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永恒的呼唤 6

6、

吃饱了就想睡。

宝宝巴基喝了大半瓶就抱着奶瓶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宝宝史蒂夫更认真些,兢兢业业地含着奶嘴吸吮,要让来之不易的美餐有始有终。

“嘎鸡,”史蒂夫打了个奶嗝,沮丧地说,“无次不完。”

这瓶奶是巴基让给他的,吃不完让宝宝史蒂夫很有负罪感。

巴基睁开眼睛。大概是睡眠让成人巴基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些,他把奶瓶扔到一边:“无门不是来次奶的,无门要勘金!”

没错,他们要前进。

宝宝史蒂夫立刻举起一只小手跟着巴基表态:“勘金!”

他们继续向前爬,起初是肩并肩,爬着爬着史蒂夫就落后了,于是巴基停下来等他。在等待的过程中,宝宝巴基又咬着手指头,直登登地看着虚空,思绪不知道飞到哪个宇宙了。

追上他的史蒂夫推醒他,两人再次握着小拳头表明要前进的决心。

不知道爬了多久,其间经历了无数次“差点睡着”、“膝盖痛痛”、“想要呼呼”、“想被举高高”、“绿叶子能吃吗”、“我要长大要当科学家”等宝宝危机,在他们感人至深的相互勉励下,胜利的曙光终于近在眼前了。

“嘎鸡,”史蒂夫有气无力地凑到巴基身边,“前咽具思粗口……”

他没能说下去,前面就是出口,甬道的尽头是一个略逗的滑坡,滑坡连接这一团光亮,但史蒂夫那比别的宝宝更加虚弱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在这一刻,他的成人意识无限接近于零。

“笨蛋,”巴基大声嚷着,宝宝的声音响亮地回荡,“别组航起的路乎!”

宝宝史蒂夫歪着小小的脑袋,好奇地看着巴基的圆脸蛋上那严肃、愤怒的表情。

好吧,别做放弃的懦夫。史蒂夫花了点时间终于弄懂了这句话。

“我不思笨蛋,泥不喜哈我了,嘎鸡。”宝宝史蒂夫的意识彻底胜利了,他努力瞪着大大的蓝眼睛,瞳孔格外明亮,薄薄的宝宝嘴唇撇着,一副随时都要哭出来的样子。

突然遭受到“你不喜欢我了”的指责,宝宝巴基立刻想都不想地为自己辩护:“我喜哈史机普的,泥是坏人,我喜哈泥的。”

宝宝史蒂夫默默低下头向前爬,看起来打算用沉默来为自己受到伤害的心灵进行一场严厉的抗议。

宝宝巴基立刻慌了神,连忙手脚并用追上他:“梭话,史机普,不然我不喜哈泥了。”

史蒂夫权衡了一下,在接受威胁和维护尊严之间挣扎着。

“泥是讨厌鬼!”最终他这么说,算是既维护了尊严,又屈服于“再不说话我就不喜欢你了”的威胁。

宝宝巴基大怒,胖手一挥,在史蒂夫的脑袋上抓了一把。

宝宝史蒂夫的眼泪本来已经汪在眼睛里了,但他在遭受到物理攻击后,泪意反而迅速退却。

斗志熊熊燃烧起来,史蒂夫捏起比鹌鹑蛋大不了多少的拳头冲着巴基的鼻子就是一拳。

伴随着双方宣战的意思表示,战争开始了。他们在终点前互不相让,抓头发、咬手指、踢肚子,口齿不清地进行“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你是坏人”“我要打你”等精神攻击。

史蒂夫最终败下阵来,被健壮的宝宝巴基打趴在地,巴基还扑到史蒂夫的背上把他死死压制住。

“无素老大!”巴基这么宣布。

史蒂夫猛地甩一下脑袋,表示不承认巴基的BOSS地位。

“无素老大,不然不喜哈泥!”巴基再次使出杀手锏。

宝宝史蒂夫深深呼吸,大叫一声,潜力爆发,把巴基从背上掀了下去。

宝宝巴基猝不及防,圆滚滚的身体咕噜噜滚了两圈,不受控制地顺着滑坡向终点滑过去。

宝宝史蒂夫显然已经不记得终点是什么了,大叫一声“嘎鸡”,努力挪动瘦小的身体,伸出手去拉住巴基。

巴基抓住史蒂夫递过来的手,滑动停止了,史蒂夫却在反作用力下踉跄了一下,取代了巴基刚才的处境,向终点滚动。

接下来值得观众现场观看的一幕。

出于共同吃奶、共同爬行建立起来的友谊,巴基也大叫一声“史机普”,扑过去去拽住史蒂夫,由于用力太猛,反而加快了两人滑行的速度,他们像两个滴溜溜的小陀螺,坐在滑坡上,旋转着滑向出口。

“史机普,无门要掉下起了!”宝宝巴基的嘴也开始撇,绿汪汪的眼睛里盛满泪水。

“因为泥太重了,嘎鸡。”宝宝史蒂夫不是在抱怨,实事求是地指出事实。

巴基立刻不想哭了,他的嘴角翘起来,圆眼睛也眯起来,得意洋洋:“我思很重的,无素老大!”

继武力值,体重上又无意中战胜史蒂夫,宝宝巴基心中简直被骄傲和光荣填满了,就算他们正在往下滑的处境也不能阻止他炫耀胜利。

史蒂夫的脑袋又是一甩,不以为然。

巴基攥着史蒂夫的手一紧,再次抛出那个万恶之源一样的威胁:“无素老大!”

史蒂夫的嘴巴闭得紧紧的,脸崩得像鼓鼓的气球。

“无素老大,不然不喜哈泥!”

史蒂夫不做承认,也不做反对,反正他没表态,巴基就不能“不喜欢”他。

就在这不知道是在相互救援还是战争继续的状态下,堕落的圣骑士和枪骑兵终于滑到终点。

两个小小的身体旋转着,手握着手,相互瞪视,在“我是老大,不然不喜欢你”的嘀咕声中,双双没入那一片光明。

他们就这么脱困了。

对于从那段甬道中脱身之后的处境,着实一言难尽。

坏消息是,他们失去了最好的装备,只有被绑定的行囊中有几套备用装还在。对于史蒂夫来说,装备的影响一时之间还看不出,可巴基失去攒了好久的装备,实力近乎于减半,这是足以让所有玩家都想把游戏公司投诉到破产的损失。

好消息是,甬道中的一切就像梦境,他们刚刚出来时还有着影影绰绰的印象,随着他们的身体、意识的全面恢复,那点印象也迅速流逝,只剩下一点可以忽略不计的记忆痕迹,避免了他们没法直视对方眼睛的窘境。

至于这段回忆会不会在某个时刻苏醒,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那则是后话了。

眼下吸引了巴基注意力的是另外一件事。

他们从甬道中滑出后,一丝不挂地漂浮在一片水面上昏昏沉沉。暖洋洋的阳光照射在他们身上,他们此刻已经不是宝宝了,巴基睁开双眼,睫毛上的水珠顺着鼻梁留下来,在水珠的阻隔下,他看到史蒂夫和自己的身躯。

很棒的两具身体,他意识模糊地想着,就像伊甸园中的亚当和亚当。

然后一个发现像针一样刺入他的脑海。他猛地清醒了。

他就这么躺在水面上,看向自己的私处。

不是马赛克。

这个PG13的游戏没给他的私处打马赛克。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太久没有过 性 生活的缘故,那里甚至还挺精神地翘着。

史蒂夫在巴基身边,顺着巴基的视线看去,又不明所以地观察巴基的神态。

“如果你想解决,我们可以立刻上岸。”堕落的圣骑士这么说。

巴基缓缓地让注意力集中到史蒂夫的脸上,后者的神态依然是那副真诚得要死的样子。

“我们上岸解决?”巴基缓缓重复。

“这是每个人都会有需求,”史蒂夫支起身体,河水并不深,他站起来没到腰,“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我可以跟你一起。”

“你跟我一起解决……这个?”

那个曾经有的猜测再次在巴基的脑海中冒头——这家伙被某个暗恋巴基的程序员操纵着,试图在游戏中完成一场卑劣的搭讪,为了这个目的,他甚至篡改程序,不给巴基打马赛克。

“我们都是成年人,巴基,”史蒂夫的声音愈加温和,他甚至还弯下腰要把巴基从河水中扶起来,“你不用感到不好意思。”

巴基猛地跳起来,避开史蒂夫的搀扶。

“我不是不荣幸,哥们,”巴基举起双手,干笑着退后两步,“仅凭游戏中的形象就让你倾心,我真的足以自豪了,只不过我从第一次梦 遗时开始,爱好就一直是火辣的女孩,我既没打算跟一个男人恋爱,也没打算跟一个男人在游戏中恋爱……”

史蒂夫眨了下眼睛,这番话他只听懂了一半:“当然,你怎么可能跟男性恋爱,主教不会给你结婚令状的。”

巴基将信将疑地打量着这个家伙,拿不准这是不是那个躲在暗处的跟踪搭讪狂所进行的权宜之计。

“你刚才说要跟我一起解决?”

史蒂夫同样疑惑地打量巴基,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对颜色美丽的眼睛中再次出现了那种令巴基想杀人的怜悯:“对不起,巴基,我忘了你以前一直独来独往,你没跟朋友一起搭伴……你知道,解决生理需求,就是……你知道的,你没跟朋友一起小便过吗?”

他说出“小便”这个词时,称得上小心翼翼,仿佛巴基是纸片人,气大一点就会把巴基吹跑一样。

巴基捏捏眉头,整理着混乱的思绪,他知道眼下他们应该上岸,从行囊中找一套衣服穿好再来慢慢掰扯,可他有种预感,一旦中止这次对话,他将很难再从这家伙嘴里挖出真话。

史蒂夫表现得就像他完全不知道男性的这个玩意除了小便还能干别的事一样。

“但是你知道操这个词,”巴基终于抓住了线索的线头,“你造过一个句子:早餐面包操了红骷髅。你也知道这个词是脏话……”

“操?”史蒂夫皱着眉头重复。

“F-U-C-K,”巴基觉得一生的耐心都在这次对话中被用完了,“别告诉我你不记得这么羞辱过红骷髅——就是那个带着我们来挑战你的家伙。”

“我当然这么说过,我那时候很混乱,希望能摆脱那种控制我的东西,自由地行动、说话——但是你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

好吧,这家伙就是要装傻到底。

“在你的故乡,”巴基扔出直球,“操是什么意思?拿着早餐香肠刷牙吗?”

史蒂夫的面容一肃,端正的脸上出现了点严厉的色彩:“别亵渎神灵,巴基。”

“……请回答我的问题。”巴基发誓,如果手中有把速射轻机枪的话,一定会把整个弹匣的子弹射到这个装疯卖傻的家伙身上。

“操,”出乎巴基意料,史蒂夫居然真的款款解释起来,“源自最古老的语言,是贤者的语言,是太上之音,是天空中的第一缕星光,是由光明女神将它从世界出现之前就有的词根中转化而来的。这四个字母意味着女神身边的四个司掌惩戒的仆神,分别是饥荒(F)、溃烂(U)、混乱(C)、杀戮(K),当人间出现这四种灾厄时,女神的仆神就会降临,告诉人们拯救世界的办法。如果说它是脏话,是的,它的出现意味着世界陷入了肮脏,但是它也意味着永恒的希望,巴基,别亵渎它,别放弃希望。”

巴基的嘴巴张成了半圆。

这个有着金灿灿的头发、蓝幽幽的眼睛以及无比端正的面孔的家伙居然还真的就“FUCK”的起源和来由说出一番长篇大论来。

“告诉我,语言学家,以上那篇宏论也是教会学生的必修课内容吗?”

“不,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常识。”史蒂夫努力把语气中的好奇藏起来,不由得想巴基究竟是从哪个偏僻之地走出来的枪骑兵,居然如此欠缺知识。

但他紧接着又修正自己这种有歧视嫌疑的看法。

端正你的态度,罗杰斯,史蒂夫严厉地对自己说,难道长时间的囚禁让你忘却崇高?难道你真的要堕落得像你曾经鄙视过的人那样,用不公正的眼光去看待你的朋友吗?

好吧,巴基心中关于史蒂夫其实是某个程序员的后门的想法已经消退了。

“还有个问题,罗杰斯教授,”巴基咳嗽了一声,“在你的故乡,婴儿是怎么出生的?”

巴基这么问着,其实已经隐约猜到了史蒂夫的答案。

果不其然——

“必须是要一位男性和一位女性,”史蒂夫耐心地向见识短浅的朋友解释,“他们要先成为朋友,满15天后一起去教会申请,主教会发给他们结婚令状,再等3天,他们就会有小孩了。”

丝毫不错:“永恒和光荣”这款游戏有结婚系统,两人互相加为好友15天后,可以去教会申请结婚,结婚时可以选择有小孩模式和无小孩模式,选择前者的话,会在3天之内送给玩家一个婴儿勋章,如果继续付钱,还会买到房子,房子里还有个小孩NPC,按时给小孩喂食物、陪小孩做游戏,会有一些金钱或者药物之类的小奖励,算是整个游戏系统中的一个养成类小游戏。

由于结婚系统固定为男女之间才能进行,这款游戏还被同性恋的维权者狠狠批判过。

巴基看着眼前这个把游戏设置当成世界真理坚信着的人,不由自主地苦笑起来,心中五味杂陈。

怜悯、愤怒?

好像兼而有之,又似乎比这两种情绪更加深刻。

评论(54)

热度(286)