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人间悲喜剧第4季:无限的我们(8)

 

8、

 

 

 

清晨,复仇者们和冬喵漫步在广袤的森林中。

 

他们没能在事务大厅领到合适的任务,于是在托尼的带领下来到这片位于纽约市东郊,名为“迷雾”的森林。

 

娜塔莎展开手中的地图,对着指北针琢磨了会儿,辨别了方向,继续向目标进发。

 

托尼要带他们去森林中心采集素材、制造武器。

 

“我们需要趁手的武器,”前富豪这么说,“旧世界的一切都会失去威力,最好的武器素材在森林中央的孔雀谷中。”

 

托尼说出这句话时有几分心酸,在他的规划中,根本用不着像吝啬鬼一样自己去找材料制造武器,用大把的金币在事务大厅什么都能买到。

 

可是他们为了这次探索买了食物、水、地图(简略版)、罗盘等必需品,就把金币花去了一小半。

 

武器的价格他们干脆连看都不去看。

 

太阳移到正中时,他们在一片平台的空地上坐下来用餐、休息,嘴含瓶装水和压缩饼干无声地思考眼下的处境。

 

史蒂夫眼底发青,从早晨出发时起就一言不发,现在也是,跟他的朋友们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一声不响地吃手中的能量棒。

 

托尼疲倦地攥着一包压缩饼干走近他:“我累了,美国队长。”

 

史蒂夫用水把能量条咽下去,头也不抬:“我不会背你的。”

 

“不,”托尼慢悠悠地依着树坐下,双眼闪闪发亮,“你可以说点什么帮我打起精神,你向来是我们所有人的拉拉队长。我不会让举着绒球跳舞,只要你说点有趣的东西,比如说,那本日记的读后感。”

 

史蒂夫并没像托尼预料中的那样继续装哑巴,恰恰相反,他很诚恳地凝视托尼:“其实我正想问你……我现在非常困惑,需要一个可靠、务实、忠诚的朋友来为我解惑。”

 

要说托尼一点受宠若惊的感觉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

 

“那真是非常荣幸,”托尼正色道,“美国队长遇到困难时想到的人,被誉为可靠之友的人——这是非常伟大的光荣。我……我从没想到……你知道……我是……”

 

托尼停下来,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用力眨眼睛。

 

史蒂夫有点不好意思:“哦,没那么夸张。所以……你说山姆和娜塔莎,我应该去找谁?”

 

托尼的热泪在瞬间蒸发得无影无踪。

 

史蒂夫自顾自地说下去:“山姆和娜塔莎都很可靠,我比较倾向于娜塔莎,可是她太喜欢刨根问底,山姆就很会适可而止,可他有时会偏离重点……你认为呢?”

 

托尼咳嗽了几声,轻松地说:“这种事你最好去问一个更可靠的朋友,英俊、性感、聪明……最好别太强壮,你知道,太过强壮的人多半会忽视别人的感受……这不是偏见,太强壮的人会把许多事都看得太简单,最好是找一个身体素质比较接近普通水准的朋友询问……”

 

史蒂夫沉思片刻,深以为然:“你说的对,我应该去问山姆,娜塔莎的确强得过分——谢谢。”

 

托尼看着史蒂夫步履轻快地走向山姆,突然体会到那些在游戏中被孤单地留在座位上的孩子的心情。

 

 

 

“你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失忆了?”美国队长的可靠之友略带惊讶地重复史蒂夫的话,“因为巴恩斯的日记里说你们接吻,而你什么都不记得?”

 

“我思考了一整晚,起初我很确定没有接吻这回事,可是后来可能我想得太多了,我的记忆也模糊起来,觉得好像没有,又好像有……中间我还做了个梦,梦见接吻,醒来后又不确定是真的在做梦,还是我想起了什么……”

 

“让我来说的话,这根本不算回事,”山姆打断他,“无论你们接吻还是没接吻,平常都是那副德性,你们在一起尽情畅想你们的性爱,连体位都多角度地论证过,当支线任务以你们的攻受为条件开启时,你们一丁点不适都没有……一个吻太轻描淡写了。”

 

史蒂夫忍住叹息的冲动,却不由自主地在想:做了个错误的选择,应该去问娜塔莎。

 

“那不一样,”史蒂夫耐心地说,“那是为了完成任务、保护生命,而且巴基和我是最好的朋友,我们什么都可以谈论,可真正做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那么你现在可以跟我谈论一下吗?你和我谁是攻?谁是受?假如我们在这里做爱,那意味着什么?用东方诗人和西方诗人的经典名句来唱首赞美诗听听。”

 

“哦,我们的友谊不够深厚,抱歉,山姆,你可以去斯塔克大厦的图书室,那里有世界各地的诗歌总集。”史蒂夫干脆地说。

 

山姆耷拉着脸,木然道:“有时候你挺有花花公子风范,史蒂夫,用无情的话语拒绝你的朋友,听起来还有点冷幽默。”

 

“你是我非常可靠的朋友,”史蒂夫失笑,拍拍山姆的肩膀,轻松地说,“但那是巴基,我讨厌任何想要跟巴基比的人,我喜欢你,不过你已经有一张黄牌了。”

 

“野战去吧,”山姆悲天悯人地说,“我不建议开房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房间能装下你们这对奇怪的生物——无论是新世界还是旧世界。”

 

“我就知道你会跑偏重点,用这种无聊的玩笑来暗示巴基和我的关系,这种事我们见得多了……我想说的是——这会不会是新世界的某个阴谋,针对巴基或者我的,炮制出跟巴基的日记非常相仿的东西来,搅乱我、误导我……”

 

山姆深深呼吸:“为了什么?为什么新世界要设下这样的阴谋?”

 

“那为什么新世界是为了什么让你变成飞天小战士?”史蒂夫反问道。

 

山姆被踩到雷区了,他像被火烧屁股一样跳起来,大声声明:“那是因为斯塔克设计了一架离谱的机器,而且我变成飞天小战士是很奇怪、很反常、很违和的,你们接过吻不奇怪、很正常、很自然。”

 

 

 

午餐时的这段谈话最后没能达成共识,他们简单休憩后再次出发。

 

他们在中午12点前到达孔雀谷,这个山谷并不深,是一道狭长的凹地,他们没费劲就下到山谷深处,要找的材料很明确,白蜡木、枫木、可以制成灰线的鹿草——这几样要为克林特做一把弓,松木、橡木——做成各种小刀、匕首,水曲木——做成枪,坚硬、轻快的紫柳木——子弹……

 

采集材料并不简单,他们中没人觉醒采集技能,只好用双手来硬生生地挖、劈、掰……旧世界的小刀威力变得极弱,娜塔莎早就准备好了新的刀具(最便宜的那种),他们对照着图册,各自挑选需要的材料。

 

挑好的木头就放到战术背包里,或者用搭扣别在身上,快3点时,他们停止了采集活动,虽然并不是所有的材料都找齐了,但他们必须收队了,否则没办法在太阳落山前赶回城中。

 

纽约现在有宵禁了,晚上8点以后进出城,必须每人缴纳1万金币。

 

他们现在的技能都在初始期,留在野外太危险。

 

英雄们满载而归,抱着一堆材料走上归程,回去的路更漫长、疲倦,但是快点得到武器的心情让他们的速度几乎跟来时保持同样水准,终于在8:00前赶回纽约。

 

纽约城内没有宵禁,还是灯火通明,大道上是热闹的夜市,酒吧里欢声笑语,年轻的女孩和男孩在路边接吻,骂骂咧咧的醉汉在阴暗的小巷子里倒地不起。

 

自从地狱行者来犯后,人类世界就再也没这么生机勃勃过。

 

他们静默地看着这副景象,几秒钟后就撇开思绪,赶赴事务大厅。他们要找武器锻造师。

 

众人已经全面了解了武器这个行业,知道好的武器锻造师要价非常贵,他们精炼出来的武器有一定几率附带特殊效果,而且必要的话还能以特制符文绑定主人,使武器不会遗失或被抢夺。这样的武器在市面上几乎是看不到成品的,可以说是有价无市。

 

他们瞄准了一个最贵的武器锻造师,这个锻造师名为拉斐尔,请他制一把小匕首的价格是1000万金币。

 

如果靠卖跳跳糖,怎么也没法保证人手一把匕首。

 

所以他们派出史蒂夫。

 

拉斐尔正端正地坐在事务大厅最深处的店铺,门前纹饰着古朴的花纹。

 

史蒂夫走到门前就踌躇不前,回头看了一眼同伴,被巴基和娜塔莎联手推了一把,直接撞入拉斐尔的门中。

 

“你好,拉斐尔,”史蒂夫心怀愧疚,声音很低,“呃……我是想……请你锻造武器。”

 

拉斐尔是个威严的中年人,西装领带一丝不苟,看起来很像旧世界的企业家。

 

“你要锻造什么?”

 

“什么都可以,”史蒂夫不自然地背诵着他们商量好的恭维话,“能得到你锻造的武器是我的荣幸。”

 

巴基微弱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用你的蓝眼睛诚恳地凝视他……没人能抵抗这个,记住,你是最迷人的。”

 

史蒂夫的鼻尖冒汗了,他鼓起勇气抬头跟拉斐尔对视。

 

武器锻造师冷静地看着史蒂夫。

 

“我是说,我是你的粉丝,是想收集你的作品,只要你肯锻造,什么样的武器我都会珍藏……”

 

史蒂夫停住了,他实在说不下去了。

 

“对不起,”美国队长再次开口时,声音已经坚定而平静,“我刚才欺骗你了,我不是你的粉丝,实际上,今天早晨来事务大厅时我才第一次知道你。我是想取得你的好感,让你喜欢我,以此来达成我的目的,这是可鄙的行为,我为我的冒犯致以深深的歉意,不必原谅我,但是别让我的莽撞和无礼破坏你的心情。”

 

他一口气说完,冲拉斐尔微微点头,便转过身头也不回地推门走了。

 

他的同伴们目瞪口呆地在外边看他,无法相信他居然就这么放弃了计划。

 

他们原本是想用“甜心炮弹”来节省下武器锻造师的费用。

 

 

 

罗杰斯的能力:甜心炮弹。双手在脑袋上比出兔耳朵的形象,歪着头露出闪闪发亮的微笑,便可在方圆10米的范围内生成甜心炮弹,甜心炮弹可变化成任何一个爱你、尊敬你、崇拜你的人的复制体为你进行战斗,一次至多生成2枚甜心炮弹,能力持续时间30分钟,冷却期3个小时。

 

 

 

设法让拉斐尔喜欢上史蒂夫,史蒂夫就可以复制出拉斐尔来为他们锻造武器。

 

“我不会说欺骗不好,”他们走出事务大厅后,史蒂夫平静地说,“为了生存、战斗、胜利,欺骗手段有时是不得已的,但是欺骗感情是另外一回事——我会努力卖跳跳糖,也会去酒吧找兼职,我做过文艺兵,舞台经验很丰富……”

 

美国队长宁愿当舞男也不想欺骗别人的感情。

 

史蒂夫一旦下定决心,任何人都无法挽回他,就连巴基也没有这样的威力,否则他不会从一个瘦弱的布鲁克林男孩变成胸肌发达的美国队长。

 

他的朋友们有些沮丧,又有点哭笑不得的钦佩。

 

他们默默回到斯塔克大厦,史蒂夫已经在脑中畅想明天的演出计划了。

 

他们在仓库中整理材料,史蒂夫把木材从背包中拿出时,手指碰到了日记本的皮革封面。

 

他犹豫了3秒钟,把日记拿了出来递给巴基:“这是什么?巴基。”

 

巴基看到那本日记,瞳孔收缩了一下,没接过来也没说话。

 

史蒂夫保持着递日记的动作,巴基的眼珠在日记本上方转了一圈又看向史蒂夫,用平和的声音试探着说:“棕色封面的本子?”

 

史蒂夫没放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巴基摊摊手:“我只能告诉你封面似乎是牛皮,至于纸张——恕我看不出是什么木材制作的,这情有可原,我是冬喵,不是冬木头、冬纸张或冬造纸工。”

 

“巴基……”史蒂夫几乎是叹息着叫巴基的名字。

 

“真挑剔。好吧,你接受哪种答案?这里面是我写的小说,这么说可以吗?”

 

 

 

PS:队长不会去酒吧兼职当舞男的……

 

 


评论(3)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