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第4季:无限的我们(6)

6、

 

 

从刚开始起,史蒂夫就觉得观众席的反应很做作。

 

每次他们回答正确,观众和小丑都会表示遗憾,但遗憾过后,态度都会更加激动、迫切,隐约带着压抑的兴奋。

 

而他们回答错误时,尽管观众表现出幸灾乐祸,可实际上除了很制式的欢呼和掌声,史蒂夫看不出他们是真的为他们的错误答案喝彩。

 

小丑说回答正确有奖励,回答错误有惩罚。目前为止,他们答对了两题,答错了一题,却只受到惩罚,没看到奖励。只不过小丑的惩罚太触目惊心,又限制了他们自由讨论的空间,让众人都下意识地忽略了这一点。

 

这么明显的矛盾或许正是任务给他们的通关线索,暗示着小丑和观众在说谎,他们的话语和反应并非完全可信。

 

史蒂夫想到这一点时就豁然开朗了,“疯狂考试”进行以来的种种违和也有了答案。

 

小丑指向巴基时说:“砍掉这个男人的一根手指。”巴基凭借着钢铁手臂逃过一劫。

 

接着小丑又说:“砍掉前富豪的脑袋。”托尼的头颅和身体被割裂,身体消失。

 

由于托尼的头颅浮在半空中说话的景象太过惊悚,他们没察觉到,其实托尼的脑袋没被砍掉,被砍掉的是托尼的身体。

 

有点像文字游戏,可是在这种情况下的确如此,砍掉脑袋,那么就算消失的也应该是脑袋,而不是身体。

 

可是小丑说砍掉脑袋,消失的反而是身体,那只有一个可能——

 

砍去什么,就是留下什么,托尼的脑袋被砍下,就是要把脑袋留在这个舞台上,他的身体由于没被砍下,所以不在这个舞台上。从这看来,这个任务的真面目,可能就是要求他们逃离这个舞台,而“砍掉脑袋”,就是把脑袋困住,困在这个舞台。

 

只有这样,托尼的情况才能被称为“砍掉脑袋”,因为他的身体已经逃离魔爪,只有脑袋还在这个疯狂的舞台上接受考验。

 

这又引发出另一个可能性,如果史蒂夫的这个推断正确,那么现在他们全部人的躯体其实并不真的在这个舞台,所以小丑才会以“砍下”的方式,一点一点地把他们的器官、肢干“拖入”这个舞台。

 

史蒂夫突然想到,如果他们的问题全部答对的话会怎么办?从小丑和观众的僵硬态度来看,他们其实是在暗自希望7位嘉宾能答对问题。

 

如果答对问题,会不会因为没有“砍”的动作,反而让整个人的身躯都被“拖入”舞台?

 

“请听题,”小丑脸上的油彩因兴奋而扭曲,“假如美国队长和冬喵……”

 

史蒂夫和巴基努力地想跟同伴们发生眼神交汇,可其他人都聚精会神地盯着小丑。

 

“假如美国队长和冬喵在这个舞台上进行了一场美妙的性爱,请以此为主题,完成一篇论述性文章,角度不限,题目自拟。”

 

克林特、娜塔莎、班纳博士和托尼的头颅立刻皱起眉头,进入紧张的思考,只有山姆面如死灰地把头转向一边。

 

史蒂夫和巴基欣喜万分地冲山姆眨眼,山姆不明所以地也微笑着冲他们眨眨眼睛。

 

“飞天小战士。”史蒂夫无声地做出这个口型。

 

 

 

威尔森的能力:飞天小战士,用意志力召唤出魔法变身棒,手持魔法棒喊“飞天小战士,变身”,变成拯救地球的飞天小战士,可迷惑敌人的视线,让他们无法分辨出你。

 

 

 

山姆只踌躇了一秒,就果断试着凝聚意志力,果然召唤出了魔法棒。

 

巴基眼看着魔法棒凭空出现在山姆被锁住的右手,得强忍着才不对那根有变身功能的东西评头论足。

 

漂亮的红色棒身,刚好可以全部握在成年男子的手掌中,棒头上是水晶皇冠,皇冠里是一颗粉红色的心,心上还有巧克力色的花体字母:爱和正义。

 

山姆恨不得立刻把魔法扔得远远的,用100张嘴来声明:“这东西跟我没关系。”

 

小丑瞬间就察觉了山姆手中多了这么个东西,山姆不让他有机会降下惩罚,立刻大嚷:“飞天小战士,变身!”

 

魔法棒上的粉红桃心飞速旋转起来,随着旋转,还飘散出蓝色的明亮星光和粉色的花瓣,团团把山姆包围住,山姆在这唯美的背景下,想死的心都有了。

 

更让他恨不得钻到地底的是,不知道从哪飘来少女的歌声:“振作起来,布坎南,啤酒杯后面的人在忙着抛媚眼,振作起来,布坎南,跳进香槟酒里游泳吧,振作起来,布坎南,潘趣酒在欢乐地吐泡泡,振作起来,布坎南,用蛋奶酒治好你的感冒,振作起来,布坎南,深水炸弹在轰轰轰轰轰……”

 

所以这个技能发动时还自带变身音效吗?——飞天小战士的同伴们衷心叹服。

 

当星光和花瓣从山姆的身体上散去时,山姆已经完成了他的变身,头戴贝雷帽,身着一套红色小礼服,足蹬宝蓝登山靴,手上是同色的长手套,额头挂着古巴比伦风格的额饰,虽然没穿女装,但也是相当可爱的装束。

 

《振作起来,布坎南》的少女歌声也到此结束,用一句说白结束变身音效:“根据全世界共同的守则,超级英雄在变身期间,任何反派都只能看着不能发动攻击哦,喵~~~”

 

喵你个头!山姆在心中呐喊着。

 

但他随即就发现他居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金属环再也没法束缚他,小丑也对他视而不见。

 

他的身体开始慢慢消失,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又回到了那个酒吧。

 

不仅是他,其余人的身体也都在酒吧沉睡着,只有托尼少了颗脑袋。

 

山姆略一思索就得出了跟史蒂夫相似的结论,他用飞天小战士迷惑了小丑,小丑再也没法困住他,他的身体才能在现实中醒过来。

 

飞天小战士看着这一屋横七竖八,有了个主意。

 

 

 

“5、4、3、2、1。时间到,请答题。”

 

写一篇文章不是件容易事,尤其是在他们没法打草稿的情况下。

 

文字思维敏捷的娜塔莎率先开头:“标题是:论他和他。亚里士多德说,为了繁衍的性爱是低级的,传递知识的性爱是高级的,男人可以带给男人高尚、智慧和勇气。这种观点一度因宗教原因被摈弃,遭到难以置信的迫害、扭曲和质疑,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人文的开化,人们越来越可以理解超脱于两性的关系。”

 

这个开头算是经典的制式开头,用名人名言来镀金,简述发展历程,引出下文。

 

娜塔莎开完头就文思凝滞,停顿了一下。

 

“但是,”克林特瞧瞧山姆的空椅子,鼓起勇气说道,“这种理解是片面的、充满偏见的,人们很多时候并不了解同性之间的爱,他们带着有色眼镜,用高高在上的姿态去怜悯他们、宽恕他们。这中理解不是人们对待同伴的理解,而是对待怪物、对待病人的理解。”

 

托尼的头颅龇牙咧嘴地说:“现在来到了变革的时候了,我们有了美国队长和冬喵,他们用无与伦比的爱和技巧展示了何为真正的爱,难道我们不该为他们留下感动的热泪吗?”

 

“当然应该,”冬喵理直气壮地说,“据说早在上个世纪中叶,我就是史蒂夫的挚友,我们经历相似、年龄相近,同样经过冰封,同样跨过时间的长河,可以说非常有<情侣相>。”

 

史蒂夫也接上:“正是这样,我们之间的感情从纵向来说,非常深厚,从横向来说,非常长久。用东方诗人的话来说,是<纵有千古,横有八荒。>用西方诗人的话来说,是<你变成了玫瑰,在晨雾中闪烁着露珠,可我依然认出了你。>”

 

到这里,本该再有人接上,可其余3人和托尼的头颅都在那一瞬间齐齐哑然。

 

两位当事人这么引经据典、毫不脸红地吹嘘他们并不存在的恋情和性爱,做为他们的同伴,真的很想离他们远远的。

 

他们安静了几秒钟,班纳博士磕磕巴巴地开口了:“嗯,所以美国队长和冬喵是拯救现代社会所有同性恋的希望,今天,在这个舞台上,他们用肢体和精神展现了什么样的同性恋才是好同性恋。”

 

史蒂夫和巴基一本正经地点头。

 

史蒂夫接着说:“我们的论点就是这样,我们的论据足够充分,朋友们,看着巴基和我,我们的感情这么美好,这么深沉……”

 

“我们的外表还这么好看。”巴基补充。

 

史蒂夫同意:“外表还这么好看,我们就像黑夜中的火把,用我们的热情照亮了……呃,同性恋世界。让我们携起手来、开拓创新、努力奋进,用无与伦比的勇气迎接新的纪元。”

 

众人听到他们这么结束文章,第一个念头都是——相当不错的结尾,还升华了主题思想,将两人的一己之私跟世界大同联系到了一起……

 

小丑回头对观众们笑了笑,摸摸额头,慢悠悠地开口:“你们的答案……”

 

他突然停住了,面前的几个人从椅子上站起来,托尼的头颅发出痛苦的嚎叫:“脖子疼。”

 

班纳博士坐在托尼旁边,眼疾手快地把他的头颅攥住。

 

他们还没来得及互相打声招呼,就感觉到身体往下坠落,“刷”地一声,他们从这个舞台上消失了。

 

史蒂夫在消失的前一刻,看到观众席突然亮起来,座位上挤满了人身兽首的怪物,对着正在消失的他们发出货真价实的怒吼。

 

更多的观众在冲小丑嚷嚷:“你这笨蛋,食物要逃走了……”

 

 

 

史蒂夫猛地睁开眼,眼前的景物是倒着的,正在不停地晃荡。

 

山姆的嚷声传过来:“你们醒过来了吗?还好吗?都完整地回来了吗?”

 

托尼的身体上,头颅猛地出现,班纳博士的手攥在他的头颅上。

 

“除了我的脖子差点被扯断,脑袋差点被留在那个舞台,咽喉现在还在疼——一切都好。”托尼声音沙哑地说。

 

他们全部人都被山姆用长绳捆着双脚——绳子系在楼顶栏杆上,头朝下扔下大楼。

 

山姆试了不少办法,包括扇耳光、泼凉水、抽鞭子,都没法唤醒沉睡中的朋友们,最后决定用刺激的蹦极来做为最后的手段。

 

托尼的情况比较特殊,他的头颅已经被困在了舞台上,如果强行唤醒他的身体,可能真的会让他的头被砍下。幸好班纳博士反映迅速,及时抓住托尼的头,把它带了回来。

 

山姆从楼顶看到他们在半空中清醒地晃来晃去,终于松一口气,瘫倒在楼顶。

 

与此同时,贾维斯的声音再次传来:“支线任务完成。任务奖励:金币2000枚,小鸡一对。”

 

 

 

“这次的任务其实并不困难,”史蒂夫说道,“只要了解到真相就简单了。我们无论答错和答对,最后都逃不了被吃的下场。答对了,我们的身体最终会被拖入那个舞台,被吃,答错了,小丑可以指定我们身体的一部分进入那个舞台,被吃。”

 

他们正坐在酒吧中讨论这次任务,在他们完成支线任务的那一刻,时间再次流动起来。

 

他们用金币付了酒账,看着那对奖励给他们的小鸡干瞪眼,人人都在疑惑,但都不想先说出口。

 

“为什么奖品是小鸡?”克林特终于提出这个疑问。

 

托尼揉着脖子:“因为任务的主题是美国队长和冬喵的攻受关系,所以用<小鸡鸡>来做为奖品?看,给了两只呢。”

 

“不,”冬喵立刻反驳,“史蒂夫和我都是男性,如果真的是你说的那个理由,应该奖给我们两只公鸡才对。”

 

他举起两只小鸡,凑近它们的屁股看了看:“……还看不出来,不过我确定其中一只是女孩。他喜欢跳到她的背上,她喜欢往他的翅膀底下钻——我从网络上看到过辨别小公鸡和小母鸡的办法。”

 

娜塔莎木然道:“……为什么曾经的冬日战士、现在的冬喵要去查怎么辨别公鸡和母鸡?”

 

“为什么达尔文要去研究草木花朵和动物?”巴基反问,“为什么麦哲伦要航海?为什么牛顿要坐在快要熟透的苹果树下?”

 

“我想……”史蒂夫说,立刻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史蒂夫咳嗽了一声:“我想,这对小鸡是不是奖励给我们的食物?不是吃它们的鸡肉,而是可以吃鸡蛋,一公一母的话,还可以孵出小鸡,产生更多的鸡蛋……”

 

一言提醒了他们,他们2000枚金币的财产在付过酒账后已经所剩无几,接下来的行动和生存都一筹莫展。

 

那对小鸡已经有尾巴了,正悠闲地在吧台上踱步,酒保在一边沉默地擦杯子,也不来理会。

 

“他叫约翰,她叫玛丽。”巴基说道,算是给“为什么奖励我们小鸡”这个话题画上一个句号。

 

 

 

从酒吧出来后,他们在路边摆开一个摊子。史蒂夫从酒保那里借了桌子和大白纸,在纸上画了跳跳糖的广告画。

 

小鸡离能下蛋还有段日子,他们必须赚钱糊口。

 

班纳博士担任了糖果加工厂的角色,一口气提供了50罐跳跳糖,整整齐齐地码在桌上。他同时还兼任形象大使,每当有人过来时就表演变出跳跳糖的特技。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这个世界很可能跟他们起初设想的不一样。

 

托尼的设想中,他们这群人知道真相,是领先在起跑线上的,其他的人要适应这个世界得需要一段时间。

 

但是当他们从斯塔克大厦出来后就发现,许多人已经比他们更早一步走出避难所,摆弄手表的动作非常熟练。

 

支线任务完成后,娜塔莎跟路人们搭讪了几句,发现其余的人们似乎都认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

 

他们的世界观跟这个世界一起被修改了。

 

超级英雄们的优势荡然无存,甚至比世界上的其他人都落后。

 

其他人都认为自己本来就是生存在这样一个世界中,对周围的一切得心应手,而他们还需要慢慢摸索。

 

在这种情况下,班纳博士提出了卖跳跳糖。

 

“旧世界的一切在新世界中都失去了价值,但跳跳糖是新世界赋予我的能力,应该能卖出合理的价格。”班纳博士极力劝说不热衷的众人。

 

现在他们终于把摊子摆开了,托尼嘀咕的“无照经营”也被忙碌的英雄们忽略。

 

“我们最好再出一个广告看板,”娜塔莎提出建议,“让我们中最英俊的人站到前面去,吸引女孩子来买。”

 

这就是俗称的“出卖色相”,托尼、克林特和巴基齐齐叹了口气,同时向前一步,站到摊位前面。

 

“……我以为娜塔莎是在提议让我们中最英俊的人站到前面来。”托尼用指责的语气对巴基和克林特说。

 

“所以我站出来了,”克林特鄙夷地抬着下巴,“你们又是来干什么?”

 

“真的吗?”巴基好笑地说,“美国队长认为我<最可爱>,你们要跟美国精神做对吗?非要在颜值上自取其辱?”

 

托尼受不了这两人的自大了:“你,巴顿探员,已婚男人没资格英俊。你,巴恩斯先生,美国队长总是背着盾牌、带着头罩,把自己打扮得像忍者神龟,你真的要依赖他的审美观来为自己贴金吗?”

 

评论(8)

热度(149)

  1. Samanthastucky00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