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永恒的呼唤 7

7、

他们上岸稍作休整,从行囊中挑出可用的装备姑且穿戴起来。他们身处于嘉里士城郊外的丛林中,算算地点却也合理。史蒂夫和巴基从晨星山脉中坠落,从物理空间上来说,落到嘉里士城附近并非不可能。

史蒂夫提议立刻进城,因为最好的装备只会在城中的市集出售,而他们现在的状态留在郊外非常危险,史蒂夫不要紧,可巴基毕竟是——就像流行词汇中所说的那样,是个“娘娘腔”,如果遇到魔物群袭击,很难全身而退。

巴基听到“娘娘腔”这个词语再度登场,眼皮跳了两下,本打算在控制面板上点击“退出游戏”的手指也停了下来。

没错,在他们上岸后,巴基就一直在寻找退出游戏的时机。

从那个见鬼的“灰之境界”中退出,巴基发现不但自己的老二失去了马赛克保护,他的控制面板也重归正常,呈现出灰色的“退出游戏”按钮已经恢复了它那古铜的光芒,在巴基的控制面板中昭示着存在感,静默地告诉巴基:只要他愿意,可以随时退出这个游戏。

巴基一边慢腾腾地穿戴着亚麻衬衫、长裤、皮靴、软甲,一边在想怎么样才能在堕落的圣骑士面前自然地退出游戏。

当巴基从武器库中找出一把有属性加成作用的长弓配上时,终于下定决心——

巴基是现实世界的人物,眼前这个家伙就算再有真实感也只是一组程序,巴基对他完全没有责任,就算这么抛下他也不必有任何心理负担。

他果断调出控制面板,打算就此回到现实中继续他的逃亡之旅,再也不会涉足这个BUG惊人的游戏。

就在这时,史蒂夫再次以他对流行文化的卓越领悟力,对巴基的“娘娘腔”属性表示担忧。

巴基对着控制面板默然片刻,眼神复杂地看向史蒂夫。

如果这个时候史蒂夫知道自己和巴基的真实处境,用恳切的言辞来请求巴基留下,巴基肯定会刚硬起心肠来拒绝。但是很不可思议,史蒂夫用这么一个实际上带有羞辱意味的词汇来称呼巴基,反而让巴基的决心动摇了。

眼前这个堕落的圣骑士一边说着在巴基听起来毫无意义的话,一边整理着装备,偶尔会看向遥远的嘉里士城,当他看向城市的方向时,眼睛蓝得惊人。

巴基突然想起嘉里士城是史蒂夫的故乡。

在史蒂夫的时间里,他被拘束在晨星山脉的宫殿中有多久了?他的亲人、朋友、故乡想必无数次在他的心头闪过,而他却只能在冰冷的宫殿中等着一波又一波的游戏者来挑战他。

“那我们就回城。”巴基这么说,打定主意陪伴史蒂夫回到城市中后立刻就退出游戏。

由于丛林阻隔,嘉里士城看起来遥不可及,但步行6个小时左右也就到了。

他们的行程格外顺利,零星魔物看到史蒂夫的身影就躺下露出肚皮,瑟瑟发抖地表示任君刷怪。小群魔物的胆气更壮,它们基本上还能保持一种比较体面的求饶姿态,喉咙里甚至还能发出咕噜咕噜的讨好声。

一群窝囊废。巴基看着路边这群不战而降胆小鬼,莫名地感到恼火。

不过是个只会尿尿不会做 爱的小笨蛋罢了,居然也让你们这么恐惧。

当嘉里士城近在眼前时,天色已经接近黄昏了。巴基看着史蒂夫的背影,心中的愤愤不平退却了。

“这里的城墙没变,”史蒂夫平静地点评,“洁白的城墙,无论什么时候都闪耀光芒,旅人远远看着它,疲倦会一扫而空。”

他回头对着巴基微笑,眼睛里闪烁着自豪:“嘉里士城被称为不落城,是伟大的骑士乌兰费尔建造的,他是最先受到光明女神祝福的人之一。城市建成后,市民们要在城中花园为他树立一座塑像,被他拒绝了。他说:我不需要塑像来彰显存在,这座城市永远不落,我将与他同在。”

史蒂夫在金红的夕阳余照中款款叙说故乡的历史,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快乐。

巴基对他回以善意的笑容,陷入了新的困惑。

他的行囊中有一本设定和攻略大全,刚进入游戏时,花上3个铜子就能买到这么一本书。

虽然号称大全,其实内容并不多,巴基早就把书从头翻到尾了。书中对游戏的世界观设定和历史脉络做了大概的介绍,对有些必玩的副本还给出了详细攻略,算是每个人都会入手的一本工具书。

史蒂夫说的一些事,如灰之境界、“Fuck”的神圣含义、乌兰费尔、嘉里士城的由来等等,在那本书中只字未提。那么问题来了,史蒂夫的性格、经历、一切都是源自于游戏,他的思想中为什么会有游戏并未设定的独特世界观?

他在史蒂夫身后一步之遥,跟着前面的人进入城市。守门的NPC照例木着脸对他们打招呼:“欢迎回到城市中来,女神的勇士。”

史蒂夫礼貌地回应:“谢谢。”

巴基忍不住打量他以前从没在意过的NPC。只见他们身着铠甲,手持长矛,面无表情,对着每一个进出的人说着同样的话语。

“他们的脾气不好,”史蒂夫看到巴基的眼神,低声解释,“我在这个城市中生活了很多年,从来没看过他们的笑容,不过不落城的卫士是最伟大的战士,一旦发生战争,没有比他们更可信的人了。”

“我还以为你是最伟大的战士,”巴基终于开口了,“堕落之前的你。”

“我擅长战斗,但我肯定不是最伟大的,我只是做正确的事……只是我没能坚持。”

史蒂夫的语气平静,却差点让巴基说出“这是游戏设定,真特么不能怪你”的安慰之语来。

嘉里士城的格局已经跟史蒂夫“记忆”中的不太一样了。巴基领着他找到游戏玩家经常光顾的集市。

这个集市中有官方的商店,面向玩家出售装备和必需品。也有玩家们之间的自主交易场所,玩家交上5个银币,就可以在这里摆摊出售、交换物资。

巴基到官方商店里买了件斗篷让史蒂夫穿戴起来。在穿行于城市的过程中,已经有不少玩家向史蒂夫投来好奇的眼神,显然都在想这个玩家为什么长得这么像史上最恶心的BOSS。

史蒂夫自觉地把兜帽拉低,遮住脸庞。回到故乡太过兴奋,让他忘记了自己在这片大陆恶名昭著的处境。

他们在集市中不紧不慢地逛着,史蒂夫买了些药草,又看中两把匕首,于是停下问摊主价格。

巴基乘机跟一些玩家闲聊起来,凭着无往不利的灿烂笑容和一点魅力,很快把他们困在灰之境界之后的事打听清楚了。

“堕落的圣骑士”这个副本出现了严重BUG,玩家们已经无法进入晨星山脉了。官方公布的原因是系统更新导致副本容量太大,目前正在紧张修复中。

有几个玩家声称他们在刷这个副本时遭遇到黑客攻击,BOSS“真的”对他们发起了攻击,他们还因此与一个同伴失去联络,那名同伴很可能已经死亡。但是官方表示这是无稽之谈,而且目前没有任何人因为玩这款游戏失踪而报警。

巴基被勾起了对那群队友的怒火,如果“不老男神皮尔斯”现在出现的话,巴基一定会把他按到史蒂夫的脸庞前,让他像那群魔物一样,在堕落的圣骑士面前瑟瑟发抖。

想起史蒂夫,巴基意识到自己离开他的时间有点久,立刻在人群中快速扫视,很快锁定了他的位置。

“这对匕首也是我交换来的,我因为职业问题装备不了,砸在了手里,你可以用游戏币来买,也可以用现钞,我可以留个电话或者银行账号给你,你直接从银行转账也行……”

一个玩家正在向史蒂夫介绍他的匕首。这段话史蒂夫有一大半听不懂。巴基从兜帽的缝隙中看见史蒂夫微微皱着眉头,神态无比认真,显然正在努力消化他所不理解的“流行文化”。

“用游戏币交易的话,你开价多少?”巴基截断对方的话头,史蒂夫是不可能通过银行转账给他的。

“15万金币,”玩家干脆地说,“不可能比这更低了,我不是说这就是这对匕首的价值,而是因为当初我为了它们交换出了很多东西。”

嘲讽欲在巴基心中升腾起来。

“你交换了什么?你的全部智商?”

“你可以向你的数学老师要赔偿,他是这个游戏的玩家吗?”

诸如此类的话语在巴基的舌头上滚来滚去,让他舌头发痒,完全是出于一种本能的善意才克制着不把这些话说出来。

史蒂夫再一次让巴基惊讶了,他立刻同意了这个价格,通过控制面板完成了15万金币的转账。

接过那对匕首,史蒂夫看着巴基,在兜帽后面有点淘气地微笑:“我很有钱,巴基。”

“看出来了,小败家子。”

他们继续在集中的漫步。史蒂夫将其中一把匕首交给巴基。

“这对匕首确实很有价值,15万金币略高,但并不离谱,”史蒂夫解释着,“它们是矮人工匠大师拉普拉普(lovelove)锻造的,是友谊的象征。”

“听起来就是充满爱的匕首,丝毫不娘娘腔。”由于巴基的笑容太过亲切,他的话几乎让人听不出是在嘲讽。

“拉普拉普的这对杰作有个非常好用的功能,只要一对挚友分别绑定它,就可以获得双倍的运气,很多战士希望得到它们,可以大大降低在战场上死亡的危险。”

尽管巴基已经不打算在这游戏里混了,他的玩家本质依然为这样的功能怦然心动了。

“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史蒂夫突然踌躇起来,“可是我认为我们是朋友……好朋友,是吗?巴基?”

黯淡的阳光映在史蒂夫的眼睛里,把那片蓝色渲染成金红。巴基突然说不出话来。

巴基努力清清嗓子:“可能是,我想……应该是。”他的嗓音沙哑得几乎听不出是巴基。

那还有什么说的,两个拥有完全判断力的成年人,在夕阳下羞羞答答地表示愿意成为对方的朋友,手中还有这种好用的神器,现在不绑定,更待何时。

绑定之后,巴基立刻后悔了。

他瞪着史蒂夫脑袋上方冒出的红铜色的花体字——“我属于巴基”,心中堆叠起一连串的脏话扔到那个不知道是否还活着的拉普拉普身上。

“告诉我,”巴基的声音因愤怒有点不稳定,“我的脑袋上方是不是也悬空挂着这种傻乎乎的公告?”

史蒂夫也呆住了,他看着悬在巴基脑袋上空的“我属于史蒂夫”,喃喃道:“没人说过匕首会有这种副作用。”

熙熙攘攘的集市安静下来,玩家们好奇地在两人身边围成一个圈,指指点点地研究着两人头顶上的字是否是游戏的新系统,或许同性恋协会终于打赢了官司,成功地取得了在游戏中结婚的权利。

詹姆斯.巴基.英俊的我.属于史蒂夫.巴恩斯在极端愤怒之下忘记了自己还有退出游戏以逃避这个尴尬处境的选项。

评论(19)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