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stucky】13号备忘录 2 政客的生命系于一线

不定期的更新

2、政客的生命系于一线

被美国队长形容为“清闲”的国家其实并不清闲。他们在焦头烂额之下选择了最稳妥、机智、民主的途径来缓解心中的焦虑,简而言之就是“开会”。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聚集在这里,为了是同一个目标。对于这几天发生的不幸事件,我们有理由相信,放下无聊的偏见和争执,将世界导回和平、有序、健康的正轨迫在眉睫……”

“秘书长先生,”德国人截断这段发言,“我想我们都承认,这次会议并不完全合法、规范,甚至连光明磊落都算不上,看看我们的周围,连媒体的影子都没有,你所说的和平、有序、健康也就无从谈起。我们索性放下这种种繁文缛节,以‘秘密世界’的本来面目来讨论今天的议题怎么样?”

法国人也发起声援:“说起议题,秘书长刚才提到‘无聊的偏见和争执’?这难道不是最可悲的文化歧视吗?”

两位欧洲人的舌尖率先绽出战斗的火星,瞬间点燃了原本就紧张兮兮的会场氛围。

“早乙女乱马先生到底属于天道茜女士还是属于珊璞女士,这种分歧被冠以‘无聊’的恶名,的确让人难以接受。”日本人这么说。

在围绕美国队长的分歧中,唯一站在美国人这边的英国人抛出反对意见:“我们今天的议题是怎么平息眼下的乱局,诸如早乙女乱马这种个案不在讨论之列。”

“讨论这个词原本就充满伪命题和诡辩主义的色彩,”俄罗斯人说,“你认为上百个国家坐在一起,可以讨论出什么?每人只发言一分钟,也需要数个小时的时间,这是无能的官僚主义和极致浪费的体现。”

“那么,”美国人终于开口了,“你怎么想?”

“打一架吧。”

这个回答理所当然地遭到群嘲,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各个国家都在争吵中撕下彬彬有礼的精英面纱,让会场进入大混战,将“秘密世界”的本色上演得淋漓尽致。

有进行粗俗的人身攻击的——

“美国人带着他的不列颠走狗滚出去!”

“你们不想让美国队长的CP属于全世界,所以打着和平有序健康的旗号试图掩藏已经暴露的‘秘密世界’,这虚伪的嘴脸不忍直视。”

“和平是你们俩豢养的猫咪吗?叫一声看看吧,看它是否会躺下让你挠下巴?”

“你们干脆组CP,我支持英格兰攻!”

“苏格兰可能不答应,英格兰是他们的专属金主和小受!”

“打一架吧!”

有进入深奥的哲学讨论的——

“在柏拉图看来,阿喀琉斯无疑是受,这是一个奇妙的现象,当时主流的哲学思想认为阿喀琉斯是攻。”

“不,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伪命题,按照那时的习惯,区分攻受其实在区分谁是引导者,但是放在战士们的身上,这种区分也就失去了意义。”

“你还在鼓吹无差的历史渊源吗?”

“他显然在鼓吹,在学术讨论中夹带私货是令人不齿的行为。”

随着场面的白热化,各类战斗也逐渐展开——

“雷神傻大个!”

“洛基作死狂!”

“迪恩磨磨唧唧!”

“山姆小白眼狼!”

“天使党滚出!”

“顾惜朝渣受!”

“戚少商去死!”

“格兰芬多全是傻冒自大狂闯祸精!”

“斯莱特林统统是卑鄙无耻阴谋家!”

“流川枫最高!”

“仙道最强!”

“泽北才是王者!”

“林黛玉小气!”

“薛宝钗虚伪!”

“在座的都是垃圾!”

……

“我们是绅士!”秘书长先生声嘶力竭,以一己之力盖过现场的叽叽喳喳,“保留绅士风度!现在要讨论的是严肃的政治问题!”

他立刻遭到攻击:“绅士是什么意思?在这种‘严肃的’、‘政治的’场合,难道不应该用一个更中性的词来称呼我们吗?将赤裸裸的性别歧视写在脸上还倡导和平有序健康?无耻的政客!”

“性别歧视是客观存在的,不能因一个字眼就扣上歧视的帽子,”立刻有人提出反对,“比如在同性CP范畴,男同明显比女同更受欢迎,精神食粮也更多。”

“因为喜欢男同的大多是女性,男性是喜欢女同的主力军,女性比男性更具生产力和热忱,这点你无法否认吧?”

“这难道不是极端女权主义吗?女性也会喜欢女同,男性也会喜欢男同,以性别区分才能和爱好是最愚蠢的行为!”

“最愚蠢?比你的那张傻脸还蠢?”

……

如果不是新的简报传来,他们可能会无休止地吵下去。

“美国队长出现了!”秘书长接过助理递过来的喇叭,喊得出现了破音。

会场开始逐渐安静,夹杂着“你才OOC,你全国都OOC”、“你对蚁人和霍华德的恩怨还有什么愚见?”之类的争论余韵。

“我的助理汇总了前方的最新情况,”秘书长有气无力,“请他来做个简报。”

可能是吵得太凶了,现在已经没人不知趣地声明“个案不在今天的议题之列”。

看看美国队长的简报,总比被对面那个拆逆的@#%¥%2&¥%*%¥@%&¥继续拖进无脑争执的深渊更有深度——这是大部分人的共同心声。

助理带着耳麦、平板电脑、遥控笔等设备来到众人的视线焦点中,开始他不慌不忙的款款叙述。

“一群临时组建的应急队员在巴黎市区的一幢小阁楼里发现美国队长的踪迹,他们初步定下的目标是采取半强制手段‘劝说’罗杰斯先生赴‘秘密巴黎’的总部。”

一个不知道是哪个国家发出的冷笑声鞭打着助理的身躯。

“不过当他们展开包围动作时,才发现状况出乎他们的预料,”助理恍若未闻,遥控笔点了下,大屏幕上出现一张像素不高的照片,“现场的监控被预先破坏,这是被惊动的路人匆忙中用手机拍下的,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国队长身边还有一个人。”

无声的紧张感波浪般地席卷会场,又静悄悄地平息。

“九头蛇特工冬日战士和罗杰斯队长在一起,而且已经达成了某种统一 战 线的协议,应急队员一出现,即刻遭受到他们的攻击。”

大屏幕上又换了张图片,史蒂夫右手持盾击退巴基身后的一个士兵,同时踢飞身前的一辆摩托车砸向包围网,巴基右手举起一个士兵扔出去,左手在掰身边墙壁上的一段钢筋。

“在这张照片之后,现场发生了不可思议的突发性事件,”助理的声音沉重起来,“你们看这张照片,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的战术动作中都呈现出了掩护对方的意图,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两人早有联系,并暗中进行了多次战斗模拟——这与我们一直掌握的情况不同,这两年来,我们觉得这位恶名昭著的九头蛇特工已经隐退或身亡,实际上呢,他早就和美国的象征、美男子罗杰斯搭上关系。”

会场发出赞同、反对、茫然、质疑交织的“嗡嗡”声,如果史蒂夫也在这,一定会环抱着双手,用他独特的皱眉神态对助理的解说进行反驳,并且再次声明“我不是美男子”。

“但是应急队的小伙子们,他们中有一部分比较纯情,似乎有点感动于他们的‘配合默契’。”助手的脸上瞬间出现牙疼的表情,竖起手指头在“配合默契”上打了个引号。

“他们其中一人不由得吹了声口哨,发出了‘哇哦’的感叹。我们不应指责这位战士的不专业,他只是有感而发,但糟糕的是,这支队伍是临时拼凑的小分队,他们缺乏统一的指挥,缺乏长期合作才能磨练出的配合度,他的一名临时队友立刻对他的不专业进行指责。”

“更不幸的是,这位指责他的队友显然也并非完全理性,两人立刻就‘美国队长是直男还是同性恋’这个话题小声展开不那么友好探讨。”

“探讨的规模瞬间扩大,支持旧女友佩姬和新绯闻对象黑寡妇的人也分别加入进来,探讨从语言上升到行动,在短短20秒内,这支小分队四分五裂,开始了内部的捉对厮打。”

“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显然不具有正面格斗的骑士精神,他们看到这种情景……”

助理叹了口气,遥控笔按了一下,大屏幕上的照片又变了。

“你们看,他们是这么乘人之危的,挺直脊背、端肃表情、若无其事,就这么堂而皇之地从我们的战士中间走过,走着走着就走出了包围圈。”

照片上赫然是在“捉对厮杀”的队员中闲庭信步的史蒂夫和巴基。

“当然,我们的队员并非无能之辈,他们以最快速度清醒过来,他们的临时队长最先发出警报:‘他们跑了!’怯懦的美男子和他的朋友没有正面作战的勇气,反而真的撒腿就跑。”

“于是,他们跑了……”

现场一片寂静。

“我无权就这次行动作出点评,可是我要说,这么多年来,‘秘密世界’将大把的时间浪费在细枝末节的争吵上,我们已经太久没投入实战,早就失去了亚历山大大帝时期流传下来的铁血战意。”

遥控笔又按了一下。

“这是监控拍到的最新画面,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跑了之后,与猎鹰会和了,他们居然还大摇大摆地在快餐店里吃了薯条……”

大屏幕上,巴基正在把一根薯条戳在山姆.威尔森的鼻孔中。

“幸运的是,他们显然存在分歧,内部关系并不和谐。”

遥控笔一按,山姆把咖啡淋到巴基的脑袋上。

“他们展开了激烈的争执,甚至大动干戈、自相残杀。”

巴基面无表情,将山姆的脸整个按到馅饼中。

“美国队长显然失去了对场面的控制力。”

山姆抄起一个派怒吼着扔向巴基,史蒂夫在一边低头看手机,似乎在搜索着什么。

“数分钟后,我们就失去了他们的踪迹。美国队长、猎鹰和九头蛇特工在我们的眼皮子下消失,我希望诸位可以告诉我,我们是否有理由相信,他们正在进行一项不利于‘秘密世界’的行动?”

助理的演讲结束,他彬彬有礼地将主持的地位让回给他的秘书长。

在长达十分钟的议论后,美国人率先开口:“目前,我们可以将争执放在一边,美国队长和九头蛇特工重新达成一致是我们更应该关注的,这关系到CP道德性的问题,甚至关系到‘秘密世界’行事准则和发展方向。我建议对他们采取措施,将事态控制在‘秘密世界’手中。”

“关键在于,怎么定位这三个人的性质。我想史蒂夫.罗杰斯的定位是美男子,这个应该没人有异议吧。”意大利人随波逐流地说。

“那么詹姆斯.巴恩斯明显对抗‘秘密世界’,攻击我们的执法人员,定位为CP恐怖分子,这个应该也可以。”德国人这么说。

场上顿时有一阵反对的声浪。

“当然,”美国人提高声音,“这只是暂时的,当他们重新在控制范围后,我们会对他们进行重新评估,詹姆斯.巴恩斯是我们名单上的人物,其价值不能被低估。”

“山姆.威尔森怎么说?恐怖分子的帮凶?”

“荒谬,”法国人立刻反对,指向大屏幕山姆扔派的照片,“他明显正在和巴恩斯搏斗。”

“那么……美男子的跟班?”

“这是羞辱,”立刻有人反对,“就算是威尔森,也不该只把他定义为跟班。”

法国人快要勃然大怒了:“什么叫‘就算是威尔森’?法国不会原谅这种……”

“路人!”英国人立刻大声说,“被恐怖分子挟持的无辜路人!”

“可是以他和美国队长的伙伴关系,似乎不能用一句路人开脱。”

“没错,他没有做路人的资格。”

众人陷入对山姆.威尔森的疑虑中,交头接耳、神色凝重。

一句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嘀咕声传入人们的耳朵:“疑似路人。”

众人精神一振,一致认为“疑似路人”最圆融通透、一针见血、直指本质,兼顾了各方意见,完美体现了精细、科学、准确的精神风貌。

眼看着水到渠成,美国人站起身来,做总结性发言:“女士们,先生们,我建议给我们留一天的时间来考虑。我们将对美男子罗杰斯、CP恐怖分子巴恩斯、疑似路人威尔森采取紧急措施,同时联合向复仇者联盟发出照会,让他们与‘秘密世界’保持一致。一天后,我们在这里表决,同意加入这个行动的国家将以协议的形式被约束。让我们抛弃虚伪的外交辞令,直面惨淡的现实——女士们,先生们,‘秘密世界’的存亡及在座各位的政治生命系于这一线。”

下节预告:美男子罗杰斯、CP恐怖分子巴恩斯、疑似路人威尔森逃亡之旅,他们必须向朋友求助,然而……

评论(26)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