈夫。”

 

希尔斯先生打量着大个子,冲着这个倒霉鬼怒道:“既然你没有诚意,为什么还要来到这个舞台!”

 

托尼在舞台下翻翻白眼:“他这么希望儿子被人上,从身强力壮的卫兵们中挑一个不就行了。”

 

钢铁侠抱怨的声音大了点,敏锐的希尔斯顿时把目光聚集到到他身上。

 

“那个小矮子,”市长冷笑道,“你看起来非常饥渴,上来,我给你一个有可能上我儿子的机会。”

 

“哦,市长先生,”托尼笑道,“那只是您的错觉,实际上,我刚从撒哈拉大漠中回来,有点脱水,所以看上去矮小,而且饥渴。”

 

“就像葡萄干?”巴基补充道,“杯面里的蔬菜包?脱水蔬菜和水果看上去都饥渴难耐,为什么不让你的儿子多吃点干果?还能补充维生素。”

 

冬喵和钢铁侠嚣张地大笑起来。

 

卫兵们用枪托用力顶了他们一下。

 

“这是让我们同时上去的意思吗?”巴基嘀咕道,“我是个有节操的人,我反对3P。”

 

“我也是,”托尼坚定地说,“我还是纯洁的小处男呢。”

 

他们嘟嘟囔囔地顺着台阶登上舞台。

 

交叉骨扬起眉毛看看这两位新的挑战者,眼睛中有了一丝兴味。

 

“其实,我们受委托来送信给你,希尔斯先生,”托尼说道,“口信,我觉得难以启齿,不过必须当面告诉你,有所冒犯也没办法,来自纽约的布朗先生让我们转达:你是白痴。”

 

叮地一声金属音,7个人耳边同时传来贾维斯的声音:“任务达成,随机奖励任意一人能力升级的机会、3万枚金币。支线任务触发。”

 

他们原本的计划是上台来送完信就走,但是看到希尔斯先生的作派就知道是不可能了,现在又多了个“逃出费城”支线任务,显然是要让他们用武力解决。

 

贾维斯的声音刚落,巴基就一跃而上,冲到交叉骨面前,钢铁手臂迅速击向他的yanhou。交叉骨侧身滑到巴基的手臂底下,双手抱住那根钢铁手臂,要把巴基摔倒。

同时交叉骨的能力启动。

 

 

 

朗姆洛的能力:我不是感冒

 

能力评价:喷嚏一直很委屈,它其实是人体排泄体内细菌的一种方式,可是所有人都将它视为病毒的象征,于是它在压迫下以独特的方式雄起了。

 

能力使用: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交叉骨”可以加强这个能力的威力,连续打3个喷嚏,将会在摔跤中百分百地让对手倒地,一个小时只能使用1次。

 

 

 

巴基的能力“情报收集”也在同时发动,迅速探知了交叉骨的弱点。

 

交叉骨开始打喷嚏,连打两个后,巴基伸出一根手指插进他的鼻孔。

 

“恶心。”巴基皱着眉头说。

 

第3个喷嚏硬生生地被巴基的手指插了回去,“我不是感冒”发动失败。

 

巴基的左手轻轻一扭挣脱,抓住交叉骨的腰带将他举起,狠狠地扔到舞台的另一边。

 

交叉骨被摔得躺在舞台上一动不动。

 

“别装死,”巴基冷笑道,“这对你这种恶棍来说是小事一桩。”

 

交叉骨还是一动不动。

 

巴基活动一下左手,大踏步走过去要把交叉骨拎起来。

 

没等巴基靠近他,两行透明的清泪已经从交叉骨的眼中落下来。

 

“我恨你,”交叉骨咬牙切齿地死死瞪住巴基,跟他之前瞪舞台是一个劲头,“我发誓,就算面前挡着猛兽和烈火的走廊,也一定要把这个耻辱千百倍地还回去。”

 

巴基和托尼以及台下的同伴们做了个短暂的眼神交汇,显然都在认为交叉骨在大惊小怪。

 

但是更劲爆的还在后面。

 

希尔斯先生颤巍巍地指向巴基:“你居然在众目睽睽下强奸我的儿子?我要杀了你!”

 

“什么?!”复仇者们叫嚷起来。

 

冬喵冷静地看着交叉骨和希尔斯先生的手指:“……说实在的,我知道我是个有点反常的人,肯定会反常,不是任何人都会掉下悬崖还不死,活上近百年,还有个有史以来最可爱的甜心当朋友,所以我反常也是情理之中,但是你们,显然比我更加的……有个性。”

 

托尼眨眨眼睛:“他只是插了他的鼻孔,把他摔在地上而已。”

 

钢铁侠说过不少惊世骇俗的话,每一句都足以掀起滔天巨浪,但是上面这一句非常正常,简直接近于废话。

 

不过就是这句废话让整个会场炸开了,人们议论纷纷、叽叽喳喳、七嘴八舌,一半在因交叉骨丢脸而幸灾乐祸,一半在指责巴基和托尼没有道德感和廉耻心。

 

“你看起来很疑惑,宝贝。”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史蒂夫的身后传来。

 

美国队长不用回头就知道是那个声称可以跟他和巴基一起度过一个“火辣夜晚”的门卫。

 

门卫笑嘻嘻地凑过来,舔着嘴唇把史蒂夫从头打量到脚:“你们真的对费城的情况一无所知。”

 

“是的……”

 

“请叫我米凯。”

 

“是的,米凯,能跟我们说说吗?”

 

“费城是希尔斯一族的聚集地,所有的市民都是希尔斯一族的后裔,但只有市长才可以冠以希尔斯这个姓氏。”

 

“你是说,你们都是亲族?”史蒂夫迟疑地扫了眼全场,“你们是市长的亲戚?”

 

“很难想象,是吧,他对待我们可不像在对待亲戚。总之,希尔斯一族有个特性,那就是女人怀孕的方式跟别的人类不同,不是把男性的昂扬插入女性的温柔……”

 

他说话的语气和所用的比喻都有点恶心,娜塔莎哼了一声。

 

“好吧,希尔斯一族的女人要怀孕,必须有一个男性把手指插进她的鼻孔,”门卫米凯终于说出关键,“就连孩子诞生时都会通过鼻孔出来——你可能会怀疑,但是希尔斯族人的鼻孔和气管相当有弹性,必要的话绝对能生小孩。所以鼻孔在我们这一族中有着崇高而极为私密的地位,不经允许插别人的鼻孔就是强奸。”

 

米凯住嘴了,满意地欣赏这群纽约来客的脸色,他们已经全部把嘴巴张成了“O”型。

 

舞台上,交叉骨还在悲愤交加地怒视巴基,脑海里各种酷刑的场面闪过。交叉骨已经决定,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家伙活捉,让100个手指最难看的男人轮流插他的鼻孔。

 

托尼不动声色地退后几步,退到舞台边上,把手伸进外套口袋,猛地向外一抖,大声嚷道:“3782枚金币!”

 

他这次来舞台上是抱着拼死一搏的决心而来,他的数钱能力没办法发挥战斗力,在新世界中处处被动。在他烦恼得恨不得把头发拔光时,娜塔莎的女管家仓库里的一项不起眼的能力让他精神一震。

 

 

 

暴发户的呐喊:这是个暴发户征服世界的传奇故事。能力会随机生成若干枚金币,如果能在1秒中内喊出金币的具体数目,那么你的敌人将被你的暴发户气质熏陶,忘记一切,只顾争抢金币,否则金币将在3秒钟内消失。注:该能力为消耗性能力。

 

 

 

这实在是个非常没用的废品能力,在争分夺秒的战斗中谁能数清金币数目,在一秒钟内数完就更不可能了。

 

但是托尼的能力是“世界第一数钱能手”,还有个大师级的计算器帮忙,这个能力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制,他只要把握好发动“世界第一数钱能手”的时机就可以了。

 

托尼的能力是针对希尔斯先生、交叉骨、部分卫兵和靠近舞台的观众发动的,中招的人们瞬间忘记了插鼻孔的事,甚至忘记了希尔斯先生至高无上的权威,一窝蜂地涌上前争抢金币。没被能力波及的人也被这混乱的现场弄得东倒西歪、无暇他顾。

 

“巴基,这边!”史蒂夫在出口大声喊道,他们正在米凯的指引下向外跑。

 

巴基不顾托尼的抗议,用左手的食指穿过托尼腰后的皮带,将他轻松地提了起来,纵身跃到人群中间,蹬着舞台踏板和探照灯支架又几个纵跃,跟其余的复仇者汇合。

 

7个人就在这一片混乱中不为人知地离开现场。

 

 

 

米凯热心地提供落脚点,据他说,城门已经关闭了,托尼当面辱骂市长是白痴,被抓住一定会判死刑,巴基插交叉骨的鼻孔,会被判10年徒刑,总之是别想轻松地离开了。

 

他邀请这一行6……7人到他家里避避风头,等明天再找机会离开费城。

 

“骂希尔斯先生是白痴会判被死刑,”史蒂夫惊讶于刑罚的不平等,“可是插鼻孔在你们的观念中等同于性侵犯,居然还没有辱骂市长来得严重吗?”

 

“还是那句老话,市长的权威高于一切。”

 

米凯带着他们在小巷子里东绕西绕,绕到一幢两层小楼,请客人们进去。

 

他用热腾腾的可可来招待他们,又找出几个床垫让他们安歇。

 

“家里只有一张床,”米凯抱歉地说,“只好请你们挤一挤睡床垫了,好在你们只有6个人。”

 

娜塔莎和克林特互视一眼,神盾局特工的警惕心让他们一直跟米凯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安全距离。

 

“为什么帮助我们?”班纳博士大声说道,彰显存在感。

 

“哦,你好,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呃,我当然有我的理由,而且……”

 

米凯暧昧地笑了,伸出食指划上史蒂夫的胸膛:“这真是上帝的恩赐,多优美的线条。”

 

“他有爱人,”巴基的手指敲敲米凯的肩膀,阴笑着提醒他,“离他远点。”

 

米凯甜蜜地笑着:“有人嫉妒,能把你的爱人借一晚吗?你也可以一起来。”

 

巴基脸上的笑容比米凯更甜蜜:“他的爱人不是我,是巴恩斯中士,他跟我同样英俊,但是比我可爱,他勇敢、正直、高尚,还写得一手好日记,绝对有资格成为圈内的大手……”

 

史蒂夫想插嘴,说明巴恩斯中士跟他从来都没确立情侣关系,但是这句话在他的心中打转,就是不愿意出来。

 

米凯微微有点扫兴,但是立刻又振作精神:“那么你呢,铁胳膊小甜心,你有兴趣跟我分享同一张床吗?”

 

“他有男朋友。”史蒂夫脱口而出。

 

所有人都看向他。

 

“谁?”问出来的是巴基。

 

史蒂夫飞快地说:“你现在还没有,将来总会有的。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米凯,谢谢你,这里安全吗?会被卫兵搜查吗?”

 

但是米凯已经继续对下一个人发出邀请:“你好,小胖,哦,你的弓真漂亮,能把你的利箭刺进我的身体吗?”

PS:敏感词居然是“yanhou”,为什么,望天......

评论(13)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