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永恒的呼唤 9


9、

嘉里士城的东北角是仓库区。商人们在这里兴建或租赁大大小小的仓库来囤积货物,市政厅和军 队也在这里划定底盘来囤积备用物资和武 器。从这点来看,这个城市的行 政 体 制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完备。

拉普拉普三世租了个小小的仓库作为落脚点。每天清晨,当城市还笼罩在美丽的晨曦中时,他就会敏捷地从床上爬起,把头扎进盛满清水的木桶中,清醒后就在房间里做一个小时的俯卧撑和引体向上。在充分运动后吃点简单的早餐,打开大门,让有求于他的人进来。

只不过直到昨天为止,他的来客数量一直很稳定地维持在“零”这个数字,既不上升也不下降,营业额持续走平。

稳定的经营在今天早晨9点被打破了。

拉普拉普三世打开他那扇吱呀乱响的木门,两个高大的年轻人背对着阳光立在门前。

其中一人身着棕色长斗篷,兜帽遮住了脸庞,身躯像钢铁般矗立。

另外一人是枪骑兵,深棕的头发,微翘的嘴唇就算是不说话也仿佛时刻蕴藏着笑容,他的神态很有攻击性,绿眼睛却很友善。

他们的体型动作都不尽相同,站在门前却像一对双生子。

然而比这些更为醒目的是两人头顶上都顶着的红铜色花体字,正得意洋洋地向世人宣布着所有权。

以上是拉普拉普三世在以后的日子中,自我意识被唤醒、有了独特个性、成为这两人的好友后才回忆起的感受。眼下他还只是个毫无性格的、机械的NPC,只能说出他“应该说”的台词——

“光明女神在上,欢迎你们,尊敬的客人,我是诞生于荒野的工匠拉普拉普三世,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山姆.威尔森。”



拉普拉普三世居然是个人类属性的黑人小伙,还颇为英俊,这实在出乎巴基意料。拉普拉普是矮人工匠,巴基一直以为他的门徒和传人也应该是这个种族。

巴基好奇地打量着这个设定集中没有的NPC——结实、精悍的外表,看起来不像工匠像战士,身着样式怪异的长斗篷,斗篷后面竖着两片银色的金属翅膀,这幅装扮看起来像被恶搞过的天使。

史蒂夫已经在说明来意了,他表达了对拉普拉普精湛技艺的尊敬,取出匕首给三世看,表示匕首诚然很好用,但随之而来的副作用却不是他们想要的。

拉普拉普三世手握先人的遗作检察片刻,再抬起头看着他们俩时,那眼神已经慈祥得让人发毛了。

“当然,这是拉普拉普大师的作品,”他的脸上绽开一个机械的微笑,“我愿意为你们解除烦恼,愿光明女神保佑你们。”

三世似乎是光明女神的忠实信徒,每句话中都要献上对女神的敬仰。

他在一个皮制的旅行箱里找了找,取出两个圆形的金属挂坠递给他们。

“光明女神在上,它可以让困扰你们的文字暂时消失。”

三世的遣词用字相当文雅和善,史蒂夫和巴基不由自主地就接过来戴上。

“暂时?”巴基戴上之后才想起这个问题,同时瞟了史蒂夫一眼,果然那行“我属于巴基”已经消失了。

三世请他们坐下,用两杯甜酒招待他们,待宾主都颇为放松后才不紧不慢地述说缘由。

这个NPC真不错。巴基不由得感叹。

史蒂夫和巴基的脑袋上出现这种状况,一定非常着急,所以三世不问原委不谈价格,立刻为他们暂时消除烦恼。

要永久性地消除烦恼则是正题,当然要坐下慢慢谈。三世初次出手就见成效,客人对他有了信赖,自然容易打开氛围和局面。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要钱还是要物品,成功率都会较高。

只不过是个NPC而已,待人接物却相当老练,比“雨燕客栈”的罗斯将军要高出数个等级。

巴基用一半脑力思索着关于NPC的问题,另一半聆听三世的话语。

解除眼下的窘境需要蜉蝣山脉中白蜡树的树枝。史蒂夫和巴基要从山脉东边的入口进入,当白蜡树的树枝同时刮到他们的身体时停下,折下那颗树的七根树枝带回来,三世会用这些树枝制成木刀,来斩断匕首和他们之间的联系。

“不过,我希望得到这对匕首。光明女神的光辉照耀你们。”他最后提出这个要求。

巴基不说话,看着史蒂夫,这对匕首是史蒂夫的财产,花了15万金币从玩家手里买来,相当不便宜。

史蒂夫看起来陷入了沉思,兜帽遮住他的面容,全身上下纹丝不动。

可以理解,15万金币,脑袋上的宣言暂时消失的情况下,匕首失去了那种明晃晃的压力。

良久,史蒂夫的手指动了动,抬起头:“我……”

史蒂夫的选择是什么,巴基要到以后才知道,眼下堕落的圣骑士是没有机会说出口来了。

一阵风把木门吹开。门撞到墙壁上又弹回来,发出刺耳的嘎啦嘎啦响。

史蒂夫和巴基反射性地看去。

这阵风还在继续吹送,史蒂夫刚抬起手想按住斗篷,兜帽就被吹了下来。

那明亮的金发就这样暴露在阴暗的斗室中。

有那么一秒,巴基微微失神,眼睛因那金色的光芒眯了起来。

真是美丽。巴基心中飘过这么一句话。

“呃,什么?巴基?”史蒂夫迟疑地问。

巴基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说了出来。

他张张嘴,立刻把脸转向三世:“我在说拉普拉普大师,他真是……美丽。”

史蒂夫顺着巴基的目光看向三世。

无论是史蒂夫还是巴基都没法承认现在的三世能跟美丽这个词挂上钩了。

只见三世面无表情,一道道像计算机代码一样的花纹从他的额头蔓延到脖颈,身后的金属翅膀完全展开,庞大得让这个房间突然显得拥挤起来。

“史蒂夫.罗杰斯,”他机械地说,声音也变得像电子合成音,“病毒,抹杀。”

巴基的大脑“嗡”了一下。

史蒂夫所理解的病毒显然跟巴基的想法不同,他立刻打开控制面板检查身体情况。

“不,拉普拉普大师,我的身上并没有……”

巴基猛地抓住史蒂夫的手臂,尽全力向门的方向一窜。

他们刚才所坐的地方扎着一枚锐利的金属羽毛。

这一下无需多言了,两人同时纵身越到门外,躲过又一波追杀。

开始逃亡。

三世漂浮在空中,翅膀完全张开,在地面上投下巨大的阴影,眼珠扫视地面的动作像机器人一样平稳。

每当他看到史蒂夫就是一阵金属羽毛状的箭雨。

两人仗着身手敏捷在宽阔的仓库区躲来躲去,攻击虽然密集,却迟迟无法对他们造成有效伤害。

但三世不愧是被巴基称赞为“不错”的NPC,他果断地改变战略。

箭雨再落下来时,尖锐的那一头朝上,靠着三世强大的力量牢牢扎入地面。三世不再瞄准史蒂夫,漫天撒网般地在仓库区步下这样的“尖刀”,他们的立足之地越来越小。

史蒂夫回头看看仓库区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再闪避,反手去拔背上的长剑。他的灰烬长剑在灰之境界中丢失,这把剑是他成为圣骑士时他的导师赠送的礼物。

巴基却猛地按住他的手,咬牙切齿:“别跟他正面交锋,我们出城。”

出城就要穿过人群,更多的人会被卷入风波。

史蒂夫一言不发,眼神明确地传递出这样的想法。

巴基做了个深呼吸,把“那群人TM都是玩家,死了顶多掉级,你要是跟这个杀毒软件碰上就只能做一个性感的BOSS被我这样的娘娘腔眨眼睛了”的嘶吼埋藏在喉咙之后,不让它冲破理智的阀门。

没错,巴基在三世说出“病毒”的那一瞬间判断出这个NPC很可能是个智能纠错程序,当史蒂夫挣脱游戏的束缚时就会启动。

他默默地隐藏在嘉里士城的角落,一旦辨认出史蒂夫就展开追杀,像杀毒软件清除病毒一样净化这个异类。而他们居然还非常配合地送上门来。

这样看来,这种“程序”肯定不止一个,可能会以各种身份潜伏在广袤的游戏世界。

巴基的头都快炸了。

“杀毒软件”已经来到他们的头顶,双眼看无机物一般牢牢看住史蒂夫。

好吧,想走也来不及了。巴基将枪骑兵的弓箭一挽,启动“连发”,数十支黝黑的箭挣脱地心引力向空中疾速飞去。

三世面无表情地在空中挪动,避开大部分箭矢,还有几支避不开,伸手抓住。

箭在他手中失去黑色的光芒,逐渐变得形态模糊,最后化为代码状,如马赛克般湮灭。

巴基不由得看史蒂夫一样,脑海中出现了史蒂夫也像箭一样化为代码消失的情景。

三世的翅膀猛地一拍,金属羽毛夹杂这呼呼的风声向他们还以颜色。

史蒂夫的长剑挥下,他凛冽的剑风曾在宫殿中让一支精英队伍不战自溃,但此刻却无法阻止金属羽毛的攻击,甚至不能稍微改动羽毛的轨道。

他终于还是被一支羽毛射中了。

那支羽毛擦过他的右臂,他的手臂像那支箭一样,瞬间像死去似的,失去了生命力,手背已经呈现出代码的形状,看上去随时会变成马赛克。

巴基大怒,他瞪着空中的NPC,看到后者的脸上依然是一片木然,丝毫没有得手的喜悦。

“总有一天,我要撕掉你的一支翅膀。”巴基起誓般地说。

我在干什么啊,巴基边说边想,我为什么要为一个程序向另一个程序发脾气。

“他是FUCK的使者之一。”

巴基的耳边传来这么一句话。

NPC并没立刻乘胜追击,他发动大波攻击之后,似乎需要冷却时间来蓄力。

于是巴基怀着“又来了的”心情,按捺住焦躁的脾气,听史蒂夫的又一番宏论。

“饥荒(F)、溃烂(U)、混乱(C)、杀戮(K)四位仆神,会在人间出现无法挽回的灾难时降临,我们通常把这种灾难称为‘FUCK的使者’,因为他们的出现意味着‘FUCK’也会在不久后光降俗世。使者形态各异,代表着不同的灾厄,他们的攻击会让世间的一切碎片化,化为一串串恶魔的文字消失。”

这设定还真是层出不穷啊,史蒂夫真的能将一切暗示他是游戏人物的现象掰扯出出处来。

“FUCK的使者”已经蓄力完毕,翅膀一张又要发起攻击。

“我留在这里,你乘机逃走,巴基,一定要把‘FUCK的使者’现身的事告知人们。”

史蒂夫的右手已经无法动弹,他单手握着剑,直面空中的对手。

他的身形岿然不动,由于精神集中,蓝眼的颜色变为墨蓝。

可是他要保护的世界不存在,他要保护的人类也不存在,他所坚持的信念也不存在,他只是在保护存在于他脑中的虚妄。

又一波攻击,巴基扑上去把史蒂夫撞开,依然有一枚金属羽毛射中史蒂夫的胸口。

巴基的心脏一跳,耳朵中响起隔绝一切声音的耳鸣。

但是这回的羽毛却没有出现刚才那种强大的代码化效果。

金属羽毛撞上史蒂夫的胸口,叮当一声落到了地上。

两人同时向史蒂夫的胸看去,那根羽毛正好撞在了三世赠与的挂坠上。

三世送他们挂坠时还没认出史蒂夫。

NPC又再蓄力,两人互视一眼,史蒂夫剑交巴基,迅速拽下挂坠,唇中流出古老的咒言,挂坠迅速变大,成为一面圆形的盾牌。

巴基左手提着史蒂夫的剑,右手稳住史蒂夫因左手失去知觉而不稳定的身形,史蒂夫将盾牌挡在攻击路线上,两人迅速越过正在闭目蓄力的NPC,卯足劲头向邻近的行政区跑去。

“在你左边。”越过NPC时,史蒂夫大声说。

巴基哑然失笑。



他们的速度飞快,从这里到城门足够NPC蓄力两次。有了盾牌,在NPC攻击时,他们也就有了保护人群的手段。史蒂夫随时准备念动咒言,将盾牌化为可以遮挡天空的巨大屏障。

出乎意料的是,三世并未追击过来,他的活动范围似乎局限在了仓库区。

但他们依然不敢耽搁,连药品、食物都没敢补充,匆匆出城。巴基是担心城中还埋伏着别的杀毒软件,史蒂夫是急于去一个有教会的城市通知“FUCK的使者”的事。

出城时门卫照例送上一句话:“外面是无穷无尽的荒野,光明女神保佑她的勇士。”



评论(18)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