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stucky】13号备忘录 1 名气大的、美丽的、有人格魅力的

在修养的缝隙中打个鸡血码个字

严肃的文案:一份无意间泄露的会议备忘录在全球范围内掀起恐慌浪潮,一场被掩盖千年的秘密战争突然公开化,友谊将被考验,美国队长和他的朋友面临前所未有的艰苦战斗。

史蒂夫.罗杰斯合着眼睛倚在窗户边,湛蓝的双眼被眼皮遮挡,这个世界的丑陋和美丽都无法映照其中。

木质的门发出“劈破”的声音,介于堂堂正正的敲门声和木材因陈旧老化而发出声响之间。史蒂夫的耳朵动了动,睁开眼睛,从假寐中清醒过来。

他仿佛从这轻微的声响中听出了敲门者的犹疑。

门又响了一下,这回更像敲门声了。

美国队长持盾无声地滑到门边,对在这种时候这个地方可能会找上他的各类情况做了个快速的列举,猛地握住把手将门打开。

可是眼前的景象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有那么一刻,他几乎无法控制抬手揉眼睛的动作。

“你好。”史蒂夫本想不动声色低放下盾做出没有敌意的姿态,双手在身体旁微微晃动了两下,没能寻找到安放盾牌的途径,最终还是就这么对这意料之外的访问者打了个寒暄般的招呼。

来者从帽檐下审视史蒂夫,绿色的眼珠从史蒂夫的脸上微微一动,从史蒂夫的肩膀上看向屋内。

“进来吧……请进来。”史蒂夫心灵神会,立刻让出一条通道,让访客——背着背包的(英俊)流浪者、二战老兵、冬日战士、他的挚友、最危险的刺客、巴基进屋。

一直在寻找的友人突然自己找上门来,史蒂夫现在等于是被馅饼砸中了。这馅饼有点大,砸得他太过惊讶,但他还是立刻调整状态,让自己平静以对。

只是史蒂夫很快就发现,“平静”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一种精致的奢望。

两个战士的像山峰一样矗立在这个逼仄的小屋子里,他们一时间谁都没说话,这种沉静为彼此之间的氛围带来一种难以言说的紧张和压力,如果自控力稍差的人处于这种反常的平静中,可能会忍不住叫嚷起来。

史蒂夫让心跳回复到平常水准,沉着地打量分别得太久的友人。比起上次见面,巴基的肤色稍深,他终于摆脱了被当成兵器来储存的生活,那种苍白已经从他身上全面败退。哪怕戴着帽子,也可以看出他的头发有点乱,和他的胡子一样,传递出不修边幅的讯息。眼睛藏在帽檐的阴影后面,有着深刻的、沉默的光芒。

在这种情况下,花太久的时间沉默不是明智之举,但史蒂夫决定把开启话题的主动权交给他的朋友,他相信,巴基不会让他等待太久。

巴基警觉的目光在屋内扫视一圈,低沉地说:“你不能留在这,这里被欧盟控制,他们会让你和猎鹰睡觉,回美国也不容易,游行的人群已经爆发……”

巴基的声音褪去了两年前在天空航母上的冰冷和焦躁,但也不像遥远回忆中那么愉快和诙谐。

史蒂夫用了三秒钟来点评巴基的声音,然后才意识到巴基说了什么。

“谁?”遇事稳重不慌乱是史蒂夫的优点之一,这个优点支持着他度过了很多危机,现在也不例外,听到这么没头没尾、匪夷所思、难以索解的话,他只是发音略为磕巴,眼睛略为睁大,嘴巴略为发干而已,“谁谁谁……欧盟让谁和谁睡觉?不,欧盟为什么要管谁和谁睡觉?”

巴基终于正视史蒂夫,这回轮到美国队长的挚友感到惊讶了:“你不知道?”

语气像在暗示“世界快要毁灭了,你居然不知道”。

史蒂夫精神一肃,声音低沉下来:“发生什么事了?”

巴基注视史蒂夫,仿佛在将眼前的人、博物馆里的人以及零碎记忆中的人做一个对比和评估,以此来判断自己接下来该怎么说、怎么做。

他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份皱巴巴的剪报,抹平递给史蒂夫。剪报上黑体字标题赫然入目——等待公投结果,欧洲的分裂和统一。

史蒂夫大致扫了眼内容,不解地看向巴基。

剪报的主人说:“英国支持美国,他们认为美国有决定美国队长和谁恋爱的优先权,德国和法国明显不同意,他们认为……认为美男子属于全世界,每个国家都拥有相等的权力,欧盟现在吵翻了。”

再次被大铁锤砸中,史蒂夫的脑袋“嗡”了一下。

史蒂夫觉得,眼下他有大把重要的事,去打坏人、救好人,还要跟久别重逢的挚友好好聊聊,可世界突然间仿佛清闲得很,它觉得史蒂夫的感情生活比什么都重要。

“决定我跟谁恋爱的权利难道不是只属于我自己吗?”美国队长都忍不住大声起来,但他还是很快克制住自己,“不,这不是重点,为什么全世界突然关注起我跟谁恋爱的事?我也不是美男子。”

他加上最后一句,作为一种强调。

“你是。”巴基意味深长地说,同时举起一只手制止史蒂夫的反驳。

“这星期你一直与世隔绝,是吗?”巴基想了想,提出一个问题。

“我没……我在追查九头蛇的一个线索,在这里潜伏了一个星期,与外界接触不多。”

“你的朋友也没跟你联系吗?”提到“朋友”这个词时,巴基的脸上浮现出一闪而过的古怪的神态,那是掺杂了回忆的唏嘘和咬到虫子的反胃相结合的表情,如果要详细说来,可能需要2000字来形容这种表情之复杂。

“我们切断了通信,出于保密和行动的需要,”史蒂夫犹豫了半秒,坦然地说,“不过我们约好在明天下午进行定时联络。”

巴基开始用一种平铺直叙的语气来解释:“一周前,白宫一位文员操作失误,将一份绝密的备忘录当成普发的会议记录发给了媒体,这份备忘录导致了眼下的局面和你的困境。”

史蒂夫已经在这简短的对话中整理好思绪:“你发现了我的困境,所以来帮助我,是吗?”

巴基停顿了一下。狭小的阁楼里只剩下呼吸的声音,那种反常的寂静又回来了。

“你是来帮助我的吗?”史蒂夫像在闲话家常,老朋友一般的态度,可美国队长哪怕在闲聊时也有非同一般的专注力。

“那份备忘录的内容让人们难以接受。”巴基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日记本,从中抽出另一张平整得多的剪报递给正在等他回答的人。

这份剪报比上一份更能说明世界到底怎么了。剪报上刊登了那份备忘录的原文,标题就让史蒂夫失语了——

本年度第七次关于美国队长CP潜质和国际延展性讨论的会议记录。

他接着看正文。篇幅太长,他先把各章节的标题读一遍。

一、关于《保密法》的修订(这里有一行小字作为对标题的注释:自从美国队长醒来,我们的世界被发现的风险指数连年上升,去年达到1.7个百分点,修订《保密法》迫在眉睫)

二、美国队长的民族性以及CP民粹主义

三、对于CP恐怖主义打击前景展望

四、美国队长CP是否具有交易性的讨论

五、补遗

“白宫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以史蒂夫的性格来说,用“这种东西”来形容一份文件,那说明他的轻蔑和愤怒已经突破底线了。

巴基的目光和史蒂夫的目光交汇:“据说一直是这样。”

“我们的国家一直在捣鼓这些东西?”史蒂夫举了一下剪报,克制着不去抖动它。

巴基明显比史蒂夫70多年前的朋友寡言得多,也言辞简洁得多:“不是。”

史蒂夫刚松了口气,就听到巴基的声音再度传来:“是所有国家一直是这样。他们所关注的也不止是你一个人的……CP,他们关注的人有很多,只不过流传出来的文件恰好是关于你的,所以你现在是最热门的人物。”

史蒂夫仿佛在听一个外星人说话:“所有的国家一直在把人们和谁谈恋爱的当成绝密的政治事件来研究?”

“他们只关注特定的人物,名气大的、美丽的、有人格魅力的,”巴基制止史蒂夫那“我不是美男子”的辩解,接着说,“也不仅仅是政治上的关注,据说发生过很多古老的战争——为了各自支持的CP,直到近代,手段才变得和平。”

史蒂夫抓住关键词:“古老。”

巴基的嘴唇动了两下,似乎也觉得荒谬透顶:“考证到的最古老的记录是亚历山大大帝时期,不过有人认为特洛伊战争也是……”

“那么你怎么样?”史蒂夫打断他的话,“你也在秘密世界的名单上吗?”

名气大的、美丽的、有人格魅力的。

史蒂夫提出这个问题纯属对巴基处境的关心,完全没有用“你也是美男子”来报复的意思。一旦巴基也在名单上,那么全世界的目光无疑也会集中在巴基身上。

对于巴基来说,这些目光不仅仅是好奇的、善意的、审视的,更可能是致命的。

巴基移开视线,片刻后说:“你是想确认名单,还是要立刻离开?这里很快会被发现,法国人似乎想让你去巴黎作客,顺便出具一份授权书,授权法国可以随意组合你的CP。他们目前势力最庞大的党派支持你和那只长着钢铁翅膀的小鸟。”

仿佛为了呼应他的话,超级战士们绝佳的听力听到远方传来武装车辆的呼啸声。

“你是来帮助我的吗?”史蒂夫把自己调整到逃亡和突围的状态,老调重弹。

该死,巴基默默骂了句脏话,他居然还TM地记着这个问题。

感觉的确身体没恢复,码了会字感觉好累。这个文可能会用13号备忘录的大背景,串起章节式的故事,所以每一章节告一段落后没什么悬念。

评论(50)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